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权国 3144 同样的等待

2019-12-04 19:10: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权国 3144 同样的等待

天阴沉沉的,似乎伸手出去,就能将空气中挤出水来,冰雹之后又是一场大雨,大量的水流从草甸汇入眼前的怒蓝河水面形成的一道道激流漩涡让耶律七夜光的秀眉紧紧拧在一起,寒地人盘踞怒蓝河上游的哑乌谷口犹如一双勒住了大半个草原水源的大手,逼着耶律王庭军不得不与寒地军在哑乌谷口与之展开争夺战,

正常情况下,耶律王庭的步兵军团足以担任这个艰巨的任务,拥有大批重型军械的耶律家步兵在中比亚地区磨炼而出的攻城战力,配合草原人对于哑乌谷口的熟悉,就算寒地人在那里布置了重兵,攻克下来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

但是随着这场暴雨倾盆而下后造成的影响就很难说了,对于拥有大批射手部队的草原人而言,雨后的草原角弓阴潮无力,而且能见度低下,湿润的空气让手中的箭头射程缩短,大大影响了射程和穿透力,草原人引以为傲的远处箭袭因为这场雨已经是废了一半,对于攻坚部队而言,被雨水淋湿的战袍和甲叶都比平日重上三分,更不用说草甸泥泞一片,人马挣扎其间,许多重型攻坚器械更是深陷在烂泥里,,耶律七夜光不得不下令部队暂时停止攻击哑乌谷口

看着谷口外黑压压一片的耶律王庭大军,巨熊山的白库贾叶的脸色也不好看,他后悔了,不是因为耶律王庭军,而是因为哑乌谷口就不是一个能够防守的地方,

暴雨侵袭的哑乌谷内,根本就是一个随时移动的土层,可怕的不是潮湿,而是最怕雨水裹挟着泥土飞卷贯入谷口内部,草原上的植被虽然茂盛,但是高大树木却并不多,而哑乌谷口作为怒蓝江水上游的发源地之一,本就是地下水异常丰富的地区,平日里还看不出来,一旦到了雨季,就算是附近放牧的草原人也不敢靠近这座据说有雷神居住的哑乌谷,哑乌在草原语里边的意思,就是雷神的意思,哑乌谷,就是雷神谷,原本白库贾叶也没往哪方面去想,但是可怕的景象将他彻底惊醒,就在凌晨时分,一阵犹如滑动天雷一般的轰隆的声音将白库贾叶从梦中惊醒,帐外面传来隐隐约约的凄厉喊声

“山崩了!快跑啊“

“怎么回事?耶律军进攻了吗?”白库贾叶从帐篷里边走出来,目光看向发出呐喊的方向,顿时就倒抽了一口冷气,雨水在哗啦啦的浇淋而下,无数的人在奔跑,各种各样的喊声。???U?8????.?U?8?XS?`COM????U?8????.?U?8XS`COM一片狼藉,就看见营地西北角的一个位置,原本是密密麻麻的军帐,现在完全被无数的泥土趟平了,原来在那里的巨熊山战士,就连人带军帐一起压盖在滚滚泥土下面,数量怕是有三四百人,活生生的就被巨大的土层与喜爱覆盖,一切阻挡的东西全部不见了

寒地人知道雪崩

,但绝对没看见过泥石流,数万寒地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刚才还是营地的地方在整体性移动,简直是太震撼了,顷刻间就被看冲泄而下的泥土全部淌平的景象,所有人的脸色都变的煞白

“都愣着做什么,立即挖土!”这一幕,刺激的白库贾叶眼睛都红了,被如此土方覆盖在上面,就跟掉进了冰窟窿一样,短时间要是不救出来,里边的人基本也就不用救了,但是他的声音还没完全落下,就感觉眼前的景象在颤抖,

注意,上面,又崩了!

凄厉的喊声,白库贾叶感到自己的头皮都麻了,这不是景象在颤抖,是整个哑乌谷口从高到底的地面在颤抖啊,白库贾叶感到自己的头顶上传来一阵阵如刚才一般的滚动声,整个人都感觉有些发蒙,原来他还对北王庭的主力在哑乌谷口如此重要的位置上,只是稍微受到重创就立即撤离感到得意,现在他明白了,哑乌谷口根本就不是一个能够坚守的防线,两侧高而中间低的地势,加上植被相当的稀少,一旦遇到大雨就是灾难

旁边的护卫猛地拉住他往后面跑,还没跑出二十多米,就听到身后一阵地面移动的轰隆声,一股扑面而来潮土气息灌入白库贾叶的鼻子,大批谷地内的土层从他的脚边迅猛向下,在雨水冲刷下,就像是被一双看不见的大手猛地推动,一道褐红色的土龙猛地一头砸下来,如果不是护卫拉的够快,白库贾叶必然已经被覆盖在下面

白库贾叶在护卫的搀扶下,从近乎埋到了自己小腿的泥土中挣扎出来,大口的喘息,算是捡了一条命,附近的其他巨熊山的战士就没那么幸运了,从白库贾叶脚边飞速而下的长达百米的泥石流将数个百人队的营地彻底淹没,看着一下完全变成土层的冲击区域,其他的寒地人都吓得直哆嗦,一名巨熊山的将领连滚带爬的从泥土中挣扎出来,看见自己的部下几乎全都被埋在土里,就像是疯了一样的用自己的手挖面前的土堆,嘴里带着哭腔喊着救人啊,快救人啊,双手满是血淋漓一片,也只是从土堆里挖出了半只伸出土面的手,四周的寒地人也没有人敢动,谁敢说,就不会有第三次泥石流滚下来,

“混蛋,‘神墓联盟太卑鄙了,肯定是知道哑乌谷口内的危险,所以才让我们来”

“什么只要坚守两天时间,依我看,这场雨明显还没到结束的时候,如果雨水一直这样的下,怕是不用两天后耶律王庭军攻破谷口,我们就已经被这些该死的泥土彻底掩埋在这片谷底了“四周一片愤然的声音,

“难道神墓联盟真的不顾寒地人的大局,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铲除异己了?”不要说其他人,就连白库贾叶都有些动摇了,怀疑神墓联盟不是想要借助耶律王庭的力量,将一直都与之抗衡的巨熊山彻底淹没在哑乌谷口吧,

神墓联盟与巨熊山不同,巨熊山是寒地本土势力土生土长出来演化出来的部落联盟,故土难离,寒地虽然生存艰难,但是一直都被巨熊山视为祖地守护,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巨熊山的部族很少会南下进入北草原,而神墓联盟则不同,自从数百年前,一队不知名的势力开始在废墟上建立势力,随后对外宣称废墟就是传说中的神之墓地,建立神墓联盟,数百年来,神墓联盟不断在寒地扩张,不仅仅吸纳原本寒地的土著,还有大批在北草原战败北逃的势力,势力增长的速度早就超过了巨熊山的土著联盟,明里暗里更是将触手深入北草原,数次驱动寒地人南下的都是神墓联盟,所以神墓联盟,深知北草原的内情的人不在少数,依照神墓联盟的情报,不可能不知道哑乌谷口的危险,这次要求自己死守哑乌谷口两天,却又不肯告诉自己是为什么,本身就是相当令人生疑,

巨熊山这次无奈南下,本来也只是抱着在北草原占据一块地盘,做为避难的依托,依照现在北草原的力量,想要驱逐巨熊山已经不可能,只要等到巨熊山立住脚跟,白库贾叶就准备派人去南方的中比亚地区和西面的帝国寻求联盟,逼着北草原接受巨熊山作为一方势力立足的局面,但是白库贾叶还是低估了寒地人对于更舒适环境的渴望

这些一代代在冰川冬海之间顽强生存的寒地人,随着南下,击败草原边防,击溃草原王庭,一场场的胜利,一次次从草原贵族哪里获得大批的财富,眼界就越来越是开阔,才知道天下如此之大,而世界竟然如此富庶繁华,作为贫瘠蛮荒代名词的北草原都能拿出如此多的财富来,那么更加富饶的中比亚地区,据说是商兴天下的猎鹰帝国,又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

巨大的财富和胜利的战果刺激着每一个寒地人,一旦打开了贪婪的大门,人心是没有餍足的,寒地人并不知道他们从草原贵族那里抢来的无数珍宝财富,其实也是草原人从中比亚地区抢来了,男儿一生,不就该使用最为锋利的武器,骑最好的战马,拥有最漂亮的女人,让敌人,让整个大陆,都在寒地人的呐喊中战栗,颤抖吗!就连白库贾叶都动摇了,所以才最终同意了寒地军朝着更加南方的地区开进,才有了哑乌谷口一举击败王庭主力的辉煌战绩,才有了神墓联盟向白库贾叶展示的,就是巨熊山内部也有大多数人狂热请战的现实

“再坚守一天,如果在崩塌,就撤”五天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想到一旦擅自撤离就会让耶律王庭军突破哑乌谷口,占据河道上游主动权速,仅仅这点,就足以可能让寒地人两月浴血的战果付之东流,白库贾叶斩钉截铁的命令传达下去,

寒地人与北草原交手也不是一次两次,数百年来,大规模的交战就有四次之多,所以对于草原军的作战习惯非常了解,草原人有在水源上游用动物尸体破坏水源的作风,而哑乌谷口作为横穿北草原怒蓝河的上游,一旦耶律王庭军采取这种战术,在这七月的炎热天气下,本就对炎热气候不适应的寒地军,怕是就要陷入不敢用水的尴尬境地,人要是不喝水,寒地军不用一个月就会被拖垮,到时候产生的惨烈后果,就连白库贾叶也不敢想,这次,寒地人可是倾巢南下的,除去战士,仅仅妇孺就有四五十万人,要是前面的战士死光了,这些人怎么办?都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也只能选择相信神墓联盟一次了,就算是给后方妇孺争取到应变的些-时间,

第二天,完成整备的耶律军开始进攻

耶律七夜光凝视着前方的战场,大战,就在这泥泞湿滑的山地之间,以最为酷烈的姿态展现开来,作为探哨的草原弓骑兵从两线朝着前方开进,战马的鼻息白气腾腾,在朝着谷口方向连续抛射了一片箭袭之后,

作为主攻的三万耶律军步兵军才缓缓开进,,整齐排列的盔甲和刺枪,就像是白茫茫天地间的一抹亮光,?8???.?U8XS`COM顺着帽檐的缝隙进去,从士兵们消瘦的下巴处流淌下来,溅落在盔甲的铁片上发出密集的滴水声,

“咯咯”

木质的车轮在泥土中艰难向前,发出一阵阵不堪重负的声音,

“投石准备”随着一声令下

三十架花了一夜时间赶制的投石器被推上战场的一线,投石器巨大的长臂杆被数人合力来下来,一颗颗圆鼓鼓的石头被填进投石篮筐内,这些石头都是实心的,专用于攻击土垒坚壁,雨水中没法使用火球,这令耶律七夜光放弃了点火焚烧整个哑乌谷口的计划

看着谷口两侧高地明显的泥土滑坡痕迹,耶律七夜光嘴角露出一抹狞笑,朝着投石器缓缓抬起手,指向哑乌谷口两侧的土山“设定目标,为谷口两侧的高地!”

“前面二十里,就是哑乌谷口”

神墓长老安泰罗消瘦而苍老的手指向前方,神色冷峻向旁边的卢谷亚佳说道“我强令全军休整半天,等的就是这场雨,哑乌谷口又被称为雷谷,是因为百余年前,东庭王庭征讨对手的一场大战中,有一战就是在哑乌谷口打的,当时哑乌谷口还只是一个名声不显的山谷,但是那一代的东庭汗王就是在这样的天气下,将敌人首领故意引入谷口,随后从高处推落泥土和滚石,将这么难缠的敌人连同其三千护卫骑兵全部埋在了这片山谷中,从此这里就被东庭汗王赐名为哑乌谷口,耶律王庭的前身是王庭相的耶律家,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典故,所以看见白库贾叶据守哑乌谷口,必然不会立即采取进攻,而是等待白库贾叶遭受谷内泥土冲击的的时候才好集中一切力量一举冲开,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当耶律王庭军全军掩上的时候,我军如果出现在其背后,整个耶律王庭军必然首尾难顾。。。。。。。”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好使吗
宝宝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金振口服液作用
小孩不消化家里备什么药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