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神葬八荒 第63章:傀儡再现

2020-01-18 14:43: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葬八荒 第63章:傀儡再现

不管断云天打的什么主意,此刻的赤却是静静地坐在轮椅上,嘴角含笑。脸色虽然依旧苍白,但这刻的他,看起来却有一股异样的风骨。

不知道过了多久,众人方才接受了赤赢得比赛的事实,望着坐在轮椅上的人影,每个人的眼中都涌现一丝敬佩。身负重伤,仍旧坐在轮椅上参赛,不得不说一声服字。

斗兽场之中,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猜到开头,却没有猜到结果。哪怕是莫谷,也压根没想到,赤竟然赢的那么简单,这实在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裁判,我想要继续参加接下来的两场比赛!”赤望了一眼已经站在他眼前的裁判,突然出声道。那裁判一愣,下意识地说道:“这不太符合规定吧?”

说完之后,裁判看向玄御宗的方向,继续说道:“就算我同意,那也需要你的对手同意啊?”

“我同意了,就让这位小兄弟,参加剩下的两场比赛,谁叫小兄弟,是能者多劳呢?”断云天显然想要在接下来的两场比赛对赤做点什么,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让赤下去呢?因此在裁判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便出声道。

“既然玄御宗的宗主都同意了,那么好吧!现在……第二场比赛,现在开始!”裁判见一切都确定,当即大声宣布第二场比赛开始。裁判话音落下,赤的目光一动,想要看看自己第二场比赛的对手究竟是谁?但等了许久都不见玄御宗的人上来,赤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陡然升起了几分警惕。

“请玄御宗一方的参赛人员上场……”裁判见许久都没人上场,再次提醒了一句,但几乎在这道声音落下的同时,所有人的目光便唰地移到了玄御宗的候战区。

两道黑影,包裹在宽大的黑袍之下,一双苍白的手露在外面,看起来就像是死人的手一般,骇人无比。当赤看到这两道黑影的时候,额头上的荒珠骤然热了起来。

“这两人……怎么有种熟悉的气息?”赤心中突然间冒起了一丝寒意,双手紧了紧。这接下来的战斗,或许不会这么轻松了。

在赤的注视下,其中一人缓缓地朝比赛场地上徒步而来,伴之而来的,竟然是一片接一片的阴冷气息。就算是大白天,艳阳高照,也依旧挡不住这股阴冷。

“这家伙的气息,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赤心里咯噔一声,望着眼前站着的黑袍人,嘴角抽搐了一下。

“我叫赤,你叫什么名字!”

“嘎嘎!”

“为什么不说话?”

“嘎嘎!”

……

无论赤说什么,那黑袍人都是以嘎嘎回应,这诡异的对手,不仅赤疑惑,就连台上的莫谷都皱起了眉头。

“既然你不愿意说话,那么便开始战斗吧!”赤皱着眉头,声音也逐渐冷了下来,既然对方不愿搭理他,他也没必要客气。赤就是这样的性格,你敬我一尺,那么我敬你一丈,你若不敬我,那么我也不会给你好脸色看。

“嘎嘎,食物!”突然间,那黑袍人说出一个令所有人都毛骨悚然的字节。食物?什么食物?难道是说,想要将人当做食物,观战的人员一听到这话,立即联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

当那黑袍人说出食物的那刻,赤的眼睛顿时一亮,他终于想起来这股气息究竟是出自什么东西。凶之傀儡,只有被凶魂附体的人类,才会有这般气息,一想到这种可能性,赤的脸色骤然变得无比难看。

“凶之傀儡,玄御宗难道想冒天下之大不违,让这等邪恶物事祸害大陆吗?”赤的心中狂吼,同时升起一股暴怒。正因为他自己也拥有那力量,所以他更加明白,那力量若是不受控制,全力爆发之下究竟有多可怕。

但此时并没有留给赤过多的时间思考,因为在他眼前的黑袍人突然间怪叫了起来。与此同时,一股邪恶至极的黑雾骤然升腾而起,带着无边的死气铺天盖地的爆涌而出。

感受到这股力量,在观战台上的莫谷脸色瞬间变了,右手猛然下落,竟将他身前的一个桌子拍得粉碎,他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暴怒的话语:“断云天,你这该死千次万次的王八蛋!”

先不说莫谷是如何暴怒,此刻的参赛场地上,赤的脸色早已是一片凝重。他身下的轮椅被那邪恶黑雾所带起的阴风,吹得不断移动。两人还没有正式交锋,气氛便已经如此紧张了。

“吼!”

不知过了多久,黑袍人一声戾叫,坐在轮椅上的赤脸色一怔,浑身紧绷,望着即将出手的黑袍人,如临大敌。虽然这黑袍人的境界和蔡林相同,但两人带给赤的压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这黑袍人,当真令赤感到了一种惊心动魄的危机感。

“戾……”

黑袍人传出一声不似人的尖叫,与此同时,他那死人般的右手突然间抬了起来,一道黑光骤然掠过,径直朝着赤的身上爆射而来。这一刻,空气仿佛都被剧烈的腐蚀,赤心头大骇,连忙推动着轮椅,险之又险地避了过去。

黑袍人一击不中,似乎有点愤怒,猛然朝着赤冲了过来。与此同时,一道惊人的黑芒自他的指间酝酿,甚至都可以清晰的听到他指间周围的空气爆裂声。

见到黑袍人这般攻击,赤亡魂皆冒,想要闪开黑袍人,可由于轮椅的限制,这样的想法根本就不可能成功,千钧一发,当真是千钧一发,要是再想不出应对的办法,恐怕下一刻就要葬身在黑袍人那恐怖的指间黑芒之下。

生死危局之中,赤的头脑突然变得格外清明,望着那前冲的黑袍人,右手猛然一震,一道黑白相间的元力骤然爆射而出。黑白元力,这是赤无极属性的最原始形态,现在这个时候,也唯有无极属性的元力,才能够缓解一下黑袍人的进攻速度。

不过,这种缓解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这不,当赤想要再度攻击的时候,那黑袍人已经挣脱了他的元力,继续朝着赤爆射而来,并且这次的速度更快。

但赤的攻击并不是完全没有效果,只见那黑袍人脸上的黑袍稍稍破了些,露出了一对森光凛凛的双瞳。见到这种情况,赤的心下一喜,暗道:“终于有机会了!”

就在那黑袍人距离赤不到半米的时候,赤的血色双瞳骤然一睁,一道红芒瞬间飚射到了那黑袍人的瞳孔之中,血瞳秘术逆转瞬间发动。那凶之傀儡的眼神先是猛然一呆,旋即发生了什么事?

一种完全出乎意料的变化真实地发生在了人们的眼前,当那件事发生之后,不管是赤,还是莫谷,亦或是断云天,尽皆被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只见那黑袍人在中了赤的逆转之后,他的神情猛然一呆,而后那包裹他的黑袍竟然瞬间爆裂,露出了他那精壮的身躯。

在此之后,一道邪恶的魂魄突然间从其体内暴窜而出,想要冲入赤的身体,可突然间,赤头上那早已滚烫的荒珠骤然爆射而出,将其给灭了个干干净净。

场面变化的太快,甚至就连赤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同样是没有想到,这血瞳秘术对凶之傀儡的杀伤力竟然如此强大,仅仅是这一招,便在面对凶的时候无敌了。当然,这只是夸大的说法,真要面对那些高级的凶,恐怕还是不够。

此时此刻的参赛场地上,只留下了一名全身不着寸缕的精壮青年,以及坐在轮椅上的赤,对了,还有那已经陷入了呆滞的裁判。

过了许久,那名精壮男子地醒转,等到他发现自己竟然不着寸缕的时候,大声怪叫地跑下了台。这名青年只是被凶魂控制,现在凶魂被灭,当然恢复正常。

“裁判,可以宣布比赛结果了吧?”赤见裁判依然站在那边愣愣的,不由得提醒了一声。

“啊,哦,这场比赛,虚元宗……胜!”裁判哆嗦着说出来比赛结果,刚刚的那一幕,他到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心有余悸,那真真太恐怖了。

那邪恶的黑雾,还有那诡异的红芒,都令他的头皮发麻,他难以想象,若是那两种恐怖的攻击,有一道落在自己的身上,那会有怎样的下场。

“那么请问裁判,此次个体赛,是否是我们胜出?我们一平,一输,四胜,我想,我们不需要再比了吧?”赤瞥了一眼裁判,淡淡地说道。

此话一出,观战台上的断云天手掌猛然握拳,和莫谷一样,将眼前的桌子都给轰成了粉末。但就在此时,他突然间伸出了脚,将他身边的凶之傀儡踹了出去,正好落在了赤的身边。

那名傀儡突然间被人给踹了一下,立时暴怒,起身后,一眼便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赤,立马就把赤当做了目标,张开了他那狰狞的嘴巴,朝着赤的咽喉处咬了下去……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成医附院看病怎么样
中药可以治疗卵巢早衰吗
合肥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汕头割包皮过长的费用是多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