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圣脉 第三百五十五章 再加罪一条

2019-12-02 13:03: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脉 第三百五十五章 再加罪一条

“小子,拿一块假令牌居然敢来忽悠人。应该再加一条,冒充唐沟高层的罪名才是。”田飞眼珠子一转,厉声喝问,好像还真像有那码子事似的。

“没错,一块假令牌。哈哈哈,小子,你罪上加罪了。”护卫头目见小姐没吭声,马上改了口风。

“唐木啊唐木,我看你这副沟主也是白当了。

一个外来户居然敢说你给的令牌是假的。看来,唐木前辈,你的人品有问题噢。

居然欺骗我一个外来的小子,可悲可叹啊。”叶君天说着,突然身子一动,疾如闪电,护卫头目还没反应过来,令牌已经给叶君天拿回去了。

不过,下一刻,叶君天随手把令牌抛向了旁边的一个脏腑的垃圾堆,好像在扔一块垃圾,嘴里同时还讥笑道,“唐木前辈都如此品性了,这假令牌不要也罢。作为唐沟副沟主尚且如此品性,这唐沟的人很令人失望。算啦,这唐沟不游也罢,回去了。”

其实,叶君天早发现唐木就在几百米开外看着这一切的。

“呵呵呵,叶公子。令牌还是拿着。老夫的品性不用质疑。”这时,唐木的笑声终于传来。而且,一股力道传来。快落于垃圾堆的唐沟银令又飞回了叶君天手中。

顿时,田飞的脸涨得通红。这是唐木摆明了要打他脸了。至于那个护卫头目,早吓得脸色苍白,嘴里呐呐着不知所措了。

“不好意思唐木副沟主,我们看走眼了。”田飞那瘦脸红得猴子屁股似的赶紧一抱拳。

“是滴是滴,属下该死,居然看走眼了,请副沟主降罪。”护卫头目赶紧一个下跪请罪。

“木老,这个外来小子欺负点秋我了。木老要为我作主才是,咱们唐沟人总不能向着外人。”唐点秋撒娇道。

“你个丫头,别胡闹了。我是有事才给了他这块令牌。赶紧打猎去,别误了时辰。”唐木哈哈笑道。

“木老你就懂得欺负秋儿我。不理你了。走!”唐点秋一叉腰。像一团火一样带着手下飞奔而去。

“这丫头啊。”唐木摇了摇头。

“多谢前辈援手。”叶君天一抱拳。

“呵呵,那丫头虽说有些蛮横。但是,心并不坏。让叶公子见笑了。你们忙去吧。”唐木一声笑,几个大步人消失在了空中。

“叶公子。唐点秋可是沟主之女,得罪不起。我看你还是赶紧离开唐沟为妙。虽说有木老的令牌你暂时没事。就怕那个田飞不来明的来暗的。到时,即便是有木老令牌也没用了。”老头抖瑟着嘴唇提醒道。

“呵呵,没事。朗朗乾坤,不方便有人下手。”叶君天笑了笑。才发现老头脚下还躺着一根断了的钓竿。

“老伯是去钓鱼?”叶君天问道。

“唉

,可惜了啊。我的天木钓就此废了。”老头一脸惋惜。

“对了老伯,你经常钓鱼。一般都是去什么地方钓鱼?”叶君天心里一转。为什么不从老钓手们入手。既然他们经常钓鱼,肯定常去的地方不是湖就是溪了。

“唐沟大大小小的溪流我们都钓遍了。包括有些池塘我们也照样子钓。就是闭上眼我都能数得出唐沟中有多少条溪多少个大塘口。不瞒叶公子,老夫‘崔放’虽说不会武功,但就靠钓鱼为生。所以。在唐沟中得了一个‘崔公’的称号。

要说起钓鱼老夫也不用吹,绝对能排进唐沟前六。当然,你如果用武技那就不算数了,我论的是纯粹的钓鱼技巧。其实,用武技钓鱼哪还有什么乐趣。钓鱼比的是技巧,不是功境。那已经让钓鱼变味儿了。”崔放一摸胡子,略显得意相。

“溪塘,难道唐沟中就没湖泊了吗?”叶君天问道。

“的确没有。”崔放脱口而出。

“这么大的地方居然连个湖泊都没有,这水流得还真是麻溜了。”叶飞鹰说道。

“湖泊,谁说没有了。不过,现在干了。我年轻的时候去钓过鱼。可惜了,它莫名其妙的就干了。”崔放一脸痛惜,又道,“以前那湖中鱼可是不少,甚至一些罕见的鱼类都有。像金翅鲤鱼,紫色鲫鱼,连五色鱼都有。钓上一只回家炖清汤,鲜美可口啊。而且,五色鱼还能延年益寿,其营养性绝对不下那些所谓的一阶丹药。”

“噢,此湖现在干了。它叫什么名,什么时候干的?”叶君天仿佛感觉到了什么。

“月亮湖,相当美的。像一轮弯弯的月亮镶嵌在萧山之中。”崔放说道。

“就是唐点秋几人要去打猎的萧山不成?”叶君天问道。

“没错,就是那地儿了。不过,萧山是唐沟禁区。一般人不让进的。只有唐沟世家阀门的族人子女才能进入。”崔放说道。

“可是崔公你好像去过?”叶君天问道,意思是你一个普通人怎么又可能进去钓鱼?

“呵呵,我虽说普通。不过,唐沟高层中也有喜欢钓鱼的人。这些人享受的就是生活,玩的就是个休闲。试的就是真正的钓鱼技巧。”崔放脸上闪过一丝得意。

“哪咱们就去萧山一游。”叶君天笑道。

“进不去,以前有唐沟高层带着才能进去的。虽说去月亮湖钓鱼次数也不少了。但是,没他们带着我这张老脸不值钱。”崔放得意的表情又变得相当的失落。

“唐木的银令应该不会只是一块摆设。”叶君天笑道。

“有它在肯定行,不过,刚才跟你闹了矛盾的唐小姐此刻正在萧山打猎。唐木副沟主又不在萧山,你就是有这张银令恐怕在那地头也没用。而且,那个田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崔放说道。

“你知道田飞,他应该也是外来客。”叶君天说道。

“是外来客,听说他的父亲跟唐沟主有些交情。也有人说是这小子从幽州赶过来就是为了唐点秋。他来的时日也不少了,好几个月了。天天屁颠屁颠的跟在唐点秋身后。”崔放说道。

“田飞的父亲是谁?应该有重大来头。不然,怎么可能跟唐沟沟主这样的人物有交情。他们应该是处于同一个层次的人物。”叶君天问道。

“田一刀,此人在咱们青州倒没几个人晓得。但是,在咱们的邻州幽州之地却是响当当的人物。

因为,他是补天堂二当家。手中善使一把下等灵具补天刀。

一刀下去可以劈裂高楼。斩断溪流。让天地失色,日月失光。

据说唐沟主前年有带小姐唐点秋去过一趟幽州,估摸着就是那个时候让田飞看中了小姐。

要说补天堂的二当家之子配唐沟小姐也勉强合适的。说起来当然是田家高攀了。

只不过这小子来了几个月了关于他们俩婚事的事并没有一点风声露出来。

我想是不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虽说田飞天天跟在小姐身后像一个跟班。

但是,小姐好像并没有多大表示。当然。这一切我也是听说的。

到底怎么回事我就不清楚了。”崔放说着,看了叶君天一眼。又道,“几个月前田飞到唐沟的时候可是带得有好几个强者随从的。

据说其中就有天武级的随从保护田飞。所以,叶公子还是不要去为好。

就是小姐卖唐副沟主面子不杀你们。但是。田飞却是没有这一块的顾虑。

即便是唐木副沟主过后知道你被田飞斩杀。他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外来客跟田家过不去。”

“没事,你带我们到萧山山下就行了。还有。你能不能搞到萧山的地图之类的东西。尔后把月亮湖的地点标示出来。”叶君天说道。

“这个我就有,当年第一次进萧山后来怕忘了路闹出笑话来。所以,回来后就细心的描画了一阵子。倒也有草稿一张。”崔放说道。回家拿了图纸。叶君天发现。萧山占地范围达到二十来里左右。跟一个小镇差不多范围。

不过,因为是唐沟禁区的缘故。所以。平时极少人有资格去。

因此,萧山根本上就是一片原始丛林。

是唐沟豪门世家子弟们打猎游乐的好去处,而唐沟沟主每年都会来一场秋后狩猎。

到时。会招集唐家顶级天才们参与狩猎。而且,打的猎物多者还有丰厚的奖励。也许,唐沟主是利用狩猎机会在刺激唐家子弟子发奋图强。

几人直奔萧山而去。

半个时辰过后到达萧山,远远看去一片苍翠。十几个人合抱巨树成片成片的连着,里面估摸着是暗无天日。

外边山势挺拔,最高峰高达上万米,上面隐隐有白雪堆积。

一条石铺小路到萧山脚下嘎然而止。山上貌似没有路了,只有一些稀落的杂草小径,估摸着是打猎的世家子弟们踩出来的。

而萧山两个字就刻录在最高峰上的石壁之上,远隔几十里都能看到。

叶君天定目一瞧,顿时,一股苍茫飘渺的气势好像弥漫在天空之上似的。

“这两个字也是唐沟开创者写的,里面融入了他的霸道跟气势。

而据说这里就是他的修炼之地。好些世家子弟们进入萧山打猎游玩是一个方面。

但是,更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寻找当年开创者的一丝足迹。

以期望能收获一些别的什么。只不过上千年下来也没听哪个得到过什么。

所以,这种期望就成了一种飘渺的梦想。但是,千年下来,唐家子弟并没有断绝寻找这个念头。

他们说,它就是唐霸天祖宗的传承。而每代沟主都会紧逼儿子们加紧寻找。

因为,要坐稳当沟主之位如果能得到祖宗传承那就容易得多了。

所以,也有人称这是‘唐沟梦’。唐沟族人所有的梦想。

叶公子,我只能送你到山门前了。”崔放指着几根巨木搭成的一道山门讲完后告辞而去。(未完待续。)

廊坊东大中西医结合医院吴家友
天府新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充治疗睾丸炎方法
六盘水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
深圳治妇科病什么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