德甲

【江南】镜华梦(下)(小说)

2019-09-13 05:12: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皇后’。”曾萧端起桌上的盖碗茶,“真不错好茶。”
“先生听我为你抚琴一曲《广陵散》”
“这是聂政为父报仇的故事,听来你琴中带音似有类似的身世,不知可否说来。”
“先生果然是神算子,可说,不可说你我心里明白。”
“你不要强求自己,顺其自然,内心才得宁静。”
“听先生一席话,小女子内心果然释怀许多。”
话说到此,突然下起雨来,天上的闪电犹如龙腾一般。
“‘皇后’之名太过显露山水,我看此时此景我已算出一卦,‘震’卦,此乃东方位,我赐你一个姓叫陈,刚才你测了一个珂字,就叫陈珂吧。”
“多谢先生赐名。”
“权宜之计,不足道也。”
“先生,我再送你一曲《梅花三弄》笛曲。”
“妙哉妙哉,果然出手不凡,梅花有气节志趣高尚,不同流合污。陈珂,你品行非一般女子可敌。”
“先生献丑了。”
“这是一件蓑衣和斗笠,先生不嫌弃就拿去躲雨。”说着,陈珂把蓑衣和斗笠递到曾萧的面前。
“有劳了。”
送走曾萧,此时陈珂正要就寝,此时,老鸨领进一位身材并不魁梧,相貌清秀的“男子”,此“男子”,脸色煞白,脸无神气,血气不旺。
“公子,请坐。”老鸨关上门,屋内烛火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摇欲坠。
“待我剪掉灯芯,火会旺些,也好我安心为公子抚琴。”说着,陈珂把烛火点亮。
“ 实不相瞒,我受伤了,你不要声张,我不会加害于你,”说着,公子把剑放在桌子上。
此时,公子脱下外衣,只见胸口有一处剑伤,红色的血液染红了伤口和衣服。见此景,陈珂一脸惊吓,不过见“他”没有歹意,所以就没有声张。
脱下帽子和衣服,只见她是那般的美艳,原来她是一个女子。
“姑娘,你为何女扮男装半夜混进龙幸巷,此地鱼龙混杂,是个是非之地?”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女子说道。
“姑娘如何称呼?”
“我叫白莲儿。叫我莲儿就行。”
“莲儿,你是怎么受的伤,不方便也可以不说。”
“我是钦犯,官府四处通缉我。”
“原来如此,你在我这里是安全的,我至少可以包你天明之前无事,之后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说着,陈珂拿出金疮药和药布。
“我胸口有剑伤,我要退去衣服,你我都是女子不要害臊给我上药。”
“天明后你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我不可以再女扮男装了,因为官府通缉的画像上是男子。”
“可是,你来时的装扮是男子,老鸨会看出露馅的,万一她知道你是钦犯,一定会报官的。”
“你放心,我只需要休息几个小时,等伤势好些我就走。”
“我这里有名贵的参片,你含服,对你恢复元气有帮助的。”
“多谢姑娘的搭救,小妹感恩在心,没齿难忘。”
为了掩人耳目,陈珂在屋内抚琴吹笛,外面没有任何的可疑之变。
天明后,白莲儿已经恢复元气可是气色依旧不好不过路还是可以走的。
“这是一把我祖传的佩剑你留下,他日我会登门拜访取回。”留下剑,白莲儿离开了龙幸巷。
数月之后,白莲儿一身女子打扮,但是婉约中不失侠女风范。她借故说是受人贩威逼不幸落入红尘,卖身到青楼,她总算和陈珂相见。
“陈姐姐,我总算与你相见了,他日一别数月,现在我可以报答你当初的救命之恩。”白莲儿激动地说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能与你结缘也是我的造化。”陈珂笑着说道。
“你我有缘,不如结为金兰?”白莲儿说道。“我年方十七。”
“我年方十九,我做姐姐,你做妹妹。”
“姐姐受妹妹一拜。”白莲儿行跪拜礼。
“妹妹多礼了。”说着,从自己的手腕上拿下一个玉镯。“这是姐姐的一点心意,你收下。”
“那,那把佩剑就算是我留给姐姐的礼物,我也不便取回。”白莲儿看着墙上的佩剑还挂着。
曾萧每天都会在街上替人测字算命,收入不多但是到龙幸巷听曲喝花酒的钱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位姑娘好相貌,可是就是明珠投暗,可惜了?”陈珂一边抚琴,白莲儿在一边伺候茶水。
“先生直言。”白莲儿有点疑惑。
“你行步粗狂有力,不像是一个伺候茶水的丫头,你眼中带火,目光如炬,是位行走江湖的侠士。”曾萧说道。
“先生,好眼力,我入青楼前是行走江湖的,可是我安于现实,过惯了刀口舔血的浪荡生涯,想寻求一方宁静之地安度余生。”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要在这里找?”曾萧捋了捋胡子。“你属什么的”
“龙。”
“抚琴女子呢?”
“虎。”
“龙争虎斗你们不合反而会斗。”
“你这术士,胡言乱语,小心我打得你满地找牙。”白莲儿气不打一处来。此时,陈珂停下抚琴,劝解一旁生气的白莲儿。
“先生你不要见怪,我妹妹她年少不懂事。”
“不碍事,忠言逆耳嘛。”
一年一度的选花魁的时候到了,曾仕隐来了,地头蛇木嘉美也来了,各路商贾络绎不绝。
美貌与才艺双绝的陈珂被选为花魁易如反掌。此时的白莲儿心有不甘,表面上恭维心里实在不是滋味,心想,自己的美貌不输给姐姐,可是碍于姐妹之情又不好发作,忍气吞声。没选上花魁意味着要靠做皮肉生意过活。
“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
所以,白莲儿心中暗暗要做一个坏女人,因为有了钱她就不用看着那些风尘客的脸色,同时也不用屈尊于陈珂之下,做个不入流的青楼女子。
“怎么样,你找到我是不是身有体会了?”曾萧说道。
“算准了又有什么稀奇,你靠这为生嘛,”白莲儿不屑的说道,“可有破解之道?”
“我可以帮你取个新名字,吕贝儿。”
“可否说明原委?”
“天机不可泄露。”
“曾二公子到,姐妹们接客啦?”老鸨见到曾仕隐的二公子曾帅迎合的笑不拢口。
“叫你们这里最漂亮的姑娘伺候我。”
“贝儿,曾公子到了,还不快来伺候着。”
“哪个曾公子啊,”贝儿倚在二楼的栏杆上,口里磕着瓜子。
“贝儿,好奶气的名字,下来陪爷喝喝花酒。”曾帅嚷着。
“猴急啥,姑娘我还没好好打扮呢,”说着回到房间里去了。
“打扮个屁,灯灭了,女人都一样。”曾帅贼贼地笑道。
“曾公子,你先喝着酒,待会贝儿就下来陪你。”老鸨说着意思着要钱。
“钱公子我有的是,还怕我不给吗,先赊着,我老子有的是钱。”
“那是那是,公子是什么来头,一品督军的公子。”老鸨奉承的说道。
酒过三巡,有点醉意的曾帅,跌跌撞撞地来到贝儿的房里。“好黑啊,怎么不点灯。”
“黑点好,可以让你躲猫猫,岂不乐哉?”
“躲猫猫好,新鲜。”曾帅在房里和贝儿玩得正欢。此时,龟公来报,说是曾老爷来了正在隔壁陈珂那里听曲。
“不好,得走了,不然让我爹撞见我吃不了兜着走。”说着曾帅和灯瞎火的摸着离开了贝儿的房间。
“这个龟儿子,不中用。”贝儿骂道。
曾仕隐走后,闲来无事,陈珂取下墙上的剑。
此剑剑鞘刻有几支竹子,剑柄上是三朵梅花,俗话说得好梅开三度,气节之高尚。拔开剑,剑气逼人,在烛光下寒光点点,回想当初救下贝儿的情景,她不知道哪来的勇气。
不日,也是一个月色很美的晚上,一个江湖剑客来到龙幸巷说道见识这里的花魁。
听曲也就罢了,可是哪个剑客起了色心想强迫陈珂就范,谁知那陈珂坚决不从。吕贝儿听到陈珂屋内传来叫喊声,立马飞奔过去踢开门,此时,陈珂的外衣已经撕破,泪水涟涟。
“好不如流的鼠辈胆敢在龙幸巷撒野。”贝儿一个健步如飞,飞向那剑客,十几个回合的拳打脚踢,两人不分上下。
“看看老娘的剑。”贝儿取下剑,剑一出鞘,剑气逼人。
“好剑,不过它是属于我的”那剑客大言不惭。
谁知贝儿剑法技高一筹,一剑就将那剑客的头颅割了下来,血溅了一地。
“姐姐,你不用怕,我已经将那下流之人杀死。”
“好快的剑。”陈珂见此景全身发抖。
事后,为答谢姐妹,陈珂把一面铜镜和一个盘龙掐丝珐琅梅瓶送给了吕贝儿。
“这面铜镜是做工精美的古玩,是有年头的东西,虽然礼轻了些,但是这是姐姐的一片心意。还有这梅瓶也是有来头的,花瓶虽好可是要好好的保护才是。”

(二)
木嘉美,字天宇,独霸一方,是地头蛇也。生得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潘安在世也会失色。少小,家贫在天桥戏院,为人端茶倒水,一手茶艺深受票友的欢迎。为人亦正亦邪,偶客串大戏,虽跑龙套但耳濡目染深受影响。尤其善反串,一举手一投足尽显女人风味。偶得一机会登台反串《牡丹亭》杜丽娘一角,震惊四座,可谓一炮走红,大红大紫,此后名声大造,妇孺老幼,来往商贾,王公贵族皆来捧场。一日,霸王王金荣,慕名而来,唯木嘉美是从,包下全场,非听木嘉美一曲迟迟不愿离去。一曲罢了,彩头一掷千金,毫不吝惜。从此,一手捧红木嘉美,后又几经周折,将木嘉美纳入王家昆曲家班,百般呵护,爱慕有加。是为私寓制。王家家中有一小女,生的闭月羞花,貌似天仙。生性喜静,酷爱昆曲。一日,茶园采茗,红色小肚兜,满满香茗,此谓乳尖龙井,香汗浸润,喝来回味无穷。王金荣沉迷男色,是谓龙阳,世风如此,也就见怪不怪了。王氏对此深恶痛绝,对木嘉美更是视如眼中钉肉中刺,不可一世。小女对木嘉美,心升爱慕之情,日日在戏院眉来眼去,偶对唱偶品茗偶诉衷肠,日久深情,升起山盟海誓,一个非他不嫁一个非她不娶,爱的死去活来。王氏知道后,百般阻扰,棒打鸳鸯,强行拆散。又将木嘉美赶出王家,追嫁偷盗之名。后木嘉美走投无路,入伙盗贼,虽见不得光,可是所劫之物乃贪官污吏所刮民脂民膏。日积月累,招兵买马,弃暗投明,做起正当生意,富甲一方,混迹江湖,虽为良民,但是侠客也有七分侠义三分邪气。
“木大侠啊,好说,姑娘们随你挑。”老鸨说道。
“我要陈珂伺候我。”
“姑娘卖艺不卖身。”
“我懂这个规矩,妈妈你放心我不会霸王硬上弓的。”
“那就好,陈珂,木大侠到了,快快迎接。”老鸨屁颠颠地跟在木嘉美的身后,一路跟到陈珂的房里。
半盏茶的功夫,此时曾仕隐也来到龙幸巷,老鸨知道他是陈珂的老主顾,此时,把老鸨难住了。
“曾督军,我们陈珂姑娘今天身体不舒服,不见客。”
“既然不舒服,就更要探望了,”说着向陈珂的房里走去。
“这下如何是好,一山容不得二虎,定要一场嘶斗。”
“陈珂我来看你了。”曾督军喊道。
“不好,曾督军来了,你躲一躲。”陈珂手忙脚乱了。
“躲什么躲,有什么好怕的,能吃了我吗?”
“你是什么东西?”曾督军见木嘉美气不打一处来,“劫色来了!”
“劫色。”木嘉美笑道,“你来难道不是为色吗?”
“好大的胆子对我督军这么不客气,是不是想进班房待几天,松松你的筋骨。”
“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有什么本事拿我进班房。”木嘉美手持剑露出半截剑身,剑气逼人。
“算你狠,老子我今天办不了你,走着瞧。”曾督军丧气的溜出房间。
“有人在为什么不跟我说,我好叫上随从,和他一斗。”曾仕隐责怪老鸨道。
一炷香的时间,曾仕隐到府衙调遣一支军队向龙幸巷开来。此时,木嘉美真悠闲的听着曲呢,没想到曾仕隐杀了个回马枪,来个措手不及。木嘉美寡不敌众,只好跳窗灰溜溜的跑了。
“没想到溜得这么快,算你今天走运,老子下次定给你好结果。”撤了军队,曾仕隐又在陈珂的房里听曲。
“真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吕贝儿看在眼里心里酸溜溜的,嫉妒之心油然而生。“妈妈有客吗,我等着呢?”
“贝儿挂牌了……”
琴曲悠扬,此时的贝儿正在受轻薄之苦,女人为什么会有这么不同的命运,女人在男人的眼里到底值几个钱。爱并疼痛着。
那些臭男人干完事,人走茶凉。贝儿深恶痛绝了这样的生活。
在陈珂送给的铜镜前,她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卸下妆,看着未老先衰的脸孔,镜子里的她还是以前的那般风韵么,不,她变得面目全非。
“要变就变得彻底点,像个魔鬼,杀人不眨眼”此时镜子里那张恐怖的脸隐约的露出了人的黑暗面,真是一个宝鉴,照出了人的另一面,真实的一面。
“妹妹,我真的害怕,再出现两虎相斗的场面,你说我该怎么办?”陈珂为难地问道。
“姐姐,何不找个可靠的靠山,曾督军就不错,虽然他已经告老还乡可是势力还是存在的,大树底下好乘凉。”
“多谢妹妹的提醒,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哼,你没想到的地方还很多,所以你要做到姐妹一条心,有什么事找我商量,不要一个人拿主意。”
“多谢妹妹。”此时,吕贝儿轻蔑地笑道,那张脸犹如一张画皮。
“我家那个老不死的,整天把钱花在陈珂的身上,”曾帅气呼呼地说道。
“曾公子何必着急呢,要他死还不容易。”吕贝儿眼里闪现着诡异的光。
“我是咒他死,可不是要杀他。”
“那还不一样,只不过是直接间接的关系罢了。”
“男人,不会只把心思放在听曲上的,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色字,你明白我的意思。”贝儿说道。
“可是我是不会见利思迁的。”陈珂坚决的说道。
“我不是让你接客的意思,这事由我来,你只要负责把客人推给我就行。”贝儿说道。
“妹妹,你受苦了。”
“我们是姐妹嘛。”
庙会,陈珂来到佛前祈祷。每次来都要捐出很多的善款,因为,寺庙里寄养了一个叫吴华的义子,年仅九岁。这是陈珂的一个秘密,没有人知道。

共 609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曾萧为一术士,他从一位艺名为“皇后”的琴声中探知了其女子的身世,并且为其赐名为陈珂。陈珂无意间救下了受伤的白莲儿,白莲儿临走时将自己祖传的佩剑相赠。数月后,白莲儿也卖身青楼,一个江湖女子何以来到青楼,此处,作者为后面的结局埋下了伏笔。白莲儿自此与陈珂姐妹相呼,陈珂以玉镯相赠,然而,选花魁时,陈珂以色艺双绝夺得花魁,使得白莲儿心中暗生妒忌。此时,曾萧为白莲儿改名,想要改变与陈珂之间的龙争虎斗。白莲儿改名为吕贝儿,期间又救下了陈珂,陈珂为了报答将一面铜镜与梅瓶相赠。真真假假,日久见人心。吕贝儿用计害死了曾士隐,陈珂没了靠山,在曾萧的帮助下离开了。而吕贝儿,最后烧了龙幸巷,除了一害。心若明镜,而镜子照出的不仅是人的容颜,更是人性丑恶的一面。小说人物饱满,情节生动。但故事衔接处不是很流畅,比如人物的性格最后的转变。总的来说,小说不错,问好作者,推荐阅读!【编辑:樱水寒】
1 楼 文友: 2015-08-20 02:27: 2 编辑出来晚了见谅,以后记得短篇不要分开发表哦!祝创作愉快!拉水要不要吃药
心梗的中医保健方法
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
宝宝中暑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