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电竞产业线下建场馆线上做平台是机遇还是虚

2019-08-09 21:22: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电竞产业线下建场馆线上做平台:是机遇还是虚火?

  10月12日,《英雄同盟》S7总决赛开启了小组赛第二轮的厮杀。在武汉的直播现场,来自全球的电竞爱好者屏气凝神地盯着战队间的决战,在胜负的惊险之处,主持人们嘶声力竭地解析双方的技能,观众们的呼喊此起彼伏。几近在同时,《王者光荣》KPL秋季赛的赛程已近二分之一,粉丝们的热忱程度不亚于《英雄联盟》。

  这只是如火如荼的电竞直播的一个缩影。不断增长的游戏人口和观战人数,使得国内游戏市场规模持续扩张。中国市场正成为端游与手游电竞的炙热战场。

  根据普华永道的研究报告,预计到2020年,全球观看电竞的人数将到达6亿左右,在未来5年内中国的电竞市场规模将增加26.4%。其中,移动电竞在今年迅猛崛起,《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7年1月至6月)》报告显示,我国移动电子竞技游戏市场上半年实际销售收入到达176.5亿元,同比增长100.6%。在电竞产业链上,线下电竞馆、线上的陪练公司近日也屡屡取得融资。

  在此背景下,《王者光荣》、《球球大作战》等热门手游纷纷往电竞方向发展,举行各式手游比赛盛会。游戏公司欲通过电竞的模式稳固游戏影响力,进一步延长游戏生命周期。腾讯还引进了职业篮球赛的管理模式,管理旗下战队。但是,相对发展多年的端游电竞,移动电竞存在同质化严重、观赏性不够等问题。

  普华永道全球科技、媒体及通讯行业主管合伙人周伟然告知21世纪经济报道:在亚洲,韩国的电竞产业比较成熟,他们起步比较早,2000年的时候已开始。国内迟了10年,但是我们预计很快会超越韩国。电竞市场是一个跨界的产业,有很多的营收方式,硬件厂商、周边产品供应商、直播站等都可从中获利。

  竞技馆建设潮

  电竞浪潮下,近年来资本不断涌入电竞产业的各个环节,今年特别突出的便是线下馆的建设。

  首先是游戏开发商纷纭下圈地。腾讯将和超竞互娱合作,计划在全国建设十多个泛文娱电竞主题产业园;巨人络联合阿里体育、盛天络等在全国50多个城市设立球宝俱乐部,为玩家提供休闲文娱和线下交友的据点;英雄互娱在9月宣布与香港的K11合作,在全国几大城市布局电竞场馆。

  同时,电竞公司和咖升级也吸引很多投资。9月,同盟电竞在深圳开启了电竞馆,共斥资2000多万元;8月,以移动电竞馆为主业的深圳电竞取得了两千万元天使轮融资,其未来方向是发展旗下电竞馆王者俱乐部,这是一款以电竞手游为主题的咖;今年年初,王思聪投资的鱼咖也完成了2.1亿元的D轮融资。

  电竞馆的建设热潮与国内游戏市场的火爆和政策支持不无关系。一方面愈来愈多的游戏用户激起了下举行赛事和进行交流的需求;另一方面,2022年电竞将首次成为亚运会的正式项目。

  同盟电竞副总裁白进中告知21世纪经济报道:我们的电竞馆去年平均一年举行110场赛事,今年已增长至200场。电竞馆是一个新兴的产业,一开始我们在申请执照的时候都没有方向,但是得到了文化部和体育总局的支持,给了我们很多指点。作为新的咖转型试点和标杆,我们终究克服了资质问题。

  每一家场馆都是重资产投资,电竞馆取得资质后,选址和经营成为企业亟需面临的考验。电竞氛围、地理条件、物业管理等都必须推敲在内

  。

  谈及收入来源,白进中向介绍道,电竞馆的投入除电脑等基本硬件设施外,馆内还设置了直播转播设备。赛事承接是电竞馆的主流收入,另外,电竞馆还有发布会、好声音海选、话剧舞台剧等演出,餐饮也是辅助营收之一。基于电竞馆的人流量,其也会吸引设备厂商等关联企业的赞助和商务合作。

  四周开花的竞技馆是否是会像近年的VR体验馆一般昙花一现,依然是一大疑问。换言之,能否保持用户粘性,成为流量延续聚集地,将是电竞场馆面临的一大挑战。

  线上平台涌现

  除线下的硬件场地,电竞圈中辅助游戏的平台也不断出现,尤其是针对手游的工具。在运用宝中,电竞主题的App就超过50款,主要分为直播、陪练、赛事资讯等三大类型。其中,游戏直播在前两年成为投资热地,到了今年,陪练平台借着《王者光荣》的移动电竞的东风也成为关注的焦点。

  目前来看,游戏陪练公司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传统的纯工作室,其进行零散地接单,其中不乏代打项目,而代打是腾讯打击的对象;第二类是新型的2C平台模式,例如暴鸡电竞、猪队友、鱼泡泡等均是派单陪练,兼具社交功能。今年上半年,陪练行业的金泽科技取得800万元A轮融资;去年暴鸡电竞母公司开黑科技获得博派资本、晨兴资本的天使轮投资。

  一位陪练应用的产品经理告知21世纪经济报道:陪练的难处在于,如果采取滴滴的抢单模式,需要陪练和客户的人数均足够多。滴滴前期的方式就是通过补贴让用户养成用软件打车的习惯,这里面包括了两部份人,1是本来就有打车需求且相对收入高的人,另一部分是临界状态,如果价格低于心理价位就打车。现在的问题就是,对应到陪练业务中,这两部份的比例难以估计,和第二部份人的心理价位是多少。另外还有刚需问题,打游戏可以说是文娱的刚需,但是陪练只是刚需里面的衍生服务。

  从市场价格来看,以《王者光荣》为例,黄金级别为5元一局,铂金级别10元一局,价格依照级数向上攀升。多位游戏陪练告知,平台上的价格比较便宜,更倾向于按小时收费。而通过和客户加为好友后,陪练达人们也会选择绕过平台直接和用户联系。

  除了陪练,类似的衍生服务还有语音类服务,使用语音工具,玩家可以在手游过程中更顺畅地语音交换。

  伟人络方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对于最开始关注电竞的玩家而言,电竞是一项操作难度高、职业化,并且游戏内容能够撑起进行各类赛事规划的游戏类型。而手游推重的则是轻度、碎片时间、低门坎、低操作,所以在手游电竞刚起步的时候,许多端游玩家对此不看好。随着游戏市场的重心向手游倾斜,再加上《王者光荣》、《球球大作战》等玩家群庞大的竞技手游出世,手游电竞正逐渐向职业化和丰富的玩法内容方向靠拢。

  电竞赛事下沉

  但是,在同盟电竞CEO冯青看来,手游由于发展时间短,从赛事影响力和观赏性来讲都还相对较弱。不过,她也表示,手游是未来5年市场的重点增量,游戏玩家都已偏向玩手游。手游的生命周期一直比较短,而电竞可以延长游戏寿命,增加变现的渠道,这也是游戏开发商们的发力方向。

  如今,各项电比赛事正在往各地区下沉。区域性的比赛、和校园赛事都在增加。

  电比赛事出现分散化趋势。比如之前上海一直是电竞之都,很多大型电比赛事争相落地上海。但今年,各大俱乐部、战队相继外迁,落户成都、武汉等2三线城市,扩大了电竞的影响力范围,带动了当地的电竞发展,也取得了当地政府的高度支持。冯青总结道。

  换言之,电比赛事正在不断地普及化。未来,在电竞馆乃至酒吧,观看电竞比赛或许会和观看球赛一样普遍。

  周伟然表示:现在电竞比赛中吸引眼球的都是大型的全国性活动,随着电竞的普及,赛事会愈来愈城市化,在某个省市进行比赛,就可以吸引当地产品供应商等相干公司进行资助,小规模的赛事也可以从中获益。

  可以看出,赛事的运营存在巨大商机。除单纯的比赛之外,泛文娱元素的加入也为电竞带来更多人气。周伟然向举例,在香港举行的电竞节,通常会结合音乐,从韩国、日本,或国内请年轻歌手、乐队一起来表演。这不仅带动了音乐市场,也带动了当地电竞的普及。

  不得不说的是,虽然移动电竞迎来爆发,但是在赛事方面,其质量不如端游电竞稳定。由于手游操作相对简单,在短时间内就能结束比赛,因此在观赏性和体验性上有所缺少。同时,国内手游产品的同质化,也导致电比赛事创新性不足。目前来看,以《王者荣耀》为首的MOBA类游戏占据主要市场,不过,《球球大作战》等休闲类游戏也有崛起之势,近期大热的《绝地求生:大逃杀》也表明FPS类游戏在电竞市场上回暖。

  事實上,不論是傳統電競,還是新興的手游電競,都面臨著電競俱樂部的收益問題,這也涉及到電競行業的正規化和職業化問題。就這點而言,騰訊等游戲內容商借鑒了體育俱樂部的管理模式,使各方同享利益。另外,電競的全球賽事不夠豐富也是電競愛好者們的遺憾。

吉安物联网云平台
石家庄中医网
南宁房产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