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江山美人志 第九十九节 偷窥(2)

2019-12-04 19:04: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山美人志 第九十九节 偷窥(2)

“听说那石雅薇不但诗剑双绝,而且连绘画亦有相当水准,端的是一个才女,石云遥培养这样一个女儿出来大概也花了不少心血,原来帝都也的确风传秦二公子与此女有些纠缠不清,只是以秦家这种大贵族人家出身,是不大可能接受这种在他们眼中不入流的人家的,纵然秦二公子再喜欢那石雅薇,但像他们这种贵族子弟见异思迁,加之有家庭压力,所以这种感情不大可能有什么结局。”一直躺在最边缘晒台上的花信女郎终于启口了,“至于像皇室中人那就更不可能,如果娶一个武林出身的女子,只怕立即会引来帝都那些贵族们的强烈抨击,无论是哪一个都不得不考虑这带来的负面影响

。”

冷若星的一番话立即让诸女脸色都为之一变,谁心中都知道身份差距这道鸿沟,想一想连名满帝都的武林第一美女都因为家世问题而无人问津,这千百年来形成的阶层偏见之深可想而知,可是在座诸女都是出身武林,谁也盼望将来有一个美好的生活,但冷若星的一番话立即击跨了她们心中的幻梦,虽然很残酷,但却是现实。

“那以若星姐的意思,我们的命运始终无法改变喽?”有些不甘的紫蝶章蕊凝目望去,眼光中却又带着一丝企望。

“那也没有这么绝对,咱们江湖儿女虽然再他们那些贵族眼中不足挂齿,但我们自己不能自暴自弃,咱们李大人不是正在逐步改变这种局面么?原来帝国中高级官员中尤其是文官中什么时候能够容忍江湖出身的人物担任?现在不也是开了戒么?明霞妹子他们巴山顾家的燕青燕大人现在不已经是陇东内政署的署长了么?至于在西北军中担任中高级军官职务的那就更多了,六合门的岳山和尉迟宾两位大人,不是已经担任了师团长以上的高级军职了么?连赫连大人这种盗匪出身的人都能够出任军团长一级的高官,这在以前的帝国是无法想象的,但西北却做到了这一点。西北战备署长拉奥大人听说也是印德安移民,一个外来移民短时间内就能登上战备署长之位,这说明什么?大家应该清楚的理会到这一点。”冷若行淡淡一笑,悠然自得的微笑着辩解。

“是啊,若星姐说得对,命运未必都掌握在别人手中,只要我们去争取,我们一样有希望。现在我们不是正在为此而努力么?也许我们的力量远远不足,但我们的努力一样能够改变许多事情,我们的门派一样把许多希望寄托在咱们身上,希望咱们去影响李大人,帮助李大人,让李大人去实现改变现在这种局面的意图。”苏婕也有些动情,在几位知心姐妹面前,她的话语也就真诚了许多。

躲在布幔后的偷窥者虽然目光一直在躺在最边缘的花信女郎身上转悠,但花信女郎明显十分谨慎,哪怕是在同性面前已然将几处要害遮盖得严严实实,使得想借此偷窥春guang妙景的他十分失望。不过此行也并非没有收获,关西双蝶和顾明霞的玉体妙处都落入自己眼中,委实眼福不浅,而几女的谈话间也可以隐约了解到一些她们心中所想,倒也不虚此行。女儿家诸般心事只有在最放松的情况下才能探悉,自己这一帮女近卫们心中也是各有所想,只不过能够统一在一个大前提下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额际突然掠过一阵冰凉,偷窥者眼睛余光顿时一凝,一条呲牙咧嘴的蛇头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没有任何犹豫,并指如剪,拇指和食指已经牢牢的锁住了七寸,不过过大的动作带起湖石上的泥土碎粒,滑落在地,立即引起了布幔内众女的警觉。

“什么人?”宽大的浴巾一霎那间便裹在了众女的身上,但担心行走间暴露腿跨间的秘密,几女只能夹着双腿蹒跚而来。而偷窥者早已在碎粒落地时便已经知道情况不对,悄悄放下已经被挤得欲死的毒蛇任凭它向众人赶来的方向游去,自己则悄悄潜入林中,沿着来时早已开辟好的通道一溜烟潜回自己歇息处,躺回吊床上,安然如睡。

见到是呲牙咧嘴的毒蛇示威性的昂起头,几女心中都是一松,随手弹出一粒石子集中毒蛇头部,毒蛇颓然倒地不起,不过向关西双蝶这种老江湖并未被着表面现象所迷惑,只是一眼瞅见痕迹方向一直向自己主子休息之处延伸过去,二女也隐约知晓了个大概,唯有红着脸不着声掩饰过去。

仰躺在吊床上,无锋脑中依然满是几女动人的身影,只是没有得见那冷若星的美妙娇躯,无锋颇感遗憾,不过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不怕她飞出自己的手掌心,倒是顾明霞已经是一个熟透的蜜桃,不妨择机偷吃了她。

自从收了苏婕之后,已经很久没有猎艳的心情了,虽然在帝都偶遇了石雅薇和宫紫玫,但这二女都不是简单人物,要想俘获对方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办到的事情,自己当时也没有那么多精力放在这上面。倒是那石雅茵风liu放荡颇合自己胃口,床上工夫更是一流,所谓床下贵妇床上****大概就是她的最真实体现了,想起石雅茵,无锋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若是有机会再去帝都,定要再好生尝她一番,听说那石雅芙也是一个妙人儿,不过却是苗家的儿媳妇,若是能与这三女同床一戏,那味道不知该是如何?

放下了战场上的压力,原本被压抑下的各种邪恶龌龊念头向雨后春笋一般的纷纷冒了出来,天性好色的性格就像蔓藤一般缠绕着已经被这么长一段时间焦灼烧烤的心,让无锋只想找一个机会发泄一番,突然想起还被囚禁在庆阳的那位西域木兰,无锋的心忍不住有扑通扑通活泛起来。

当凌天放、古全几人应邀来到潭边时,几名女近卫早已收拾停当并在潭边摆放好几把藤椅以供几人一边休息一边商讨事务。花水峪的防务应该说相当完善,在确定平陆不保的情况下,凌天放和菲尔丁经过商量便调卢龙警备师团镇守平陆的北大门花水峪,并报请无锋将卢龙警备师团更名为第三近卫师团这得到了无锋的同意。安原和花水峪防务的稳固以及天水太平军撤退也标志着北线之战已经结束,剩下来的就该考虑锦城事务了。

不过司徒峻在锦城大肆掠夺粮食也充分暴露了对方的心虚,根本没有想要将锦城趁机纳入自己范围的意图,更不用说其他了,所以无锋暂时并不打算就这件事情与司徒峻翻脸,这笔帐可以记上,等到时机成熟,将会让司徒峻连本带利一起偿还。

看见脸色严肃的凌天放和古全,无锋就知道肯定又有什么大事情发生,好在能够看出二人神色虽然沉重倒也没有什么忧虑,估计与自己一方的关系不会太大。

“大人,江南乱了。”凌天放言简意赅,一语囊括全部。

“哦,司徒泰兵发余杭还是米兰人进军泉州?”无锋并不惊讶,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虽然他也不愿意见到这一幕,江南胜景很有可能毁于这一场滔天战火,但他却真正无能为力,唯有抓紧时间竭尽所能与廖其长配合鼓励江南士绅和商贾们将资产资金以及一切有价值的东西转移到西北关西和天南来。

也许是这一段时间的工作也有些效果,也许是感受到了战火的迫在眉睫,江南的士绅商贾们拖儿带小举家西迁的数量猛增,他们大多选择气候相对温暖儿基础设施也相对完善的天南,也有部分人选择了关西和缅地。仅六月一月之内,涌入整个西北领地的士绅商贾就达三百余家,其中在天南开业的工坊就达到了两百余家,而金融行业更是发展迅猛,仅银行钱庄就新增了五家,资金更是疯狂涌入。而作为原始处女地的缅地也成为了受人欢迎的新宠,尤其是以首都珀斯城为主的缅北,众多商家纷纷投资开发经济作物,胡椒、可可、油棕、油橄榄、胶树、甘蔗、茶园各种种植园在缅北全面开花,而各种余经济作物相呼应的加工工坊应运而生,掀起了兴办实业的高潮,而这股热潮配合着贯穿南北全缅境的公路迅速向缅中和缅南延伸。

大陆公历698年6月26日,这是缅地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有多家江南商人投资组建的西疆第一工商银行在汉中、南丰和珀斯城同时挂牌营业,在珀斯城挂牌营业的时间甚至抢在了预备在6月28日挂牌的西北银行之前,这让詹姆斯愤怒欲狂,在政府内部的会议上猛烈抨击最终裁定了经济发展署不允许西疆第一工商银行在七月之前挂牌营业的决定为非法的法务署下属审理院,这在政务署和法务署之间引起了口水仗。

老觉得乏力是怎么回事
儿童感冒药哪种好
幼儿咳嗽吃什么药效果好
小孩上火吃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