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妖血沸腾第0231章黑风

2020-01-23 23:26: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妖血沸腾 第0231章 黑风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

凌凡赶忙双手合十,收回到前胸,火龙从手心里腾空而起。开始只有胳膊粗稀。在凌凡的引导下,火龙在头顶上盘旋,转眼间就变成碗口粗细,而且还在变粗越长。

嗨!凌凡大喝一声,撤去了灵力护罩,把他自己完全暴露在黑蚊子的攻击范围之内。只要这些蚊子以上前,就可能也把凌凡的皮肉吃个干净,让他和刚才那个修士一样,变成一具站着的骷髅。

但奇怪的是,这些蚊子没有一个敢上来。慑于火龙的巨大威胁,这些黑蚊子饶是威力巨大,贪婪成性,也不敢越雷池半步。

但这些黑蚊子也不好惹,不光是威力惊人,而且智力超常,懂得如何躲避灾难。火龙在此,黑蚊子不敢上前。但只要火龙一上前,黑蚊子立刻三处分散,不让火龙碰到。

“原来如此。”凌凡哼了一声,跳出圈外。回到了女孩身边。一同过来的,当然还有被凌凡完全控制住的火龙。到了女孩面前,凌凡并没有把火龙召回去,而是扭脸问月见草:“你要进黑风山谷去采药吗?”

女孩坚定的点头:“是,我必须去,我家主人病了,需要一种药,只有这里有。”

“那好。如果你非要去。那我就带你进去。”

凌凡拉住女孩的手,一同凌空而起。他的另一只手招引着火龙,让火龙在他们的身边上下翻飞。

“火龙,飞翔!”

凌凡大喝一声,那条火龙金光暴涨,耀眼的光芒让人睁不开眼睛。所谓的黑风――就是那一群黑蚊子被火龙放射出来的金光压制住根本没办法上前。

借着这个机会,凌凡拉着女孩从天空中划过,一溜烟地进入了山谷。

女孩本身的修为就不错,这种御气凌空的招数她也用过。只是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竟然运用地如此娴熟,如此霸道。她感觉自己仿佛真的是在腾云驾雾,真的是在风驰电掣。

飞了一会儿,凌凡看已经进入山谷,就落了下来。

一落地,凌凡就大口大口喘气。只感觉到一阵阵气血翻腾,心神不宁。体内的灵力也开始紊乱。必须坐下来调息打坐。把体内灵力调理好了,这才能进行下一步工作。

谷口的黑蚊子竟然都是这么难以对付,这是凌凡万万没有想到的。真不知道山谷里还有什么稀奇古怪同时又恐怖可怕的东西在等着他。也不知道到时候凭着自己的力量能不能应付得来。虽然凌凡一向乐观,但现在,他也只能是谨慎乐观。

刚才急速的飞行让月见草也有点心慌意乱,但她并没有浪费那么多灵力,一路上几乎都是凌凡在拉着她飞行。

凌凡落地后急忙打坐调息,头上满是汗水。她伸手过来,给凌凡慢慢地擦着汗。凌凡却没有感到到。

过了一会儿,凌凡睁开眼睛,脸上依旧挂着汗珠,但脸色好多了,呼吸也相比之前顺畅。

“这里就是黑风山谷里面吧?”凌凡没话找话地说了一句。

月见草说:“是啊。这里就是。哦,我得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帮忙,我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进来。我还以为来这里会很容易呢。没想到这么麻烦。”

“以前你没有来过吗?”凌凡愣了下,本以为月见草熟悉这里的地理,但听这话的意思,她没来过。

月见草不好意思地摇摇头:“没有。但我对这里的环境很了解。我的主人来过很多次。他跟我说过这里的情况。可我没有他那么高的本事,很多事情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你的主人……”

“抱歉,我不能说他的名字。”

“没关系。我也不是非要知道不可。我听到你的自言自语,你是来采药的。你的主人病了。”

一说起这个问题,月见草满眼忧伤地点了点头:“是啊。我家主人病了,需要一种药治疗他的病。只有这里有。”

“什么药?”凌凡追问了一句,他觉得这个问题女孩应该会回答。

果然,在这个问题上,女孩毫不犹豫地说出了三个字:“水莽草。”

“水莽草?”凌凡暗自摇头,这个名字他从来就没有听说过。

女孩说:“是,确切地说是水莽草的根。这种草只会生长在这里,三界之内,天上地下别的地方都没有。世界上知道这种草存在的人根本就没几个。恐怕不会超过十个吧。”

“你家的主人就是一个。看来他大有来头。”凌凡对月见草的主人越来越感兴趣,只是这个女孩不说,凌凡也不会强人所难。不说就不说吧。只要有缘,总会知道。

女孩也是善解人意的类型,看出了凌凡心中所想:“并不是我想要对你有所隐瞒,只是我家的主人不允许我暴露他的名字。如果以后有机会……”

“那以后再说吧。”凌凡站起来,他已经调息完毕,体内的灵力大致恢复。只是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在这个山谷里一切都是死气沉沉的。那轮妖异的月亮放射出来的暗红色月光,在这个山谷里显得尤其灰暗诡异。

月见草说:“前面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你……”

她想说你不必陪我,但话到嘴边又不好说出口。山谷里情况复杂,谁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凶险。有凌凡这个强援在身边当然好。这是傻子都明白的道理。可这话又怎么说出口呢。毕竟去找水莽草是自己的事情,贸然求人家不太礼貌。让人家为自己冒险,也不合适。

凌凡说:“没事。反正我的时间也多得是。要在这个神魔秘境里呆上一个月,现在刚刚第二天吧。在这里只能估计时间,反正也不分白天黑夜。看着这轮月亮,总是想睡觉。”

最后,凌凡竟然还调侃了一句。月见草笑了,说:“那……就谢谢你了。”

凌凡的那张面孔又一次板了起来:“别谢我。我也有私心。如果这里发现什么遗迹的话,兴许我能在里面找到一些宝贝。哦,你的主人说过这里有遗迹吗?”

月见草歪这头,忽闪着大眼睛想了好一会儿,才说:“没有。我的主人没说过。真希望里面有,那样对你也是一种报答啊。”

凌凡说:“算了,报答不报答我不在乎。这种事要看缘分。”

两人相互一点头,一同向前走。山谷里和山谷外不同,没有黑风,也就是那成群的黑蚊子。山谷里面弥漫着乳白色的迷雾。任你怎么驱也驱不散。而且越是往山谷里走,迷雾越浓。两人在山谷里走了好一阵,月见草都是一语不发。凌凡也不问。月见草虽然没来过,但通过她的主人也了解了这里的情况。至少比凌凡明白。到了地方,她自然会说话。

又走了一会儿,依然没有到达目的地。而且,凌凡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月见草似乎不太在意的方向,她总是低着头走路。

终于,凌凡忍不住了:“喂喂,我从刚才就想问你了。你为什么总是低着头?”

“因为不需要抬头。”月见草给出这么一个答案。有点莫名其妙。

“哦?不需要抬头,不抬头怎么看路?”

“路……”月见草指了指前方的迷雾,“好像看也没用吧。”

这点凌凡承认,他刚才运转灵力,把灵力集中在眼睛之上,试图看穿这些乳白色的迷雾。但一直没有成功。如果换做是在凡尘俗世之中,根本不需要多费力就可以看穿同样的迷雾。当然,这里不是尘世,这里是神魔秘境。

月见草指了指耳朵,说:“既然眼睛看不到,那就用耳朵吧。我看地面是为了确定我们是不是在向前走,只要确定这一点就足够了。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个水潭,走近的时候会听到水声。”

原来如此。凌凡恍然大悟。这个月见草还真是有经验,竟然能想得这么透彻,自己还担心她。也是有点多余。不仅如此,凌凡对月见草口中的那个主人也越发感兴趣。

两人又走了一段,忽然月见草停住脚步,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凌凡。

“你听……”月见草指着自己的耳朵,轻声说,“听到了吗?水声。很响的水声。”

凌凡哪能听不到,而且他还暗暗运用灵力,把灵力集中到耳朵,使得自身的听力得到极大的提高。

他确实听到了声音。但他不确定那就是水声。因为那声音持续不断的哗哗响。凌凡当然知道水声是什么样的。不管是湖边还是海边,水声都是断断续续的。比如水冲上沙滩或者堤岸,发出来的声音虽然也是哗哗的,但每个声音之间都会存在间隔。而现在听到的声音几乎是没有间隔的。

“你确定这是水声吗?”凌凡问,同时摇摇头,说:“这声音你太怪了。”

月见草说:“不是声音太怪了。是那个水潭太怪了。”

“那个水潭叫什么名字?”

“逆水寒潭。”

光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这又是一个相当诡异的地方。

几分钟之后,凌凡和月见草出现在这个所谓的“逆水寒潭”岸边。他们是顺着水生找过来的。这个水潭一眼看上去就会让人觉得怪异。宽阔无垠、烟波荡漾的潭水上,暗红色的月光的映照下,水面竟然毫无波澜,平滑得像是一面镜子。而且,这里的水几乎是透明的,看不到一点杂质。从水面上可以直接看到水底。

但是凌凡觉得奇怪。他探出身子,左看右看,猛然发现,在水中竟然没有自己的身影。不光是没有自己的,别的东西,比如岸边的石头,在水中也是没有倒影的。

“这倒是奇怪了。这里的水竟然照不出影子。”凌凡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进寒潭之中,想摸一下,亲身感受这些水。

京都儿童医院咨询电话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的电话
广州白癜风医院
济南治疗牛皮癣价格
阜阳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