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轻风之灵第001章守灵人

2020-01-24 04:40: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轻风之灵 第001章 守灵人

“红树花开千万年,零落成泥碾作尘。”

这个十四个字此刻被刻烙在巨大的月神像前的虚空之中,朦胧的淡蓝魔法光迹,鸾飘凤泊、飘逸潇洒、缥缈而富有诗意。

月神像数十丈高,古朴清新完美无缺,没有半点沧桑,用她那柔和的目光注视着她身前的所有生灵。

月神像后有着很宽阔的空地,一棵巨大的不知存在了几千几万年的红树在晨曦的微风中摇曳着片片的如蝴蝶般飞舞着的红花。红树遮天蔽日,几乎覆盖了整块空地。阳光穿越那浅红的花,带上了一种奇异的晕眩,照耀着整座月神像,让整个大地如在梦境一般。

传说,这个世界中有七大古树:一棵是称为生命之树,世界之源的自然精灵的生命之树;一棵是黑暗之地的白树,黑暗魔法的根源;一棵是虚无之树,长在魔界的幽暗深渊;一棵是梦境之树,长在半神部落愿望谷里……而这棵红树,就生长在人族大陆的巫峰之下,魔法森林边缘。

红树的周围被一个魔法学校环绕,古朴的城砖泛着淡淡的经过千万年雨水洗濯出来的白光,白光中带着微微的锈黄,这白光与锈黄在这宽阔的宫顶上汇聚,隐约中有股肃穆的气息。

一个面无表情、神情严肃的白衣老人,背负着双手在魔法字前的广场之上,来来不知道走了多少遍。

一个白净清秀的中年女子扶着一把轮椅怔怔地看着那十四个字。

轮椅上,坐着一个看不到表情,平静如水的少女。

“可惜了,那么美丽的女孩,竟然要坐轮椅。”躲在阳光照不到的黑暗角落里的一个少年叹息道。少年已经躲在这里足足一个时辰了,可他找不到好时机离开,他也不想离开,因为他才知道这里原来就是红树封印之地,这里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似乎要被人解开了。

“《亡灵书》上说,灵魂,会得到庇佑,最终重返人间;红树花开千万年,零落成泥碾作尘。”少女似乎在自言自语道,“这部《亡灵书》是远古时候一位人族守灵人所著,据说在他离世之后已被销毁。”

“这算是什么?难道有人竟然想动红树封印的主意?千万年以来,从来没有人从哪个大陆,哪棵古树中得到过什么,这个人也未免将守灵人不放在眼里了。”中年女子冷笑道。

由七大种族选出来的各个种族中最优秀的成员,守卫着七个大陆中七棵远古大树。传说里面,这七棵大树中分别封印着远古魔王的七分之一的神识。守灵人必须拥有纯洁之心,否则将会被树中恶魔的力量操纵。只有守灵人才能靠近拥有远古神灵封印古树。

白衣老人轻轻挥动衣袖“今晚是月圆之夜,封印之力将会被减弱。来犯者必定是对封印极其了解。”

“留下这些话的人显然不把守灵人放在眼中,我们定要他有来无回。”中年女子道。

月亮从东方开始升起,并随着夜色的加深而显得皎洁无暇,向整个大地撒下如水的光芒。子夜,月亮女神,仿佛披上了一件银色的轻纱,在月光之下,依然庄严肃穆。枯草丛中,虫声戈然而止,仿佛整个大地进入沉睡,寂静无比,让这红树广场平添几分萧索之意。

那潜伏在暗处的少年感觉心里有种莫名的躁动:“难不成是因为在这里躲藏久了,累了才有这种感觉?在这里看了大半天什么动静都没有,还不如刚才择机跑掉了更好。可那三个人一样还守在月神像前让我无法抽身离开。”

“来了!”坐在轮椅的少女低声道,似乎是她最先感受到了某种气息。

中年女子环视四周,身上已激荡起了魔法元素。

月色之下掠来一条人影,身法轻盈,来势如风,毫无声息,立在月神像前。来人身形修长,一袭纯白色的长袍在月光下泛起柔和的光芒。

白衣老人心里一惊,倒退一步,站在少女另外一侧。中年女子身体也在微微颤动。

“想不到竟然在人类大陆能够遇到月夜族,真是奇迹!”一把轻柔的女子声音从远处传来,长长秀发在她移动之中迎风飘荡,身上的淡黄色的衣裙也在飘动,明媚动人,背着一把细长的剑,顷刻之间从少年跟前掠过。

惧怕阳光,在黑夜中活动,在月光之下拥有不死之身,能够借助月亮之力无限复活——来自精灵大陆,精灵森林西方月亮城的月夜族,为月色精灵族一个分支,在远古时代,月色精灵某个部落为了整个月色精灵的命运,与恶魔订立契约,获得强大的力量,击败了来自远古的其他恶魔。

月夜族背负着整个月色精灵族的偏见与仇恨,在月亮城中不死不灭,永远受着诅咒!在远古那一战开始,月夜族牺牲灵魂的觉悟保护着自己的种族!所谓英雄却杀身成仁,剑胆成灰。月夜族却被月色精灵族抛弃,由于受到诅咒,无法踏出月亮城一步,成为远古恶魔在月亮城的不死封印。

“一直躲在这里的那位朋友,你可以现身了吧。”轮椅少女对出现了月夜族和黄衣少女没有多看一眼,依然淡淡说道。

少年暗暗吃惊,“原来她早就发现了我。”少年正待动身逃跑,一个一身黑衣,头戴斗篷,面带青铜面具的人仿佛突破了空间一般,立在月亮神肩上。

“传说里面只要十里之内有恶魔气息的生灵哪怕只是呼吸一下,驱魔人都能分别出那生灵是什么种族,来自何处。现在看来,徒有虚名啊。我也拥有邪恶之心、恶魔的力量,竟然最先被守灵人发现了。”青铜面具人笑道,轻松自然,似乎没有把眼前这些人放在眼中。

被称作驱魔人的黄衣少女面抬头看了一眼青铜面具人,露惊讶之色:“你是谁?你也是月夜族?”

青铜面具一出现,少年心中的躁动竟然猛烈起来。恐怕这个青铜面具人比月夜族更深不可测。

“我么?”青铜面具人悠悠地道,“我被世间所遗忘,是漂泊在这个世界的一个灵魂。”

“灵魂?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今晚,月圆之夜,你们来这里做什么?”中年女子道。

“我们?不、不,你是问我,还是问他?”青铜面具人摆摆手。

“上古封印,可以让我重返光明。”月夜族用一副沧桑又深沉的声音道。

“我倒看看,你能击败守灵人,还能破解这远古封印?”中年女子道。

“一直躲在这里的那位朋友,你还不准备现身吗。”轮椅少女再次淡淡说道。

少年心中暗暗吃惊,犹豫半刻,才慢吞吞地从黑暗中走出来。

“你又是谁?”黄衣女子问道,已经没有了刚才那种自在的感觉了。

这个看起来瘦弱的少年,看起来十分乖巧,规规矩矩的,穿着寻常的青衣,朴素整洁。

“我……我只是路过的。”少年吞下一口唾沫,当看到在场所有人都向自己望来之后,少年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觉得还是尽快抽身离开最好。

“你已经在这里潜伏多时,你这么说是来笑话我么?”轮椅少女冷冷地道,眼神之中闪烁一丝可刺破夜色的寒芒。

这下完了,少年大惊。都怪我鬼使神差相信了那本破书的指引,来到这个危险的地方!

少年拔腿边跑,边想着快速离开,怎奈第一步刚迈起尚未落地,脚步还在半空之中便感觉前行路上一股排山倒海的气势扑面而来,一把深红色的枪尖直指少年的心脏。尽管未接触少年的身体,少年已感到冰寒的刺痛。

少年跌落在地上,而那泛着摄人心魄辉芒的红色枪尖如跗骨之蛆般依附着少年,让少年不敢动弹。

守灵人的使灵?!

使灵,各个有信仰的种族、部落、家族所供奉的已没有本体存在在当前世界的神灵。可能是过去真实存在的英雄或者神灵,也可以是因为千百年因为信仰所凝聚产生的神灵。而这些神灵因为某些信念而需要在这个世界出现而与这个世界魔法师缔结契约,并在缔结契约的魔法师召唤之下而出现。

与使灵缔结契约的魔法师将会用余生一半寿命赠与使灵,以换取使灵能够在这个世界以实体存在。

由于人类寿命比较短,即使有天赋能够在年轻时掌握使灵召唤魔法,与使灵缔结,所剩寿命也极为有限。所以拥有使灵的人类比较少,大多数是有极端追求的人类,频临死亡,或者遇到极大变故,并且有能力召唤使灵的魔法师。不过这样情况很难召唤出使灵。

与使灵缔结契约,使灵可能会提出某些条件,并不是召灵师能够直接缔结契约。使灵本来就是英雄或者神灵,有着极高的自尊与身份地位。

某种程度上,只要使灵召灵师不死,使灵是不会消亡,只是暂时返回他们各自的世界,等待再次召唤,当然,如果使灵被重创,使灵召灵师需要付出极大的魔法才能帮忙使灵恢复力量。

不同的使灵有不同的特别惊人的能力,例如感知能力,预知能力,魔法禁锢,魔法免疫,痊愈能力等。使灵能力的大小,与该使灵所接收的信仰之力有关系。

相对而言远古神灵所拥有的力量是某些小家族所供奉的英雄所不能比的,不过家族英雄的忠诚度更高,更能尽心尽力为家族使灵召灵师所驱使。当然,使灵力量越大,需要召灵师的魔力越强,才能有能力满足使灵的信念。

远古神灵的使灵,一般为一些强大的种族所能召唤,例如龙族,亡灵族族,精灵族,妖灵族等。人类大多数都是召唤英雄类的使灵。一个人一生只能拥有一个使灵,一旦失去使灵,他的寿命也不会返回,而且魔力会全失。

缔结契约的召灵师身上将会存在一个契约纹印,此纹印会根据召灵师所希望的位置纹印在身体某处,也可能隐藏起来。召灵师每天可以消耗一定的魔法召唤出使灵,使灵可以在召灵师频临非正常死亡之前自动出现一次。

由于使灵有信念,召灵师可以用纹印的力量强迫使灵执行使灵不想执行的命令,而一旦使灵被强制命令执行之后,召灵师身上的纹印将减淡,一次之后将消失。召灵师将与使灵自动解除契约,终生无法再次拥有使灵,寿命也不会返回,而且魔法也将会失去,这是召灵师的代价。

使灵存在于这个世界,需要消耗魔法师的魔力,魔法越强,召唤次数越多,持续时间越长。要击败使灵可以击败召灵师,但召灵师可以藏匿在暗处或者极其遥远的地方,击败使灵需要封禁整个空间的魔力元素才能容易击溃使灵。

一般是使灵会以某种联系被召灵师召唤,特别是过去曾在这个世界上实际存在的人,特别是某个种族的祖先最容易被他的后裔召唤,祖先与子孙之间具有永恒不变的血缘关系和利害攸关的依存关系。从使灵可以侧面反映召灵师的身份,种族,能力。

由于使灵需要召灵师魔法能力大小,并且一生只能拥有一个使灵,而且存在契约会被解除,寿命减半等,真正需要使灵的召唤师比较少。

“别、别杀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我叫风落帆,来自花语平原迎风谷。我是新来的学生,只是想看看传说中的红树,待我他日学成归家可以向父老乡亲说一说这神灵一般的红树。”瘫坐在地上名叫风落帆的少年大叫道。从空中跌落的同时,一件晶莹白色的物件从他怀中滑落在地上。

“既然如此,姑且相信你。”那少女话音刚落,那枪尖立即消失,了无踪迹,只有魔力深厚的人才能感觉到一丝魔法涟漪。

风落帆捡起了跌落的物件笑道:“多谢不杀之恩,那……我走了?”风落帆没有等待任何回答,已迈开脚步往前走去。

“紫菱,就这样放过他?”中年女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搞得有点迷糊。

原来她的名字叫紫菱。

“他只是普通人类,先解决眼前这两个再说。”紫菱道。

锵!清脆又华丽。寂静的夜空中落下的声音,比漆黑的夜色还要沉重。月光似乎在这一击中变得更明亮。

一个身披红色披风,手执红色长枪身形俊美的使灵在半空之中如闪电一般刺出了一枪,这意想不到的一枪,被月夜族手中的弯刀抵住。

夜空回到了从前的平静,时间仿佛静止了,即便是不到一刹那的时间,让周围的人都觉得过了很长很长,仿佛在这一刹那变成了永恒。

锵!锵!锵!舞动的身影将月光变成了斑驳的星星点点,落在地上。

太可怕了,重新踏入黑暗中的风落帆心中暗暗道。刚才那一枪,若真的刺来,自己恐怕要使用那招了。魔法师这样的身份,尽管在这个世界里最平常不过,可那些魔法技能非万不得已,是不能施展的,除非自己有能力消灭目击者来保护自己。

深夜,月亮,竟然如此的接近,仿佛举手就可以触及。

北京眼耳鼻喉医院口碑怎样
连城县医院预约挂号
海口专治白癜风好的医院
云南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桂林癫痫病治疗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