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鹤舞月明 第一〇五九章 不忿

2019-12-04 18:52: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鹤舞月明 第一〇五九章 不忿

第一〇五九章不忿

“凤如山,有什么异常吗?”

熙熙攘攘热闹了大半天,慕容雪菲也觉得有diǎn乏了,天刚刚黑下来,她就早早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田园号上最大、最豪华的房间,就是这个房间,让慕容雪菲最后下定决心来田园号的。

别的渔船,当然有类似,甚至更大的房间,不过轮不到慕容雪菲,田园号吗,嘿嘿,女士优先,女士优先。

一般的渔船,正常航行,度大概在每个时辰4o里左右,他们现在还刚刚离开岸边不远,老天爷也很给面子,风平浪静,田园号行驶在雷海安静的夜晚中,非常平稳。

其实,经过了小极空梭炼狱般的从华夏大6到罡星神州之旅,慕容雪菲相信,所谓的晕船,是永永远远再和自己扯不上半diǎn联系了。

“郑晓江有diǎn奇怪,尚静、胡旺两位新人,师叔多注意一下,其他人,都很不错,比我想的要好。”

现在凤如山知道,郑晓江,还带了一名小师妹,比慕容雪菲强diǎn,刚刚成为红甲武士不久,当然,也和慕容雪菲一样,加入了护卫班。

“郑晓江只是一个小屁孩,老爹被关了起来,他看什么人都不顺眼,别理他。尚静一个在下面开船的,胡旺不过是一名捕手,这两个人有什么不对吗?”

吃晚饭的时候,他们终于还是见到了传説中的修炼天才郑晓江郑四公子,虽然双方没有生什么特别的不愉快,但在场之人都能感觉到郑晓江对凤如山的阴阳怪气。不过郑晓江刚刚过了三十四岁,慕容雪菲不给他一般见识

“师叔,没什么,他们两个都是三天前加入的田园号,原来的两个人,一个喝醉了,掉进沟里摔断了腿,一个喝多了,和人打架,被打断了三根肋骨,因酒误事,嘿嘿,还真是巧啊,只是未免太凑巧了一diǎn。师叔,每次鱼汛,都是海员半年幸福生活的希望,鱼汛之前,即使再喜欢喝酒的人,也会稍微控制一下吧。”

虽説海上讨生活的人,大都喜欢喝两杯,但一个出了意外,説是巧合,还勉强可以解释的通,但两个人都出了意外,再説是巧合,至少凤如山,是不敢相信的。

“就这些?凤如山,如果是有人在背后捣鬼,为什么不一次做完,或者找个别的由头,非得喝醉酒不行,这不是明摆着引人起疑吗?”

慕容雪菲不太满意。

这些都不算不得证据。

“师叔,这我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师叔平时稍微留心一下也就是了,就算他们怀有二心,既然花费心思潜入而来,就没有正大光明行强的打算,谁算计谁还不知道呢。唉,要是能和乌彬推心置腹的谈一次就好了,乌彬对那两个人应该很了解,可惜啊。”

凤如山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两个人都是乌彬找来的,他现在因此事去找乌彬,显然不合适。

“凤如山,要不,我放开神识,探查一下这两个混蛋。”

初入罡星神州之时,慕容雪菲神识探查的距离,不过三里左右,而且神识消耗的特别快,现在情况好多了,距离增长到五里左右,但那是指在空旷之处,没有他物阻断的情况下。而在田园号上,当然隔着层层的船舱。

也许是罡星神州上的物品,特别紧致细密,即使是普通的木板,对神识的阻断效果,也很让慕容雪菲头大,她用神识探查尚静,并不容易,效果,也差强人意。

“算了,师叔。今天的祭祀你也看到了,这里的人,是真正的信仰那个黑月教,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并没有接触到黑月教的法师,只凭下面一些不入流的外围小人物,黑月教能得到如此广泛的信仰,这个教会,不简单,修士的手段,我们还是尽量不用的好,以免养成了依赖的习惯,我就不信,我们两个元婴老祖,不作弊,就斗不过几个凡人。”

因为祭祀的时候靠近祭台,整个祭祀的过程,凤如山隐隐感觉到有diǎn压抑,他下意识里不愿意随便动用神识,虽然他不认为田园号上,会有针对神识的手段。

罡星神州上的凡人,没有神识的概念,只有魂识,而魂识,是无法放出体外的。

“我就是懒得麻烦,明天陪他们好好玩玩,哼,几个凡人,我还能怕了他们,我们又不想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自己就想老老实实的下捞几条小鱼而已,却搞得这么复杂,慕容雪菲,有diǎn心烦,和不忿。

“师叔休息吧,我上去听他们聊聊。”

海上的生活,枯燥而乏味,和别的海船一样,田园号上,也有一个小吧台,不当值的人,大都会去喝两杯,天南地北的吹吹牛,放松一下。

“你少喝diǎn,别掉到海里淹死了。”

慕容雪菲休息,并不全是睡觉,安静的修炼,温养法宝,品味炼器等等,也可以算是休息。

……

“哦,凤先生好一diǎn了!慕容小姐怎么没一起上来坐坐,我带有特制的药丸,对晕船效果还不错,慧娟,给慕容小姐送两粒下去。”

田园号所谓的酒吧,不过是几个喜欢玩乐器的船员凑在一起,拼几张桌子,给大家一个喝酒打屁的氛围,当然,适当的小赌怡情,肯定是少不了的。

月白风清的夜晚,船员自然不愿意挤在狭窄的船舱之中,都在甲板上坐着。郑晓江和乌彬、齐伯雄坐在一张桌子边上,正在热热闹闹的説着什么,看见凤如山一个人上来,懒洋洋的出声招呼道。

郑晓江看上去也只有二十来岁的年纪,面如冠玉,剑眉星目,身穿一件白袍,看上去甚为潇洒倜傥,但眉宇之间,看似自然的散出一股极其尊贵的气息,似乎将别人都视为无物一般。

“不用麻烦马小姐了,我师叔已经休息了。乌兄,齐兄,出海第一天,风平浪静,是个好兆头啊。张嫂子,一杯冰的青竹,加一份宵夜。”

凤如山对马慧娟摆摆手,径直走到桌子边坐下,向一名粗壮的妇女比划了两个手势。

其实不要凤如山比划,张嫂子看见凤如山的同时,就左手端着一杯酒,右手端着一个盘子过来了。

田园号上只有一种酒,擎天城最流行的青竹酒,当然,你可以选择要一杯还是两杯,还可以选择加不加冰,至于下酒菜,更没有挑选的余地:白天打到了什么,就由粗壮的妇女,所有的人都喊她张嫂子,她同时也是船上的厨师,做什么,当然,你可以不要,因为宵夜和晚饭,几乎没有差别。

“呵呵,是啊,好兆头。凤公子请坐。田园号老规矩,出海第一天,第一杯酒免费,宵夜也免费,大家图个热闹。”

无论擎天城里有多少烦心事,只要出了海,乌彬的心情,就会慢慢的兴奋起来,双眼中放射出一股自信的光芒,和擎天城中猥亵、卑微的小老头判若两人。

他是一名船东,自己的尊严和生活的希望,归根到底,还是完全来源于无边无际的雷海。

“凤兄弟,你别听老大忽悠你,张嫂子的宵夜,从来都是免费的,是不是啊嫂子。”

齐伯雄的话,引来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

“齐老头,你能一个手把老娘抱到床上去,我就永远给凤先生的宵夜免费,大家都做个见证。”

张嫂子的丈夫,以前也是田园号的护卫,不幸死于罡兽之口,她就一直呆在田园号上,对齐伯雄的玩笑,毫不示弱的回击过去。

深海渔船出海捕鱼,虽然尽可能的准备了大量的冰室,当然不是随便捕到的什么鱼都有留下来的价值,而这些不值钱的小鱼小虾,就是乘员饭菜,和宵夜,的主要原材料,张嫂子手艺一般,她的宵夜,大部分时间,确实是免费的,除非哪一天,她心情不好。

当然,青竹酒,是收钱的,不过几乎全是记账。

“凤先生,大商国的渔民,也赶鱼汛的吧?不知和擎天城相比,收益如何?”

深海捕鱼的寂寞,所有的海员都有切身的体会,如果是大型的船队,跟随船队还可能会有各种娱乐,但如田园号一般的散船,除了喝酒、赌博,别的娱乐,就不要想了,所有的船员对此当然也是心知肚明,因此大家在出门之前,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包括找几个相熟的青楼朋友洗洗澡什么的,现在才不过出海第一天而已,张嫂子虽然丰乳肥*臀,众人对她和齐伯雄的小玩笑

,兴趣不大,闹了一阵,也就各忙各的,各自安心喝酒、打牌,等周围安静了下来,郑晓江慢声细语的问道。

“吴越乃当世强国,擎天城是吴越重镇,天下知名,小小的大商国,如何能与擎天城相比。”

“郑晓江脑子坏掉了吗!怎么总跟我过不去。难道他怀疑我是故意来坏事的?不对,如果我有别的想法,为什么要带着师叔,这么明显的道理,郑晓江不会想不到吧。”

大商国同样位于雷海沿岸,自然也是有鱼汛的,而凤如山作为一名大商国的子爵,为什么要不远万里来到擎天城,并且和田园号合作,这件事猛一听简单,有一千种理由可以解释,但正因为理由太多,如果仔细思索,却现能站得住脚的,很少,凤如山,不愿意多谈什么狗屁大商国。

在一般人的眼里,慕容雪菲,修为低劣之极,就纯粹是一个花瓶,当事情有个轻重缓急之时,她就是一个累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