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戒中山河 第三百七十六章 旧世界入口

2020-01-18 20:32: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戒中山河 第三百七十六章 旧世界入口

[第2章第2卷]

第342节第三百七十六章旧世界入口

安若容静静的看了萧云升一眼,忽然叹息説道:“也许是报应吧……这两百年来安氏闭关锁国,拒绝一切新生事物,逆世界之潮流,现在终于开始尝到苦果了……”

“闭关锁国?”萧云升目光闪动着,“这到底怎么了?”

“两百年前,我们大陆各路宗派号召起事,赶走了古冥族的人,成立了所谓的新世界……当初排外的口号是我们安氏提出来的……这些年我们安氏便如同最坚定的卫道士般,一切遵循祖制,排斥所有新生事物,拒绝交流,甚至于闭塞到本族之中通婚。”

“别的宗派很早已开始渐渐意识到了先前古冥族的正确,试着去尝试接受新生事物,我们安氏却始终以剑道为尊……事实证明,遵循祖制是错的,这也注定了我们安氏的衰落,走到现在,这份衰落已越发的明显了……”

“外人看来,我安氏驻于东域之巅,乃是庞然大物,却不知这个庞然大物已从根子里开始腐烂……我们安氏早已后继无力,年轻一辈中人才凋零,泛善可陈,不要説在整个大陆,便是在东域之中,我们安氏也处处受制于乌盟。”

“老族长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可叹族中遗老遗少太多,又有两百年前祖宗留下的那块‘祖制’大扁,这句话也许别人説得,他却万万説不得,其他遗老遗少不会説,那只能是由我们来办了……这些年我们一直都努力打破着家族中的种姓制度,积极引进着外来优秀资质之人,先前三统领她前来关外引进子弟,便是因此……明年年初又有一桩大事,光靠我们安氏本姓子弟,甚至仅仅是嫡系本族之人,是要破败无疑的。”

萧云升目光一紧,説道:“安氏危机居然这般的大吗?那我阿姐呢,她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先前三统领到底听到了什么消息,居然那般震动?”

安若容深深的説道:“便是和我刚才説的那件大事有关了,每隔四年,年初之际,我们安氏和乌盟都要争夺森林中的空清池,现在并未到年初之时,不过佩xiǎo姐实在是忍受不住心中的思念,总是固执的要去空清池中的景象……根据我们当年传下的规矩,这空清池乃是由我们安氏和乌盟轮流掌管,每四年以比试决定,现在没有到比试时间,佩xiǎo姐想要进入空清池,便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费劲千辛万苦去修复空清池旁的石壁丹文……”

“修复丹文?”萧云升目光一抖,他不由自主的捏了捏自己的右手掌,因为体内异石的缘故,他右手掌带着一股莫名其妙的修复之力,先前在关内他便因此修复好了焚天母鼎,母鼎中也是一些繁复有序的丹文,却不知那空清池旁的丹文会是怎样了。

安若容説道:“佩xiǎo姐一直固执的要去空清池看一看那奇特的景象,可惜实力不济,不仅不能修复好丹文,还被乌盟子弟使用卑鄙手段暗算了,上一次佩xiǎo姐便这样身负重伤,三统领最是疼爱佩xiǎo姐,一听佩xiǎo姐被人所伤,自然心急如焚,再无半分心思呆在关外了。”

“阿姐他被人伤了?乌盟这些王八蛋!”萧云升咬了咬牙,他总算是知道了他阿姐的那个变动了,原来是让乌盟的人给暗算了,他心中一股怒气顿时就腾了起来。

安若容轻轻叹息了一口气,説道:“是的,伤了,佩xiǎo姐贵为少族长,乃是我们安氏未来的继承人,按理伤了绝不能这样罢休,可惜根据规矩,族长老一辈是不能插手空清池的事情的,便是有天大的怒气,也不能杀上乌盟问罪,要想报仇,只能是靠年轻一辈,可叹安氏凋零如此,年轻一辈中,又有谁人能够为佩xiǎo姐讨回公道呢。”

萧云升紧紧的一咬牙,説道:“这空清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阿姐为何迫不及待的要过去,你刚才所説见一见景象,什么景象?为何阿姐这般念着?又如此的迫不及待?”

安若容深深的説道:“空清池坐落在神秘的九霄森林之中,恒古以来便存在着,空清池中的池水能够助人极大的加快修炼,对于年轻一辈的説乃是极品良药,因为这种关系,自古以来便是由年轻一辈自己解决着归属问题,谁胜了便谁占有空清池,老一辈绝不能插手。不过空清池的重要不仅如此,相比于后面的一个原因,良药之用根本算不得什么……这个事情,和你有关。”説到这里,安若容直直的看着萧云升,眼眸抖动不已。

萧云升被安若容看的心惊不已,他声音不知不觉有些嘶哑了,问道:“为什么?”

安若容深深的説道:“空清池便是走出大陆的一大通道了,两百年前,古冥族便是被我们从这里赶了出去……”

萧云升紧紧的盯着安若容,深吸了一口气,噶声问道:“我便是古冥族的人,乃是旧世界的后裔,对不对?”

安若容静静的看着萧云升良久,最后轻轻的叹息了一口气,説道:“你终究还是追寻到了这一步……没错的,你便古冥族的子弟,并且是当今天琅王的儿子,是古冥族未来继承人之一!”

“天琅王的儿子?”萧云升身躯一震,他説道:“这是真的吗?”

安若容目光悠远,説道:“其实我早该想到的,先前我们经历的那个域外空间应该便是两百年前的古战场之一了,那里埋葬的便是你的族人了,是以那黑雾唯独不敢杀你,还有妖兽之精魄也尽都归你所有……”

萧云升嘶哑着声音説道:“我怎么会是古冥族的人,怎么会是这样……”他心中苦涩,到如今,他似乎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安氏的人为什么那么痛恨他了,非要置他于死地,并且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他为“贱种”,还有当年阿姐为何会忽然变脸,一心想着杀他。

安若容説道:“一切只能説是命运弄人吧……”

萧云升捏着拳头,激动的问道:“我既然是古冥族王子,那为何又会被我父亲遗留在蛮荒大陆呢?我和安氏既是生死仇敌,为何我和佩xiǎo姐会自xiǎo安排在碧云族落中成长?后面我们为何又会被忽然拆散?我既是你们认定的贱种,你们为何不直接来取我性命,非要那般隐秘的一层层传达?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你告诉我!”

安若容忽然轻轻握住了萧云升的手臂,柔声説道:“云升,你冷静diǎn,好么?”

“你让我怎么冷静!”萧云升猛地甩开了安若容的手,却不知安若容身体十分虚弱,被他这么一甩,安若容顿时撞在了后面的门柱上,脸庞上已是一片的痛苦之色。

“啊……”安若容压抑不住的通哼了一声,她依靠在门柱上,一手紧紧捂住了灵脉处。

萧云升连忙走上前一步,咬了咬牙,説道:“你……没事吧?我刚才并非有意。”

安若容摇了摇头,轻轻的説道:“我不怪你,云升,你的痛苦……我都理解的……”

萧云升神色复杂的看着安若容,説道:“你们安氏尽都要杀我而后快,我阿姐尚且不能容我,你为何反要救我性命,为何还要对我这般好,我在你们眼中,不是最卑贱的孽种吗?”

(ps:感谢闪耀星辰再次为村长冲榜,打赏一万!感谢商二代打赏八千!)

乌马河林业局职工医院
洛阳新区人民医院
长沙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九江治疗宫颈炎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