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533章

2019-12-04 16:13: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533章

“市长,我有件事要求你。”沉默许久,梁婧转头看着张立行,目光深处,是正在剧烈的挣扎着的思想斗争。

“有什么事就说,和我还用客气吗,咱俩是什么关系呀。”张立行笑道,看出梁婧似乎真的心情不佳,张立行此刻也难得安分了一下。

梁婧沉默了下来,到底该不该说?和张立行说,会不会是进一步的把秦鹏乃至她自己推进火坑,又或者该抱有一丝侥幸的心理?

梁婧迷茫了,这事不应该让张立行知道,而且要死死瞒着,但是她现在竟然动摇了,刚刚兴起的想法在脑中徘徊着,并且在慢慢动摇着,时间这样一天天过着,她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李开山带着些许旁观的心理让她失望,秦鹏被纪委带走的时间越久也将会越来越不利。

梁婧知道自个现在不仅是魔怔,确切的说已经是到了病急乱投医的地步,茫然失措,大失方寸,感情能让人失去理智,梁婧彻底信了这句话。

“咦,怎么不说话了,我说你今天到底是不舒服还是有心事了。”张立行奇怪的看着梁婧。

看到梁婧脸色有些不对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张立行撇撇嘴,笑道,“有啥事就说嘛,小婧,只要我能做到,你还怕我故意推脱不是。”

“主要是我怕你为难,而且这事也不是我自己的事

。”梁婧眯着眼看着张立行,她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心情,让自己看起来正常,内心正做着矛盾挣扎的她已经慢慢倾向于做出一个冒险的决定。

“不是你的事?啧,既然不是你的事,那你愁眉苦脸的干嘛。”张立行砸吧了下嘴。

“市…市长,是我一朋友的事,跟我是十几年的老同学了,他出了点事,他老婆来找我帮忙,我也实在是不好拒绝,自个又帮不了忙,想请您帮忙吧,又怕您为难,这……这不就难以启齿了嘛。”

屋里,两个人说着话,门外,电梯在梁婧所住楼层停了下来,三名男子鱼贯而出,找寻了一下,来到梁婧那一套房子外面,确定了门牌号,彼此交换了个眼神,肯定的点了点头。

敲门声陡然响起,梁婧眉头微皱了一下,朝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个时候谁来找你。”张立行跟着往门口看了一眼,有些不满的从坐了起来。

“不知道谁来找我,按说这个点一般不会有人来家里找我才是。”梁婧摇头道,转头看了看张立行,“市长,您要不要回避一下?”

“怎么,哪个小情人来找你,还得我回避?”张立行笑了笑。

“真要是我的小情人,我可连进门都不敢让他进。”梁婧挤出一丝笑容,如果不是秦鹏被纪委带走了,这突然有人过来,她还真怕会是秦鹏来个突然袭击,想给她个惊喜。

“既然不是,那我有什么好回避的,我来关心一下下属干部,难不成还见不得人不成。”张立行不在乎的笑着,他知道自个同梁婧的关系也不是完全没有传闻,并不在意。

“市长,我这不是怕您被人看到,这才征求您的意见吗。”梁婧无奈的笑笑,见张立行拿起了桌上的一份报纸,装着一本正经的看了起来,梁婧便走去开门。

从门上的猫眼往外看了一眼,见是一个陌生的面孔,梁婧愣了一下,疑惑的打开门,没有立刻开启外面的铁门,梁婧隔着铁门打量着门外的人,“你们是?”

“梁主任,我们有点事找您。”站在门口的一个男子面带笑容的看着梁婧。

“你是哪个部门的?”梁婧愈发疑惑,但眼里并没有多少警惕,对方既然称呼她‘梁主任’,那基本上就是体制里的人,这让梁婧没往其他方面想,她并不知道在看不到的墙壁死角,另外两个男子正悄声站着。

“梁主任,您先开下门,我们领导让我过来给您送一样东西。”男子笑道,不是他不直接亮出身份,而是他们有曾经在办案的时候遇到这样一个真实的案例,还没进入要带走的干部的家里,对方在知道他们是纪委的后,直接将门给反锁上,然后躲在屋里面,跑又没地方跑,最后竟是跳楼自杀,这个案子让他们吸取了教训,尽管会做出这种选择的干部几乎是微乎其微,但让他们不得不谨慎。

男子作势伸手要从怀里摸东西,梁婧见状,也不疑有它,只有一个人,梁婧也不至于多想,将外层的铁门打开,梁婧正要看对方要拿什么东西出来,冷不丁的看到从一旁又窜出另外两人,把她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警惕的喊了一声,“你们是谁?”

“梁主任不用紧张。”起先说话的男子瞥了梁婧一眼,在怀里装着掏东西的手伸了出来,没拿什么,但手上却是拿着一本证件,在梁婧面前展开着,“市纪委。”

“市纪委?”梁婧瞳孔一缩,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梁主任,请跟我们走一趟吧。”男子神色严肃,脸上已经没有刚才的笑容。

“市纪委就能随便带人吗,要我跟你们走,总得说明是什么原因。”梁婧盯着面前的几人,也有意提高了嗓门,眼里闪过一丝慌乱。

“梁主任跟我们走了就知道,您是市政府办主任,要是没有原因,我们也不敢找您不是。”男子同梁婧对视着,梁婧眼里的慌乱都看在他眼里。

“你们不说,我就不走。”梁婧往后退着,作为女性干部,此时此刻她反倒是能撒泼。

“梁主任,您也是一名领导干部,还希望您配合,我们不希望用强。”男子看着对方,神色冷冽。

“谁给你们的权力来抓人?”张立行背着双手走过来,刚才的话他都听到了,看着面前几个纪委的人,紧绷着一张脸的张立行,脸色难看。

“张……张市长。”男子看到张立行时,眼里有些震惊,同另外两个同伴对视了一眼,三人都有一瞬间的失神,他们可没想到张立行会在梁婧的家里,这是事先没有料到的,刚刚负责跟梁婧的人只说梁婧独自一人回家了,却是没说张立行在梁婧这里,很显然,这中间有人疏忽大意了。

“梁婧同志是市政府办主任,是处级干部,你们纪委想抓就能随便抓吗。”张立行再次出声,质问着几人,自认为在望山市能够只手遮天的他,压根没有将几个纪委的小办案人员放在眼里,别说只是几个办案人员,就算是纪委副书记廖忠源在这里,他同样敢指着对方鼻子骂,也就纪委书记张万正才能让他有所忌惮,张万正是从省纪委空降下来的,大家又同是市委常委,张立行多少会有些忌讳。

“张市长,这是上级的指示。”为首的男子低着头,硬着头皮回答着张立行的话,张立行是市里的主要领导,他这种小人物面对对方根本没有一点底气,至于梁婧,也是因为来自张万正的指示,否则借他们俩胆子也不敢来。

“谁的指示?谁让你们来抓人了?简直是乱弹琴,你们纪委的人就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成天就知道瞎折腾。”张立行伸手点着几个纪委的人,怒斥道。

气氛沉默着,几个纪委的人都低着头没说话,张立行的训斥让他们不敢反驳什么。

“都给我滚。”张立行见几个人不吭声,低声斥了一句。

“张市长,这是上级的指示。”说话的男子再次重复了一遍。

“谁的指示?”张立行冷着脸,心里已经猜到这基本上是来自于张万正的指示,除了张万正,市纪委也没人还能做得了这种决定,但此时的他,维护梁婧的心思甚为坚决,也完全表现出了自己张狂的一面。

“是我们张书记的指示。”男子抬起头,看了张立行一眼,鼓足了勇气说道,“还请张市长不要阻碍我们执行公务。”

“你说什么?”张立行脸色阴沉下来,一个小办案人员也敢对他说这样的话,还真是反了天了,眼神阴冷,道,“有胆子再说一遍。”

“张市长,我们在执行公务,还请您不要干预。”男子抬头,迎上张立行的眼神,大着胆子道,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

“那我要是干预呢。”张立行神色阴森。

“那我们只能强行带人了。”男子眼神躲闪着,没敢看张立行的脸色,但到了这份上,骑虎难下的他,选择了坚持到底。

朝另外两名同伴看了一眼,男子使了下眼神,见两名同伴也都有所迟疑,男子能理解彼此心里的畏惧,就连他自个都没想到会强硬的跟一个市领导对峙,尽管他此刻心虚得很。

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另外两名纪委的工作人员走上前,注视着梁婧,眼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梁婧是女的,他们不想真的动手,希望对方能好好配合。

梁婧看着张立行,又看着纪委的人,在原地站着不动,投向张立行的眼神满是求助的神色,她不想跟纪委的人走,她知道这时候也就只有张立行能让保她。

“趁我还没真正发火,赶紧滚。”张立行脸上怒气翻腾着,骨子里的张狂让他少了些冷静和理智,最主要的是纪委这个部门的作用可大可小,完全是看领导人的手腕和魄力,更要看是否获得党委的支持,没有党委主要负责人的支持,纪委这个部门也就形同虚设罢了,而对他这个级别的领导来说,市纪委更是连放都没放在眼里,更大胆子的事他敢做出来,何况几个小人物。

此时的张立行就如同一只拦路虎拦在了几名纪委的办案人员面前,如果不能将梁婧带走,那此行的任务就是失败,但当着张立行的面将梁婧强行带走,一旦张立行阻拦,他们便无能为力。

今天这个行动的负责人就是一直在说话的男子,他是带队的,眼见张立行铁了心要当拦路虎,男子没再犹豫,他知道事情超出了他们能解决的范围,从张立行意外在这里,他就预感到今晚的行动恐怕会遇到困难,现在的结果证实了他的猜测,没有丝毫犹豫,男子拿出给张万正打了过去,这是张万正亲自抓的案子,别看他只是一名办案人员,却是拥有和张万正直接通话的特权,可以越级汇报,中间不需要再经过谁。

张立行没有想到自己没有吓退这几个普通的办案人员,当对方将递过来时,张立行脸色阴沉得快滴出血来,对方打通,叫那一声张书记时,他就知道是打给谁。

“张书记请您接下。”男子看着张立行那几乎要吃人的眼神,将头转向一旁。

张立行接过,深吸了口气,调整了下心情,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是万正同志吗。”

“立行同志,是我。”那头的张万正,声音平静,“我听办案人员说你在梁婧家里并且有所误会,这个案子还请立行同志谅解,梁婧同志涉及到我们正在办的一个案子,需要请她回来协助调查,我想立行同志应该明白纪委工作的严肃性。”

“万正同志,不知道梁主任涉嫌到什么案子?我跟她共事时间不短,对她这人还是颇为了解的,无论是个人能力还是道德品质都是绝对过关的。”张立行不动声色的回答着。

“立行同志,这关系到我们纪委正在侦办的案子,纪委办案的保密制度,立行同志应该了解的。”张万正淡然笑道。

张立行脸皮抽动着,对方说到了这个程度,张立行便知道自己想再问什么的话也问不出什么来,拿着微微出神着,张立行犹豫着,他知道自己如果再拦人,等若是公开和张万正这个新来的纪委书记对立,这样做的结果,他必须深思,达到他们这个级别,讲究的是谋略,阴谋也好,阳谋也罢,但鲜少会直接撕破脸皮,将矛盾公开化。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张立行才缓缓开口,“好,我理解纪委的办案制度。”说完这句话,张立行挂掉了,将还给了那名办案人员,目光死死的盯着对方,如果不是这个小办案人员给张万正打,张立行知道自己此刻不会难堪,多少年了,他都没被人这样违逆过了,眼前这个小人物是彻底让他记住了。

东阳市妇幼保健医院怎么样
恒博医院王晓红
温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海南有哪些癫痫病专科医院
长治治疗卵巢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