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目的地充满不确定性斯诺登避难选项所剩无几

2019-08-12 21:21: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目的地充满不确定性 斯诺登避难选项所剩无几

为躲避来自美国的追捕,斯诺登目前滞留莫斯科,避难目的地充满不确定性,而且他所剩的选项已经越来越少。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尽管厄瓜多尔、委内瑞拉和古巴有意“收留”斯诺登,但他是否能顺利前往这些国家尚不确定,颇有些“身不由己”的味道。

俄罗斯刊物《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费奥多尔卢基扬诺夫说:“他几乎无处可去,选项不多……鉴于他所发布的声明被美国视为叛国,他需要设计一条路线,前往那些他感觉不会把他交给美国的国家。”

选择A:厄瓜多尔

厄瓜多尔总统拉斐尔科雷亚称赞斯诺登曝光美国的“间谍活动”,宣称打算向斯诺登提供庇护,但意向并不明确。

他先前说过,如果斯诺登不在厄瓜多尔或厄使馆,避难评估难以推进。分析人士认为,他这是在暗示不打算安排斯诺登过境。

本月24日,厄瓜多尔外交部长里卡多帕蒂尼奥说,厄政府正在评估斯诺登的政治避难申请。但厄官员意见不一,预计评估将持续数周。先前,为处理“维基揭秘”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的政治避难申请,厄官方花费两个月才作出最终决定。但阿桑奇目前仍躲在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馆内,无法离开。

选择B:委内瑞拉

同时,委内瑞拉也没有向斯诺登作出承诺。新任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尽管先前多次向斯诺登抛出橄榄枝,但没有采取实际行动。

马杜罗27日说,“没有人向我们请求人道主义庇护”。自4月当选总统后,马杜罗既不时表达反美态度,又显露改善与美国关系的兴趣。如果斯诺登提出避难申请,马杜罗恐怕确实需要再三掂量值不值得为斯诺登冒险。

即使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决定庇护斯诺登,他也未必能获准经由古巴中转至上述两国之一。对厄、委两国来说,万一庇护不成,会白白得罪美国。

一些外交官称,奥巴马政府正向有意庇护斯诺登的国家施加巨大压力。但奥巴马本月27日说,不会为引渡斯诺登“不择手段”,或利用其他问题与有关国家讨价还价。

另外,“维基揭秘”插手令斯诺登事件进一步政治化。“维基揭秘”英国籍法律顾问莎拉哈里森陪同斯诺登乘坐航班飞抵莫斯科,据信目前仍与他在一起。

选择C:俄罗斯

斯诺登据信自23日开始滞留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分析人士认为,如果俄罗斯情报部门已经询问过斯诺登带来的机密信息,俄方则可能不再有充分的理由继续容留斯诺登。如果俄罗斯允许斯诺登继续滞留,将有损俄美本已冷淡的关系。

一些俄罗斯前情报官员和政治安全分析师说,斯诺登选择在俄罗斯中转,因为俄罗斯可以让他相对安全,避开美国追捕。

尽管俄罗斯总统普京说,俄情报部门没有与斯诺登“合作”。但一名俄安全部门消息人士称,他们当然会询问斯诺登。

美方官员警告,斯诺登泄密可能严重损害美国国家安全利益。而卢基扬诺夫说,在情报方面,斯诺登可能价值不大,因为他不是一名情报人员。

在俄罗斯,部分民众视斯诺登为“告密英雄”。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普京将斯诺登交给美国,可能引发这些人的强烈反弹。

俄罗斯人维克托说:“不管怎样,我们不应该把他送还回去。让他去其他地方,或者继续留在俄罗斯。我们是个大国,容得下他。”新华社

相关

眼中的第七个空镜头

快餐店成临时中心

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在D航站楼与E航站楼之间有一道玻璃长廊,透过这里可以看到国际航班起飞的情景。这道长廊是在谢列梅捷沃工作的摄影摄像们青睐的地方。

斯诺登滞留俄罗斯第七天,因为一直无法录得斯诺登本尊影像,们只能靠在机场拍摄景物“空镜头”来搭配话音或文字。6月29日,已是媒体拍摄的第七个“空镜头”。

莫斯科时间当日14时许,又一架俄罗斯航空公司飞往哈瓦那的SU150航班从这道玻璃长廊前起飞,机上乘客名单中仍然没有斯诺登,他又一次缺席了。

当日,媒体在过境区的工作模式已换成零星人员留守“值班制”,相比几天前,已相当冷清。

此前的24日、25日,飞往哈瓦那和古巴的航班上满载,十分热闹,不过们登机不久就发现扑空了,无奈只得随机飞往哈瓦那。其中一位在络平台上写道:“倒霉的一天,这班飞机上居然连饮料服务都没有。”次日,另一写道:“飞机降落,哈瓦那阳光明媚,机场酒吧里塞满了口渴的。”

由于不是国际航班乘客,无法进入过境区,有机场工作人员告诉,一些媒体想了“省事但不省钱”的办法,即通过购买国际机票进入过境区,但并不登机。他们滞留在过境区内,以“汉堡王”等快餐店为“驻地”,守候斯诺登。

美国电影《航站楼》(The terminal)最近频繁被俄罗斯媒体用来隐喻斯诺登滞俄事件。电影中,来自东欧的男主角因祖国内乱而证件失效,只好一直滞留在美国肯尼迪国际机场。一位调侃道:“《航站楼》里,男主角吃‘汉堡王’被视为是适应了美国文化,现在谢列梅捷沃‘汉堡王’的‘美国文化’一直对我们敞开怀抱,各国在‘汉堡王’里一呆一整天,写稿编片、给设备充电,那里简直就是临时中心。”

机场工作人员称,他们暂时没有禁止这类购票却不登机的人员进入过境区,“我们还算友善。”工作人员这样自我评价。

截至目前,斯诺登出现在媒体上的只有单调的一两个影像。一次又一次缺席离俄航班,一天又一天的“空镜头”,以及众说纷纭的猜测,令大多数媒体停止了此前全身投入的追踪和消耗。因为,谁也不知道,斯诺登是真的陷入了无证件无法飞走的困境,还是在故意与外界捉迷藏?而且,谁也不知道,斯诺登是否会突然出现在下一次航班中。(贾靖峰)

原标题:目的地充满不确定性斯诺登避难选项所剩无几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为什么健身完腰酸背痛
儿童健脾粥
老年人得痢疾怎么治疗
磕着后如何消肿止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