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不败军神 第419章 程斌回国

2020-02-14 14:30: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败军神 第419章 程斌回国

天津地处要冲,有拱卫京师之责,前清时是北洋练兵衙门的所在地,如今则是国防军陆军第一师的防区。

在吴畏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之前,第一师和第四师一直是国防军中最受宠的部队。作为叶知秋在湖南起兵时的根本,这两支部队一向以装备好、战斗力强著称。

黄有为凭以横扫中原,七战七捷的一师一旅,就是这两支部队的前身。

即使是吴畏横空出世,二十八师在金水河畔大展神威的时候,这两支部队仍然被总参当作战略预备队,捏在手里不肯轻动。

毕竟在吴畏出现之前,黄有为才是共和国上下公认的军神,第一、四两个师能在他的手里成为强军,那么再多一个二十八师也没有什么值得稀奇的。

所以当吴畏在辽阳血战乃木希典的时候,突然发现兵力捉襟见肘的总参第一个反应就是把第一师摆在天津防备日军登陆,以拱卫京师。同时把第四师挡到山海关前,以阻挡突破辽阳防线后的日军进关,只能坐看东北糜烂。

实际上以当时的情况,没人能猜得到吴畏的警卫营能打出这么辉煌的战果。就算是最看好吴畏的黄有为,也只是相信吴畏能够达到有效阻击日军的战略目地,所以第四师出关的速度才慢了一拍,第十六师更是出了个大丑。

第三次中日战争当中,吴畏的陆一师第一团在朝鲜半岛西拒山县有朋,东挡乃木希典,在兵力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轻兵突袭朝鲜驻屯军指挥部,击毙朝鲜驻顿军司令乃木希典,再次立下赫赫战功。

然后陆一师转战本州,第四师与第二十八、二十九两个师围剿山县有朋的时候,却在绝对优势下被山县有朋突围。

两相对比之下,共和国上下对于第四师的战斗力就开始表示怀疑,连带着第一师也躺着中枪,很多人都觉得强军应该是打出来的,像第一和第四师这样养起来,只能变成样子货。

所以首都师建立之后,第一师就奉命移防天津,开始参照陆一师和二十八师的训练体系摸索军改的路径。

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要进行军制改革,现成放着吴畏这么一个最合适的人选,这家伙带一个连能捅俄国人的屁股,带一个营把日本第一师团揍得满地找牙,带着欠一个团的陆一师外加不满员的山地旅就能吊打日军四个师团,灭人家一个国家。

这样的练兵奇才,让他来负责军改才是最合适的。

但是偏偏这件事没有一个人提出来,就连最看好吴畏的黄有为都绝口不提,一向对吴畏爱护有加的叶知秋到了这里也立刻选择性失明,都好像没这么个人一样。

原因自然也很简单,所谓功高不赏其实都是假的。黄有为从龙之功够高吧,不是也説养老就养老去了?大家这么忌惮吴畏的只有一个原因,这家伙办事太没谱了,出道这几年,脑袋上dǐng了明晃晃的“跋扈”这两个字。

让他带一个陆一师大家都不放心,这要是成了国防军之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叶知秋好歹自己画个圈还承认,吴畏这家伙翻起脸来,谁能制得了他?

所以大家有志一同的假装看不见吴畏练兵的能力,宁可浪费时间慢慢摸索,也不给吴畏在国防军中扩大影响的机会。

不过上面的决心好下,下面办事的人就得遭罪了,第一师师长方展空就是这个具体遭罪的人。

要説起来履历来,方展空的履历也颇有可观之处,他幼年求学日本,毕业于东京士官学校,后来追随叶知秋反清,论起资历来并不在黄有为之下。

不过他在国内没有根基,所以黄有为带着湖南子弟兵转战中原的时候,他只是黄有为手下的旅长。

但是后来黄有为明升暗降去了总参,方展空这个叶知秋的嫡系就接过了第一师师长的位子,成了国防军第一强军的师长。

要説起来老方也倒霉,先接黄有为的班,后来又受命挑战吴畏的训练体系,共和国两代军神都是他的假想敌,这命苦得都能败火了。

可怜老方的年纪比黄有为还小一些,此时却已经满头白发了。

此时他站在天津码头的凛冽寒风当中,消瘦的身姿站得笔直,面对港口中林立的船桅,就像是在检阅自己的部队一样。

在他的身边,是天津市长蒋英羽,老蒋五十出头的人,年纪不算大,但是要説身板,可比不上长年从军的方展空。这个时候披着大衣还冻得老脸青白。

他一面跺着脚,一向没话找话的説道:“谢天谢地,这船可算到了。”

两个人当然不会没事找事在天津码头吹风玩,他们是在这里迎接归国的程斌一行。和他们一起的,还有政务院秘书处的处长何宦。

程斌级别在那里,在蒋英羽的地盘上岸,老蒋怎么也要来意思一下。至于何宦代表政务院来迎接副总理,也是应有之意。

但是方展空出现在这里就有一些奇怪了,他是军人,和政务院不搭边,虽然説程斌回国的行程不算什么秘密,他想知道就能知道,但是也不至于就这么巴巴的跑过来吹风。

如果换成任何一个中央大员,方展空这么做都有结党的嫌疑。但是程斌却有些不同,他是叶知秋的准女婿,方展空是叶知秋心腹

,这两个人在叶知秋这面大旗下走得近一diǎn,谁也説不出什么来。

蒋英羽身为天津市长,消息自然是灵通的,知道程斌这次回国,很可能是准备接任政务院总理,那就是自己的dǐng头上司了,自然要小心巴结。

听了蒋英羽的话,方展空板着脸没説话。何宦可没资格摆谱,拢着手説道:“程副总理搭的是大通的大客船,据説除非遇到大风浪,不然一向准diǎn。”

另外两个人自然也都是知道大通洋行背景的,蒋英羽正想説话,就听到方展空説道:“大通最近跑日本很勤快啊。”

天津港本来是海军陆战队的地盘,不过陆战队兵变后,这里就被第一师接管了,方展空想知道进口港的船舶情况,自然没什么难度。

这句话听起来似乎大有深意,所以另外两个人都有些犹豫,没有贸然接口。好在这个时候程斌搭乘的远洋客轮终于靠岸了,三个人也顾不得继续聊天,互相招呼了一声,迎了上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