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六道共主 475章 万丈深潭

2019-12-02 16:16: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六道共主 475章 万丈深潭

这种无休止的追杀,让云飞彻底的认识到了生命的脆弱,在他逃亡的路上,也遇到过许多灵修者,而那些人往往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便被后面追杀而至的腐尸撕成碎片。

到最后,云飞不得不另选一条逃亡的路线,这样一来,速度无疑受到了影响,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鲜血淋漓,完全变成了一个血人。

追杀不知持续多久,至少远渡了百万里,却依旧未能逃出这片巨大的坟地,而且,也许因为腐尸的感知力较强,在云飞到来之前,它们从坟墓中爬出,加入了追杀的行列。

此刻的葬阳草不再是天才地宝,而是夺命的毒药。

云飞被追杀的筋疲力尽,口干舌燥,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不知吞服了多少枚聚灵丹,甚至还吞服了几枚五品的灵丹,饶是如此,那种力竭感还是让他感到头脑发胀,眩晕无比。

他只能紧咬舌尖,保持着清醒,奋力的逃亡。

既然腐尸紧追不舍,他将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不再幻想着将葬阳草交出去,反而在坟墓的世界中四处躲藏,将一株株葬阳草收进了小世界,收获不小,被他疯狂收走了十多株。

在外界,一株葬阳草就足以引起大灵天境强者的对决,更何况是十多株,足以引发一场大地震,整个苍龙大陆说不定都会对他战开追杀。

在这场追逐的逃亡中,云飞甚至看到了一株开花的葬阳草,眼珠子都快冒出来了,可惜,他最后不得不放弃,因为,他还没有邻近葬阳草,便嗅到了死亡的气息,让他汗毛站立。

而那株盛开鲜花的葬阳草,生长在一座坟茔上,那座坟墓比四周的其他坟墓都要高出许多倍,像一座山岳一般,横陈在苍穹之间,连天接地。

就连追杀他的那些漫天遍野的腐尸,也都面露畏惧之色,千疮百孔的身体颤抖不已,纷纷跪倒在地,顶礼膜拜起来。

这对一直逃亡的云飞而言,无疑是一大福音,他趁机恢复体力,治疗身上的创伤。

一追一逃,转瞬间半个月的光景悄然流逝,云飞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受了多少次伤,每一次都让他心跳加速,肉身几近解体。

“这群腐尸并没有灵智,却又极其记仇,这是何故?”

躺在一处狭窄的山洞中,云飞喘着粗气,不停的往口中塞灵丹妙药,治疗伤势的同时恢复体力与精力。

无论他怎么改变路线,那些腐尸都会紧随其后,并且不时的发出攻击,并没有分散堵截,这也是他得以逃窜半月之久的原因所在,也是他判断出腐尸没有灵智的原因。可这些腐尸并没有因为远离他们的居住之所而罢休,停止追杀,即便是带着他们进入其他腐尸的地盘,也没有引发大规模的冲突,这一点,让云飞十分不解。

没有灵智却又极其的记仇,这种腐尸简直不能度量。

“嗷吼…”

似人非兽的吼叫震得巨石滚落,同时也打断了云飞的思绪,不得已再次踏上了亡命奔逃的道路。

他很反感这种无力感,可却又无能奈何,他胸中憋着一口气,若有一日强大,必将再临此地,将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尽数的荡除人间。

这个念头也只是想想罢了,不说他到时有没有那个实力,即便是有,远古战场什么时候再次开启还是未知之数,他的愿望注定无法实现。

“哗啦啦…”

流水声声,云飞连忙施放出神识笼罩向前方,只见绝壁之巅,一条瀑布悬挂其上,浪花奔涌,犹如银河落九天,直垂入山下的河流中,‘轰隆’作响。

“拼了!”

来到悬崖峭壁,看着万丈悬崖下面的深潭,云飞不仅倒抽了口冷气,这么高的悬崖,就算他是能够凌空飞度,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全身而退,更何况,他现在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更加没有把握。

深潭浪花翻滚,一股股黑色的洪流向着远处急涌,整条河流都漆黑如墨,甚至连神识都被反弹了回来,让人难以察觉暗藏的危险。

富贵险中求,绝境之处未免没有一线生机。

想到此处,云飞不再有丝毫的犹豫,犹如一支离弦之箭,笔直的朝着山下飞射而去,他不得不这样做,因为,那群密密麻麻的腐尸又一次逼近。

就在云飞投身入崖瞬间,骨刀横扫而过,将小半个山头都削平了,数十万斤的山头从万丈悬崖上滚落而下。

这并不是说那些腐尸有意所为,只不过是他们心中的仇恨,驱使他们要将那个偷走他们葬阳草的家伙杀死而已。

这也是无巧不成书,山头滚落,不偏不倚的砸向了云飞。

当看到一个庞大的阴影将自己笼罩,又听到山石滚落的巨响,即便不动用神识,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小脸当即就绿了。

“砰!”

毫不犹豫,反身轰击,爆发出惊天巨响,在山谷间回荡不休,震耳欲聋。

小山头不下数十万斤,加上悬崖峭壁的地势,力量足以堪比整座百丈高的巨山,这样的力道,就算是云飞肉身再强,此时也遭受到了史无前例的的重创。

“噗嗤…”

小山头被他一拳轰碎了小半,可那高强度的落差,这块巨石不亚于天际流星,速度之快,让人难以做出任何反应。

他能在小山头落下,并将其轰碎一小半,已是极限,没有丝毫的意外,剩下的半截山头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胸口,当即便让他口喷鲜血,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向着深潭之中落去。

“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意识陷入黑暗之前,他无奈的嘲讽一笑,那半截小山头的力道足以碾压大灵天境之下的任何高手。

“嗷吼…”

“嗷呜…”

大群的腐尸滞留在悬崖峭壁之上,发出阵阵不甘的咆哮声,可却没有一只腐尸冒险跳下,似是在哪漆黑如墨的深潭中,有让它们忌惮的存在一般,眼中的绿炎疯狂的闪烁着。

“呜呕…”

一道低沉的吼叫声由远及近,传进每一只腐尸的耳中,大群腐尸顿时便变得安定了下来,眼神中有着不舍,不甘。

可那道声音的主人让它们感到更为可怕似得,在短暂的停留后,犹如一道黑色的洪流,呆着腐臭的气息迅速远遁而去。

“好冷!”

落入深潭中的瞬间,尚残留的一丝清醒,让他感受到无边的黑暗向他袭来,要将他拉进无尽的地域一般。

落入深潭中的云飞,骨裂筋断,胸膛更是塌陷进去了一个大坑,胸骨断裂了十多根,不仅如此,潭中的寒气将他包裹,冻成了一块黑色的冰雕,向着潭底深入沉落。

葬灵冢边缘,七彩光罩前。

沐天心三女和包贵一行四人愁眉深锁,他们在这里已经等了三天,丝毫未见到云飞的踪迹。

“包贵兄弟,你确定将汇合的位置告知了云飞师弟吗?”沐天心一脸愁容,好看的一字眉舒展又皱起。

“沐姑娘,这已经是第三十六遍了,我确信云飞兄弟听到了我的传音。”包贵一脸的苦笑,这三天来,他不断重复着这句答案,而且,每一次都加上沐天心问的次数。

在云飞被腐尸追杀,他们追赶之际,匆忙中,包贵传音给云飞,若是甩开腐尸的追杀,可到正东方向汇合。

若是云飞早就摆脱掉腐尸的追杀,即便方向有所偏差,以他沿途留下的阵法符文,他也应该早就感知到了,如今,距离他们约定的三日之期将要过去,包括他在内,都显得焦急起来。

“但愿你没出什么意外才好!”

包贵心语,他不敢说出口,那样的话,只会招来三女的白眼,得不偿失。

见三女没有要走的意思,包贵无奈的苦笑着摇了摇头,走到一边的岩石上盘坐了下来,这里已经是葬灵冢的边缘,只有七彩光罩祥和的光芒,并没有阴气阵阵,残魂横飞的景象。

这一等便是十天,期间不时有灵修者穿过了葬灵冢,走出了这片让人心生噩梦的地域,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命运使然,在第十天到来时,他们四人遇到了江氏兄妹。

当江寒楼听闻云飞被腐尸追杀,至今杳无音讯时,他居然皱了皱眉头

“包贵兄弟,你说当时云飞兄弟拿了着一柄剑身纹有神龙飞舞的古剑,此言可真?”

江寒楼神色凝重而又有几分喜意,他在听道包贵描述那把古剑后,对云飞的下落变得很是热心,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就连他身边的江翠燕先是惊愕而后是一脸的惊喜。

“江兄为什么听到古剑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包贵诧异,随口问道,他们兄妹二人的反应很容易会引起他人的怀疑,就连沐天心三女也都望了过来。

直到这时,江氏兄妹才察觉到了失态,尴尬的一笑,连忙解释道:“在下从小就喜欢收集神兵利器,如今,听闻一柄古剑就能震退远古腐尸,一时好奇,诸位不要误会才是。”

也许为了打消四人心头的疑虑,同时也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说话间,江寒楼一连拿出了十多柄兵器,形状各异,有的形似药杵,有的形似弯刀,且每一把都寒光森森,寒气逼人,不需要仔细的检查,看一眼便知道,这些兵器都非凡物,甚至很有可能是灵器。

温州癫痫病医院
杭州市萧山区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保定市传染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