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都市之我为宗师第二章坠湖

2020-01-24 16:44: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二章 坠湖

七个人散发出猛兽般的气息,而王青帘被七人围困在中央,此时就像是被关在笼子中的野兽,准备做最后无谓的挣扎。

“困兽之斗,王青帘,你今日必死。”

左侧一人阴狠开口,他一只拳头朝后缓缓拉开,做出一个格斗的架势,而于此同时,右脚朝前微踏出一步,他的肌肉在颤动,这是肉眼可见的,并非是惧怕,而是有条例次序的,如同心脏的震动一般。

王青帘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气血能放不能收,外强中干。”

“用你来评论?!”

那人冷眼看着王青帘,开口来:“呵,你王青帘是武学宗师,我等不过是一介微末散流,但各人有各人练法,你也不是我们师傅,算个什么东西!”

他这话满是嘲弄和怒火,当然他也真的不想和王青帘多说话,且神色之中似隐隐有些忌惮。

王青帘笑起来:“我可当不得武学宗师的称呼,似我这点三脚猫的微末功夫,若在我师傅手里是走不出十招的。”

说罢脸色猛地冷了下来:“我打败你们师傅,踢了你们的馆,是坏了你们在行当里的名声?不,你们技不如人,干这行的总有这么一天,再过百年也不会变!”

“就凭这点微末的散流武招也想杀我,我看你们是想的太多!”

王青帘冷笑起来:“就你们这种心性身手也配练拳?”

他话音刚落,那七人突然同时出手,正如猎豹突起,各自施展拳脚打向王青帘。

话不投机半句多,连招呼也欠奉,王青帘踢了他们的馆子,扫了他们的颜面,还撂下话去,让他们师傅再练个十年八载再出山,直至将他们师傅气的吐血,双方早已成死敌,一方废一方,此事方可了去,否则日后他们柳山武馆再难于行当中立足。

王青帘手掌一抖,如毒蛇吐芯,刹那捉住一人的手腕,腕抖猛然一折,那人顿时惨嚎一声,双目泛白,忽然又吐出一口大血,却是腰部又被重击,只是瞬间便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王青帘一拳把另一人打的口齿歪斜,同时嘲笑:“古有话说,太极十年不出门,八极一年打死人,然而就你们这种拳头,也配叫八极?”

柳山武馆打着的是八极拳的招牌,号称贺氏八级。

一击肘拐打在一人的太阳穴上,那青年人顿时两眼一翻,连惨叫都没发出,直接倒在地上,而边上一人顿时惊呼出来,连忙把那倒下青年拽起,一摸鼻子,却是面色又红又白,此时又听王青帘的话响起:“我这一下没带上劲,不然他刚刚就已经死了!”

只见他双拳一开,化掌朝前一送,这一下震的结实,之前那被王青帘点评不行的人,被这一送砸在脑门,当场便昏了过去。

“老猿拜圣!”

一人惊呼,这是之前击败他们师傅的拳法,此时他看看边上,还有一人。

“打的好!”

孙长宁下意识开口,那拳头出去,其力刚猛无铸,让他心中猛然一荡,却是有些热血沸腾起来。

然而孙长宁的思考突然停止了,在这一刻,一只手突然把他捉了起来!

“王青帘!你再动手试一试!”

之前那名衣衫复古的年轻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起来,来到了孙长宁身后,那胳膊猛然勒住孙长宁的脖颈,这人冷笑着,对王青帘开口:“把你的拳头放下去。”

王青帘抬起头来,看着这年轻人,已经眯起了眼睛,缓缓开口:“你用人质来威胁我?怕不是电视剧看多了。”

这青年人目光冰冷,嘴角咳血,笑起来:“道家不是讲究慈悲吗!你要是再动手,我就把这小子给推到湖里去。”

“这么大个相思湖,淹死个把人,也是正常对吧。”

听到这人说的话,孙长宁脸都白了,但脖颈被勒死,已经喘不过气来,双眼开始泛白,意识开始模糊。

王青帘盯着这青年人,忽然笑起来:“讲慈悲,那是佛!”

而后身子一转,猛然一拳砸向之前倒在地上的一人。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

王青帘冰冷无情的话与他拳头同时落下,同时一声惨叫声响起,这青年人顿时大骂一声,狠狠一拳砸在孙长宁胸口,孙长宁咳出一口大血,身子直接倒栽出去,坠入湖中。

接下来的事情就朦朦胧胧,岸边似乎响起了枪声,而孙长宁的意识逐渐远去,身躯朝湖底不断沉下去,也不知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隐隐约约,自己的魂魄似乎离体,又见到一片金光,慢慢遮蔽了他的所有视野。

“好....刺眼.....。

一条金色鲤鱼在身前游动,遮住孙长宁的视野。

隐隐约约间,似乎响起一位年轻人的笑声,似庄周梦蝶,神游大千,不知是虚幻还是真实。

“四十年修真学道,金鱼要换金丹......”

................

孙长宁张开口,忽然吐出一阵水花,两只眼睛猛然睁开,却发现自己已经瘫坐在湖畔。

“醒过来了?”

王青帘的脸孔出现在孙长宁眼前,他的一只手从孙长宁的胸口上移开,边上全是吐出的泥沙脏物。

“咳咳!”

孙长宁吐出一些水花来,只觉得肺都被抽空了一样。

“缓缓呼吸,不要急躁,心脏还没有完全恢复。”

王青帘开口:“我已经报警了,J市圆明屈长安街相思湖畔有七个社会青年打架斗殴,警车很快就来,到时候把你送去医院住两天。”

他摸了摸头:“诶,幸亏我手艺到位,这一番急救成功的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了,真的,我都佩服我自己.......”

孙长宁迷迷糊糊,再看王青帘,这才发现他一只手垂着,好像是断了,顿时惊了一下,王青帘看了看孙长宁,摆摆手:“我自己弄得,你一会警察来了,就说是那七个家伙打的,对,我们都是受害人,其他的我不知道。”

孙长宁:“.......”

不久后,警车终于是到了,在几位民警的记录下,王青帘把所有事情都“如实道来”,然后再扯孙长宁,于是孙长宁也“如实道来”。

“好的,先把你们送去医院,等过几天,麻烦你们跟我们回去做一下笔录。”

J市圆明区派出所距离医院并不远,民警推了一下帽檐,于是两人跟几个民警上了车,先去了医院。

治疗了两天后,警局来人,孙长宁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他胸口被打了一下,但那个使拳的人只是泄愤,没有真的用力,所以孙长宁才没有什么事情。

王青帘一路巴拉巴拉,这家伙对民警们说一定要拿住“凶手”,整的几个民警耳朵都起了茧子,一再说这事情会移交,肯定会立案侦查的。

然而让孙长宁诧异的是,那两个警察对于王青帘并不是不耐烦的神色,反而时常打量,似乎王青帘是某个不常来只常听的客人一样。

王青帘见孙长宁不解,于是对他小声道:“里面有我认识的人,也是行当的。”

笔录做完后,没有多长时间两人便出来了。

这期间甚至还在警局吃了一顿,对于孙长宁来说,这里的饭倒是比学校食堂的更好吃一些,而王青帘则是连连叫唤,说这饭菜不合他的胃口。

“我和你讲,这局子里的菜还是这造型,真不好,改天让你尝尝我的手艺,那叫一个绝世......”

王青帘叽叽喳喳的开口,这让他在孙长宁心中高大上的形象瞬间坍塌了,而那位民警则是黑着脸,没过多久就把他们“请”出了局子。

两人到了大街上,王青帘走出几百米后,忽然左手朝右肩膀上一搭,而后身子骨猛然一抖,一股力量从下自上涌起,听得咔嚓一声,那右肩陡然回接,却是把脱臼的地方直接接好了!

孙长宁愣愣的看着王青帘拆卸纱布石膏,而后者却是哼起小曲,浑不在意的状态。

“你看我干吗,满脸都写着卧槽两个字哦。”

我看你干吗?我看你干吗!我看你是个妖怪哦!

孙长宁面色极为精彩,心中不断吐槽,而王青帘则是摇摇头:“长宁啊,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学武者必会自医,否则自己什么时候死了都不知道。”

“脱臼什么的常有的事情,我们这些人动手,文艺点是过招,好听点是比武,难听点就是打架斗殴,天天打天天打,不学点基本医术怎么活?没有三两三,谁敢上梁山啊。”

孙长宁嘀咕,又问:“你练拳几年了?”

王青帘哼哼两声:“从娘胎里开始练的,满打满算十八年,想当初我老娘还在怀我的时候天天在家看三国演义。”

看孙长宁的死鱼眼,王青帘笑道:“我学得可是道家的拳法,这是正宗的古老拳术!你别不相信嘞,当初那老道士说我天生就是打拳的料子,那放在古代早就被人拉去寻仙问道了。”

孙长宁对这种话就想呵呵,哪里有什么神仙,神仙都是厉害一点的人罢了,对着王青帘翻个白眼:“我说真的,你练了多少年?”

“诶,说十八年你不信,那你就算我练了十二年好了。”

王青帘开口:“我六岁开始在山上挑水劈柴,从山顶砍树带到山脚,又把水挑满,从山脚走到山顶,这修行我持续了十二年不曾断过......这两天不算,因为我要找人。”

孙长宁咋舌:“那如果我要练成你这样需要多久?”

听孙长宁的话,王青帘哈哈大笑起来:“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先把桩站好再说,大桩是一切武功的基本,别想着和武侠小说里一样,什么飞檐走壁凌波微步青翼蝠王,那都是扯淡,要有那么厉害的功夫,以后旅游直接连长途公交钱都省了。”

“你看我那么厉害,从SC屁颠屁颠跑过来,还不是坐高铁和公交车?”

王青帘颇为自恋的指了指自己,但对于孙长宁来说,王青帘是真的厉害,一个打七个,那七个对上普通人起码都能一个打十个,这样来讲,岂不是说王青帘一个人能打七十个?

孙长宁瞎想,又听王青帘道:“长宁啊,我问你个事.....”

“什么事?”

王青帘转过头来,看着孙长宁。

“你真的想练拳吗?”

乌鲁木齐第一人民医院分院
重庆市江津区第二人民医院
阜阳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淄博治疗早泄费用
芜湖牛皮癣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