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葬妖塔 第六章 暗流涌动

2020-02-14 21:13: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葬妖塔 第六章 暗流涌动

“列队!”

一声低喝自天都城,城门口传来,一众身披金色甲胄的军士,簇拥着一辆,由四匹两两并列,形似骏马的玄兽,拉着的华贵车架,从城内涌了出来。

这一种形似骏马的玄兽,被称作云马,奔跑起来时,云马的四只马蹄上,会隐隐浮现云雾,故此取名为云马。

云马性格温顺,适合驯养,但这种玄兽在人工驯养的情况下,不易养活,驯养的过程也很有讲究,因此一匹云马,价值极高。

用四匹云马拉车,足以看出车架上所坐之人家世的显耀,而那华贵的车架,更是了得。

这种车架直接悬浮在半空中,底部并没有车轮,悬浮的设计,能够使它隔绝震动,避免不需要的摩擦阻力,其名为“踏云车”,价值连城。

“云马拉车,真奢侈……还有这车架,是那价值连城的‘踏云车’吗?”

“‘浮云车’的车架虽贵,可它最贵的地方,却不是这车架本身。”

“不是车架本身?那还能是哪?”

“这你就不懂了吧,知道这车架为什么能够浮空吗?那是因为其内装有阵石,更是用阵法将其稳固加强,并且加装修士修炼时,所用的玄石,才能供给能量,使其保持稳定。”

“这么厉害?这刘家,还真是财大气粗啊!”

……

“刘炎少爷好帅啊,要是他能看上我就好了。”

“若是看上你了,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活过一晚。”

“那我也愿意,你管得着吗?。”

“无知少女。”

“小点声,不想活了你!”

看着刘家的天骄,刘炎,路人纷纷小声的议论着,却是不敢说出任何不满的话,更不敢对刘炎指指点点。

而不少青年少女,在看到刘炎的那一刻,就像是看到地球上的大腕明星一样,高声呼喊刘炎的名字,追星一般,仿佛能让其看上一眼,都是莫大的福分,却是不敢造次丝毫。

天都城内三大天骄,第一天骄乃是方家的方延,并称为第二天骄之人,其一便是这刘家的刘炎,另一个,则是那朱家的朱妍。

方家,刘家,朱家,各个家族内培养出来的天骄,对这天都城内的三方势力而言,都是格外的金贵,平日里鲜有外出,但是他们的名号和相貌,天都城之人,却是耳熟能详,见人知人。

列队走出天都城门的这些军士,均是后天境的武者,此刻列队排开,动作整齐划一,直接是分立在铁栏索桥的两侧,手中紧握着,泛着冰冷金属色泽的长枪,伫立在各自应该站立的位置,目视前方,不动如山!

此景在前,为首的少年,依旧是面无表情,目不斜视,而当他身下的独角白马,径直走到这些军士面前之时,只见原本不动如山的军士,手中紧握的冰冷长枪,纷纷贴胸斜举,齐声道,“恭迎公子!”

很明显,这些人,便是刘家之人,而能够有如此阵仗的少年,自然是那刘家公子,刘炎!

刘炎勒住了手中的缰绳,一个身着刘家家奴仆装的男子,一下子跪倒在独角白马的马身一侧,刘炎很流畅的侧身抬腿,双脚自然的踩在这男子的背上,如下楼梯一般,踩在了地面刚刚铺起的金色地毯上,朝着那华贵的车架走去。

当刘炎刚刚走到车架前,其中一个气息沉稳,处于后天境大圆满的军士,则快速上前,弓着身体朝着刘炎的耳畔低语什么,却是小心的避开了金色的地毯。

“确定了么?”

刘炎淡淡开口,一枚灵石丢出,被那军士收入囊中。

“确定了,刘爷,这一次,尸妖动乱,这方家只要出现差错。定然再难翻身。”说完后,直接躬身走开,站在一侧。

听得此言,刘炎的身形微顿,冷笑一声,心中暗道:“方延,我刘家不仅要断了你方家的出路,还要将你等取而代之,可惜的是,你死得太早,倒是便宜你了。”

旋即踏入了这踏云车内,车架朝着刘府的方向,径直驶去。

此事,还得从昨天夜里说起。

夜,透过大雾,将整个大地笼罩,夜色笼罩下的山脉,显得有些可怖。

山脉之中,掩藏着高大密集的古木,使得那些妖兽,有了栖居之所,这里是它们的家,大地千万年的积蕴,所形成的地方。

“快开城门,沛城千里加急,红色最高级别!”

一阵惊雷之音,打破了黑夜的寂静,高耸的城门下,一名身披牛皮军铠,手持带血马鞭,头戴红色丝带的军士,将手中刻有复杂纹路的红色圆筒,高高举起。

在这没有星光,且雾色尚浓的黑夜中,隐隐泛着金光的红色圆筒,醒目无比。

“这色泽……难道是,血金封文?”

城墙上修建的光塔亮起,直接是将黑夜驱散,照亮了下方的空间,几名军士就着亮光,看清了来人的面目。

“是沛城的统军执教长官,快开城门!”

城门打开,迎来的不是和善的对待,却是两队手持长戟的军士,快步跑出城门,满脸肃杀之气,同时将手中冷冰冰的长戟,对准了来人。

“沛城千里加急,要去往天都城,向天都城求援,速速放行!”

此人再次扬声,声音铿锵有力,其内却是有掩饰不住的焦躁。不远处,一名衣着不整的城门门长,正朝着此处一边跑,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装,抖动着手中的长剑,从两队手持长戟的军士中,挤了出来,往人前一杵。

“我乃汇城城门门长刘栋,大半夜的嚷嚷什么,速速将你的急报给我确认确认,到底是不是血金封文。”

“血金封文谁敢假冒?”

方金山口中这样喊着,同时也将手中的圆筒

,重重一抛,刘栋手忙脚乱的接住了朝他飞来的圆筒,看着方金山目中露出冷笑,故意拖延了一些时间,正当方金山要暴走之时,这才将一个散发着淡淡蓝光的珠子,与这圆筒轻轻一触,珠子上顿时隐隐浮出“血金令”三个字。

这血金封文自然无人敢假冒,出自方金山的押送,更是不可能有假,刘栋不过是故意找茬而已。正当他要再找其它借口,故作拖延之时,忽然一阵疾风从这赵栋身旁吹过,他手中的圆筒已消失不见。

“刘栋,等老子回来,再跟你算账。”

红色丝带飘舞,刘金山挥起马鞭,冲进了这座宁静的城市,留下的,除了他远去的背影之外,只剩下他那寒意临人的声音,依旧不停回荡在,这些于黑夜中伫立着的军士耳边,让人生出丝丝冷意,这些人的心中,都不自觉的升腾起一个不好的念头。

难道是说,沛城出了什么大事不成?

“哼,你方家这次,都要被我刘家给压下了,你麻痹的,还跑来跟老子嚣张,滚你妈的蛋!”

刘栋看着方金山离去的身影,朝着他离去的方向,吐了一口口水,抄起脚底的金色快靴,直接扔出。

撒了气,又让人把鞋给捡了回来。

重新穿上鞋后,刘栋那双显得有些细小的眼睛,微微眯起,若不是此处无人能够阻拦这方金山,他定然要将此人留下。

刘栋略微沉吟,觉得此事蹊跷,朝着四下的亲信吩咐。

“你们几人,去那沛城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将此事上报给族内。”

……

刘家宅院内,一座阁楼上。

一个中年男子,将手中的一块散着青光的灰色石盘,缓缓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看着坐在两侧的刘家之人,沉声开口。

“沛城出现了尸妖,方家族内,有不少强者已前往镇压,你们怎么看。”

一个络腮胡嘴的大汉,昂头冲着中年男子一拱手,不以为意的朗声道:“大哥,根据刘栋录制下来的灵板影像来看,我们对现场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反正是那方家出事,我等倒不如静观其变。”

马上有人紧跟着附和,“四弟说的对,目前只是这沛城出了事,不排除是个别尸妖出现,正好让那方家的人头疼一番,我们只需加强防范即可。”

也有人认为是方家故意为之,“那方家的小儿,方延被废,这方家不可能不知道,是我刘家所为,很有可能是借此,要生事端,不得不防。”

“眼下我族最重要的事情,是刘炎取代那方延小儿,获得天极武府考核资格的事情,其它事情不论大小轻重,我觉得都可以放一放。”

“方家那边,有何动作?”

刘昊揉了揉太阳穴,方家这三个多月以来,一直没有动作,令得他心里也很是烦闷。

之前说话的人朝着身后一招手,一个黑衣人朝着他耳畔低语了几句,他才皱着眉,继续开口。

“方家老祖三个月前,因为方延小儿的事情强行出关,修为受损,如今还在闭关当中,恐怕还有些时日,才能出关。”

转过头,朝着那络腮胡嘴的大汉看去,问了一句:“四弟,方延的这件事,是你负责的,确定已将那小子的魂,给震散了?”

“二哥,你就放心吧,那方延小儿不仅魂散了,根基境界更是一落千丈,天极武府,不可能把一个彻底的废人带走,这件事我亲自操办,不会有什么意外的。我那刘炎侄儿马上就到,这一次他外出,进入玄兽山脉历练,更是有所突破,眼下之际,还是顺利取得那天极武府的考核名额,才是大事。”

“四弟说的对,方家内安排的暗子传来消息,这天极武府此次来我天都城的执事长老,名叫宋无涯,确定是在两日后的午时准时抵达,地点是在天极酒楼内,同样是停留一炷香的时间。”

“宋无涯?此人的名号未曾听说,莫不是新晋的执事长老?”

“恐怕是了。”

众人议论纷纷,坐于主位的刘昊没有再说话,众人各抒己见,不过意见却是统一的,眼下之际,刘炎成功取得考核资格,以及在考核中脱颖而出,成为天极武府学生之事,才是头等大事。

他们刘家为此,已谋划了太久,并且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这件事情不能有任何差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