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第381章

2020-01-25 04:24: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381章

市委的干部大会开完,对于南州市的整个中层以上干部来说,最关心的莫过于新任市委书记会是谁,至于葛建明,调任省纪委书记的他,仕途是往上走了一小步了,但日后对于南州是否还能保持现在的影响力,这可就让人怀疑了,调走了毕竟就是调走了,就算是在省委常委会的排序更高了又如何,新任的市委书记如果不买账,那葛建明对南州市所能施加的影响无疑也要打些折扣。

陈兴从市委回来后,便赶赴机场,原定的京城之行并没有改变,葛建明虽然调走了,但地铁项目还是得按原计划进行下去,不管新来的市委书记是谁,陈兴对这个项目都是十分热衷的。

前往机场的路上,陈兴拿起看了几条短信,都是张馨发过来的,开完演唱会的张馨,明天就要离开南州,对于昨晚因为叶程峰的事而没能和陈兴一起喝酒庆祝的张馨表示十分遗憾,希望今晚能再单独请陈兴过去。

陈兴看了下短信,随后就将放回口袋,但想了一下,还是拿出来给张馨回了一条,而后又将短信都删完。

傍晚有最后一趟从南州飞往京城的航班,陈兴是过来赶这趟航班的。

约莫两个小时的行程,陈兴一行便到了京城,随行的有陈兴的秘书黄江华,和办主任肖远庆。

公文包里,装着的是一大叠厚厚的资料,都是跟地铁项目有关的资料,由黄江华拿着。

前来接机的是南州市驻京办主任邓明,驻京办开来了两辆车子,肖远庆和黄江华坐一辆,陈兴单独坐一辆,邓明这个驻京办主任被陈兴一块叫上车子,市里一些需要跑部委的项目,陈兴要向邓明了解。

妻子张宁宁已经怀孕七八个月了,陈兴不忍心让妻子来接机,所以才会只有驻京办一行人过来。

车上简单听了邓明汇报了一些重点项目的情况,陈兴并没有时间多了解,到了驻京办后,陈兴让肖远庆和黄江华两人就住在驻京办,有事就和他联系,陈兴开走了驻京办的一辆车子,径直回到自己家里。

怀孕了快八个月,张宁宁的肚子已经很大,这时候肚子里的胎儿也早已经成形,张宁宁时常和陈兴打,每次都会聊起肚子里孩子的情况,一脸幸福。

家里,丈母娘曾云已经搬过来同妻子住在一起,方便照顾妻子,陈兴到家的时候,母女两人正坐着看电视,好像是在看某著名笑星演的小品,两人的笑声,陈兴还没进门都能听得到。

钥匙开门的声音引起了两人的注意,曾云走过来准备开门,陈兴已经先自己开门进来了,看到曾云,嘴上甜甜的喊了一声,“妈。”

“刚下飞机就赶回来吧。”曾云笑着看了陈兴一眼,“特地给你留着晚饭呢,还热着。”

“好咧,我肚子正好饿得咕咕叫了。”陈兴笑道。

还冒着热气的饭菜端上来,陈兴在自个家里也没啥好注意形象的,端着碗就狼吞虎咽,走到一旁坐着的张宁宁看得直笑,“陈兴,你吃慢点,瞧你这样,好像饿得几天没吃饭似的。”

“不是饿得几天没吃饭,是妈做的饭菜好吃,我当然得赶紧吃。”陈兴咧嘴笑道,没忘了顺口拍下丈母娘的马屁。

“陈兴,我看你当市长一段时间了,嘴巴也越来越能讲了,看来这当官还能锻炼口才哟。”曾云摇头笑道。

“妈,我说的是大实话。”陈兴笑道。

“好了,赶紧吃吧,趁热吃。”曾云笑了笑,都说女婿半个儿,她就张宁宁一个宝贝女儿,嫁给了陈兴,曾云也是将陈兴当成真正的家人一样。

“嗯,我趁热吃。”陈兴点了点头,好听话说多了,就变得虚伪了,他也没必要一直反反复复的强调。

张宁宁在一旁坐着,一只手搁在桌上,撑着下巴,看着陈兴吃饭的样子,脸上始终挂着笑意,有时候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爱人,也是一种享受。

隔了一会,张宁宁看陈兴吃得差不多了,这才笑眯眯的道,“陈兴,你这次回来京城,应该不是特地回来看我的吧。”

“谁说的,我当然是特意回来看你了。”陈兴信誓旦旦道。

“是吗?”张宁宁把最后一个字拖得老长,似笑非笑的看着陈兴,“你这个工作狂,要说回京城是单纯来看我,我才不信呢。”

“宁宁,你这话也太打击我了。”陈兴笑道,不过一碰上张宁宁那亮晶晶的眼神,陈兴想编啥话也都说不出来了,老老实实道,“这次是为了地铁项目的事来京城先摸底,当然,回来看你也是一样重要的。”

“我就说嘛。”张宁宁白了陈兴一眼,看起来状似生气的她,反而多了几分妩媚。

“地铁项目?陈兴,你们南州想要申报地铁项目?”曾云疑惑的望着陈兴,突然插话道。

“离申报还早,只是市里有这个规划,但都还停留在纸面上,我这次回京城来,就是想先摸底,看现在地铁项目还好不好批。”陈兴说道。

“怕是难,这两年对这个审批比较严,去年有十多个城市扎堆申报,真正审批通过的也就两个,有些城市虽然是省会城市,但地处中西部,其实条件根本不够,现在中央对地方在规划建设一些大项目时,盲目跟风的现象还是很重视的,这审批这一关上,比以往严格多了,财政部这边,资金也卡得很紧。”曾云说道,她在财政部工作,对这个无疑很有发言权。

“妈,有些城市是没条件也想跟风上,但我们南州是实打实的具备建设地铁的条件了。”陈兴认真道。

“南州虽然也是沿海城市,但在沿海所有省份的省会城市中,南州算是偏落后地区了吧。”曾云笑着看了陈兴一眼。

“妈,这可不可能这样比较,南州和其他沿海发达城市比起来自然是存在着一点差距,但我们也得考虑南州的经济发展速度,人口总量不是,这两年,南州发展还是很快的,你都没到过南州吧,要是去了,你就会大吃一惊了。”陈兴笑道,“我看有个别中部省份的省城在早几年都已经建地铁了,南州作为沿海省会城市,可不能让人比下去了。”

“这个咱俩在这里说再多也没用,现在的政策确实不容易批,不过没去试试也不好说,你先去摸情况也好。”曾云笑道。

“妈,我这都还没开始呢,就被你打击到信心了。”陈兴苦笑。

“你呀,我怎么没看你有半点被打击到的样子。”曾云笑着指了指陈兴,看了女儿女婿一样,“好了,难得你们小两口团聚,我也不打扰你们了,先进屋了。”

曾云说着,转身走回了卧室,留下陈兴和张宁宁两人。

“宁宁,咱们俩可都一个来月没见面了,是不是该亲热亲热了。”陈兴一见丈母娘走了,一脸坏笑的看向妻子。

“讨厌,不准乱来,要是动了胎气,看你怎么办。”张宁宁往母亲卧室看了一眼,见卧室门已经关上,这才悄悄松了口气,生怕丈夫的话被母亲给听到,脸皮子薄的她,可不习惯和丈夫在母亲面前打情骂俏。

“我只是随口说说,瞧把你急的。”陈兴笑道,绕着桌子走过来,怀孕八个月了,最好不要同房,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过两个月就要降生,陈兴平静的心情也有几分激动。

“我听听孩子的动静。”附身贴到张宁宁的肚皮上,陈兴十分专注的倾听着,不管他在外面是什么职位,什么身份,但在家里,他终归是一个还没当父亲的老小孩,陈兴偶尔也会有童真的一面。

“哟哟,孩子好像在踢我的脸颊。”陈兴眼睛睁得老大,兴奋道。

张宁宁微微笑着,她也感觉到肚里的孩子在动了,双手轻轻的放在肚皮两侧,看着丈夫高兴得如同小孩一样,张宁宁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久违的温馨感觉在屋子里弥漫着,陈兴那高兴得像小孩一样的神情亦让人没法将之跟他的市长形象重合起来。

“陈兴,这次回来多呆几天吧。”张宁宁轻声问道,语气里流露出了浓浓的眷恋。

“恩?”陈兴惊讶的抬头望了妻子一眼,这种情绪在妻子身上并不多见,也许是此时此刻这种气氛的缘故吧,陈兴心里如是想着。

“可以啊,那我就多陪你两天再回去。”陈兴点头笑道,妻子从怀孕以来,他陪在身边的时间确实也很少。

“好,那可是你说的,到时别突然接到,又火急火燎的赶回南州了。”张宁宁笑道。

“不会。”陈兴笑着摇了摇头。

两人坐着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宁宁都已经靠在陈兴身上睡着了,看到睡得一脸香甜的妻子,陈兴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轻轻的把妻子抱了起来,小心的往卧室走去。

第二日一早,陈兴吃完早饭后,便早早的出门,在同驻京办主任邓明和肖远庆、黄江华汇合后,陈兴便来到了发改委,不过车子只是停在了发改委大门口外面,陈兴并没有立刻下车进去,而是先给产业规划司司长王为林打了。

同王为林简短的交谈了几句,陈兴便挂了,转而对客串当司机的邓明道,“邓主任,到蓝晶会所去,知道在哪吗?”

“当然知道,陈市长,我这驻京办主任都当了好些个年头了,要是连一个会所在哪都不知道,那我几年算是白混了。”邓明笑道,“说句不谦虚的话,咱现在对京城的熟悉可一点都不比那些所谓的老北京差。”

“可不是嘛,仔细算算,邓主任当驻京办主任好像有八年了吧?”肖远庆笑道。

“肖主任,你记得倒是清楚。”邓明瞥了肖远庆一眼,笑着点了点头,他依稀记得自己担任驻京办主任时,肖远庆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混着,估计那时候还是个统计局股级小干部吧?这一抱上领导的大腿,这一年来蹿升比火箭还快,一下就跟他一样,都是正处级干部了,邓明心里也不得不感慨一句,跟在领导身边就是好啊。

蓝晶会所,位于京城二环内,就在一条深幽僻静的老巷子内,看起来并不起眼,门外也没有半点热闹的景象,不过陈兴也知道京城一些稍微上点档次的干部大都有自己习惯会客的场所,只是以前几次和王为林碰面,倒是没听他提过这个地方。

门外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会所,一进入里面,才知道另有一番天地,陈兴打量了一下,一点也不惊讶,京城类似于这种地方多得很。

约莫等了半小时,王为林才姗姗来迟,看到陈兴,王为林笑着道,“陈市长,不好意思,有点事耽搁了,抱歉抱歉。”

“王司长客气了,你能抽空过来,我这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陈兴笑了笑。

站在一旁的驻京办主任邓明这时候已经眼疾手快的帮王为林适时的把椅子往外挪了挪,方便王为林坐下,他这个驻京办主任最不缺的就是和京官打交道的经验,类似于像王为林这样的司局级一把手,邓明也有接触过,不过机会并不多,像王为林对陈兴的态度这么客气,王为林心知王为林并不仅仅是因为陈兴是市长,最主要的还是陈兴背后那张家的身份,若是没多那一层身份,王为林现在的态度怕是差之千里,邓明长期在京城和部委打交道,可是知道像发改委这种大部委的司局一把手,给下面上来跑关系的地市级市长吃闭门羹是常有的事,陈兴每次来见王为林,对方都很给面子,也极力帮忙,起作用的可就是陈兴身为张家女婿的那一层身份了。

“陈市长今天约我出来,可不仅仅是请我喝茶吧。”王为林坐下后,笑着看了陈兴一眼。

“我要说是,那就太虚伪了,要说不是,那就太直接了。”陈兴笑着摇头,说着话,朝身后的黄江华扫了一眼,黄江华立刻会意,将文件递到了陈兴面前的桌面上。

“我就知道陈市长有事情才会想起我。”王为林笑了笑,这话听起来有些不好听,不过王为林此刻纯粹是开玩笑说出来,倒也没让人觉得什么,但下一句,却是让陈兴愣了一下,只听王为林道,“陈市长,趁现在还能帮你一点忙,我也是能帮就尽量帮,以后想帮也帮不了多少咯。”

“哦,王司长这话是?”陈兴心里咯噔一下,疑惑的看了看王为林。

“陈市长,我就要到下面去挂职了,以后不在发改委了,能帮上陈市长可也就有限了。”王为林笑着说出缘由。

“原来是这样,看王司长的样子,应该是好事了。”陈兴若有所思,王为林是实权正厅,到下面挂职,如果去的地方或者挂职职务不好,等于是变相的‘降职’了,但看王为林心情好像不错,想来这次下调地方,应该是个不错的调动了。

“还好,调到东宁市担任市委书记。”王为林微微点了点头,他的调动已经确定,陈兴早晚也会知道,王为林也没多加隐瞒什么,对陈兴来说,这种事也很容易打听得到。

“那真是可喜可贺了,王司长,恭喜恭喜。”陈兴一听,连忙向王为林贺喜,难怪王为林心情很不错,这个调动,对王为林而言,无疑是很好的一次机会了,东宁市是也是沿海较为发达的城市,像王为林这种级别的干部下调,无疑都是属于中组部重点考察的干部,若是在地方表现好,显然是会加分的,届时王为林顺理成章的迈上副省级的那个阶梯,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陈市长,等我到东宁工作了,欢迎陈市长率经济考察团过来考察,两个城市之间,总有互助互补的地方,我欢迎你们南州市的企业家来投资。”王为林笑道。

“王司长,这话我可还想对你说呢,等王司长到东宁了,我就多带队去你们东宁招商引资了,王司长到时可得多给我们捧捧场。”陈兴笑着回应。

“好你个陈市长,这么快就打上主意了。”王为林笑着指了指陈兴,因为这次的调动,王为林这些天心情都好得很,这会无疑也是跟陈兴随意说笑,但等他到了东宁,真实情况会怎么样,那可就不好说了。

陈兴陪着王为林笑着,脸上满是笑容的他,心里却是郁闷得很,王为林还是当初通过大舅子张义帮忙引见的,难得能通过走后门的关系,在发改委认识一个实权人物,这下倒好,王为林要下调到地方了,这意味着以后想要到发改委跑项目不会像现在这么容易了,陈兴能高兴得起来才怪,不过王为林心情大好,陈兴也知道此时不是说什么扫兴话的时候,不管怎么说,认识王为林的时间不算长,对方帮他们南州争取了不少好处了,特别是南钢集团的审批,这件事,王为林是出了大力的。

王为林和陈兴聊了几句后,见陈兴没有主动说这次找他是什么事,王为林看了一眼桌上的文件夹,王为林也没主动开口,反而笑道,“陈市长,这次约你到这里来,可不是我的主意,是另有人想和你见一见。”

“是吗?”陈兴疑惑的看了王为林一眼,难怪他都没听王为林说过这个地方,不过谁会通过王为林来找他?陈兴印象中并不认识其他发改委的司局级官员了。

“陈市长,季康为司长,你应该有印象吧。”王为林笑着看了陈兴一眼,也不隐瞒,道,“康为司长早就想和陈市长见一见了,这次也正好是赶上陈市长过来找我,让我当个中间人,我也不好推辞,还望陈市长不要见怪。”

“不会,王司长说的哪里话。”陈兴连忙说道,脸上不动声色的他,心里却是有些不爽,他显然是不想和那个季康为见面,但王为林帮了他不少忙,陈兴明面上没法说啥。

季康为要见他,陈兴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跟其儿子绑架并意图强女干江枫的事有关,江枫不知道这两天江枫还在南州没有,这事所涉及到的江枫看起来只是人民一个微不足道的,但上面有人想拿这事做文章,已经牵涉到两个派系之间的争斗,陈兴根本不想插足这事,老丈人都还特地打过来告诫过他呢,陈兴又怎敢当耳边风。

“等下那个季康为过来,任凭对方说啥,又许诺什么条件,我可什么都不能答应。”陈兴暗道,心里也提高了几分警惕,王为林也许纯粹是不好驳了季康为的面子,并没明确的立场,但他却是坚决不能答应季康为任何事,姑且不说江枫还是他的朋友,就这事牵扯到两个派系,陈兴也不敢轻易涉足。

济宁骨伤医院预约挂号
南阳市中心医院
四川银屑病权威医院
河北治疗盆腔炎费用
临沂重点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