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革命吧女神 三百四五 抱住我的腿,求我

2019-12-04 17:53: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革命吧女神 三百四五 抱住我的腿,求我

米尔德恩岛,米尔德恩家族基业所在,原本只是海面之下的礁盘,经过千年鬼斧神工的雕琢,已经发展成一座面积数十平方公里的大岛。

岛中心的白塔高耸入云,展开层层如羽翼般的裙堡,一侧包裹着工坊和城町,一侧向海中伸展出若干条长堤。

一条长堤的尽头拓出宽广平台,数百人群聚于此,庆贺米尔德恩位面开拓又获得重大成就,同时也庆贺米尔德恩族长培罗的寿辰。

风暴群岛的魔法师家族,要够得上“大”这个标准,有若干项指标。

有多少年历史,有几个传奇,获得了多少项法术专利,工坊规模多大这些是基础性的。是否在白银城建塔,在至高议会是否有议员席位等指标是硬性的。而完成几个位面的开拓,算是最硬的指标之一。

所谓“完成开拓”,并不是对某个外层位面做了详尽勘探,或者建起了矿场、采集站等资源开发设施。而是锚定了外层位面后,将空间缝隙改造成永久性的空间通道,再开启膜化进程。直至次位面膜彻底包裹整个外层位面,化作风暴群岛的附属半位面。

直白的说,就是把某个外层位面变成自家的后花园。

当然这个位面不可能是完整的,只是一些碎片。即便如此,最小的碎片也远远超越了一座山的体量。

这可是个大工程,所有环节往往以几十年甚至几百年计,耗费的资源更是天文数字。

最后的“膜化”环节因为涉及到次位面膜的变动,每年只有寥寥几个固定指标,由至高议会操作次位面膜进行配合。这些指标不是光靠金蒲耳拿到的,还得进行各种关系运作,拿到的指标也都是几年甚至十几年后的。

因为“膜化”环节的成本太高昂,各个家族要开拓的位面碎片都经过了深思熟虑和精挑细选,预计会带来远超投入的回报才确定下来的。

那些太大的,太小的,或者价值不足的外层位面,就只能通过其他方式进行控制。从占据位面缝隙入口到建造永久空间通道,手段不一而足,当然这就无法确保稳固的所有权。

加兹瑞恩家族继承主家的浮空水晶位面,就因为太大,次位面膜无法进行膜化,只能控制住位面缝隙入口。

所以是否开拓了位面,开拓了几个位面,很直观的体现了魔法师家族的力量。

米尔德恩家族开拓的这个外层位面,是土元素位面剥落的一块碎片,蕴藏有丰富土元素资源。这也是米尔德恩家族第五个开启膜化环节的位面,完成之后,在风暴群岛大家族中的排名就能更进一阶。

特意把开启膜化的时间跟生日放在一起,这差不多是所有家族的惯例了。而这个十年前拿到的指标,时间又恰恰赶在至高议会重组会议之前,无疑会显著提升米尔德恩家族的声望。

特蕾希娅女王特使,李奇-普雷尔公爵的出席,让庆典更添光彩。这个人在风暴群岛的知名度已经超过了女王,虽然对魔法师上层来说,这个知名度等同于头痛度。

平台中心,培罗和李奇一人捏着一角,在礼号声中同时揭开幕布。

幕布下是一座真人尺寸的小男孩雕像,秘银质地,闪瞎人眼。雕像据说是以六岁的培罗为蓝本,某个部位的艺术加工让宾客们吃吃低笑。

阳光投射在雕像上,平台靠海一面,一扇光门开启,渐渐拓宽,直至隔断整个平台。光门里是一望无垠的岩石平原,依稀能看到扬起的沙尘,那是土元素生物在活动。

光门边缘翻腾着虚化的光雾,次位面膜正向这块位面延伸,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五到十年后,这块位面碎片就会被次位面膜包裹,变成风暴群岛的附属半位面。

热烈的掌声响起,培罗笑容可掬的向宾客们挥手回应,李奇在旁边也鼓掌庆贺。

“公爵,本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我却一点也不快乐”,培罗笑着说,看起来就是在跟李奇聊天:“原本我以为,我们之间会发展出超于友谊之上的美好关系,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

自从李奇在拍卖会上扔出了小男孩,他跟培罗就已经形同陌路了,相互间再没见过面。李奇还住在米尔德恩公馆,照原计划出席庆典,两人在宾客面前仍然亲密无间,不过是最后一层没有撕破的脸皮。

李奇也笑着回应:“我也以为,族长能审时度势,顺应潮流,把我带来的道路视为未来的正确方向,而不是仅仅用来装饰门面的涂料。”

跟培罗翻脸并不是一开始的计划,他也希望争取到培罗积极加入女王派,但这不是首要目标。丢小男孩震慑魔法师是既定方针,不因此而改变,培罗注定要被坑这一把。

既然培罗不能看清形势,他也不再做无谓的努力,直接干掉了事。

不过在此时刻,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他还是多说了一句:“风暴群岛最终是要开放的,魔法师最终是要融入世界的,越早做出选择越早获益啊。你看佐尔德,现在已经是伯爵了。”

“佐尔德,呵呵……”

培罗冷笑:“女王的看门狗,以及公爵的打手吗?我没选择他作为家族继承人果然是明智的,魔法师的根本是风暴群岛,忘记根本的人,注定会受到惩罚的。”

“魔法师不是凡人,魔法师要跟凡人保持距离,才能永享荣光。就算是你的女王,也别想把魔法师当作臣属和部下驱使。等你的女王踏上紫山,把忠诚之剑搁在红袍白袍脖子上的时候

,再来跟魔法师谈如何分享世界的事情吧。”

李奇默然,心说朽木不可雕也,我已经尽力了。

培罗面上的骑墙,来自骨子里的傲慢,魔法师俯视凡人的傲慢。倒向迩香也不是因为利益,而是维护这样的傲慢。

“对了,以前魔法师开拓位面还有一个仪式,但因为太浪费,后来大家取消了这个仪式。今天我不太高兴,决定恢复这样的仪式。”

培罗温和的笑着,嘴角却扯起了诡异的弧度,说的话也让李奇摸不着头脑:“公爵阁下不愧是爱神的教宗,为了凡人的福祉,不惜得罪整个风暴群岛,对身边的人也满怀仁慈和爱怜。”

他举起左手,摩挲着食指上的一枚戒指:“哪怕是跟自己无关的人,哪怕是别人家族里的奴隶,也满怀怜悯,甚至不惜继续得罪我,那仅仅只是个奴隶啊……”

李奇眼瞳紧缩,乔茜!?

昨天她已经去了佐尔德那里,佐尔德把她藏在一处安全屋里,绝对可以屏蔽灵魂契约的探测。半精灵女仆黛比确实找过他查问,他又推到李奇这边,但黛比并没来找李奇,还以为他们暂时放下了这事。

培罗对着戒指,和蔼的道:“乔茜,我知道你听得到,响应我的呼唤,回到我身边。只要你打普雷尔公爵一记耳光,之前的事情我就一笔勾销。你可以继续修行魔法,获得必要的资源。”

李奇暗抽了口凉气,真是低估了魔法师控制奴隶的手段。即便灵魂契约探测不到,却还有办法对乔茜发送信息。

乔茜,希望你做出正确的选择……

培罗说完,手指一点,空气中荡开莹莹蓝光。

几秒之后,双马尾黑发少女的身影穿透蓝光,出现在两人身边。

乔茜惊喜的道:“老、老爷!?您说的是真的吗?”

远处芬恩失声叫道:“乔茜!”

李奇也在心中叫了一声,暗自叹息。

培罗慈祥的说:“当然是真的,不过还要看公爵是不是真的足够喜欢你,足够怜悯你,愿意挨你一耳光。”

乔茜一出现就看到了李奇,但没敢跟他对视,此时得了保证,转向他怯怯的,却满怀期待的道:“公爵,您……您是好人,您能再帮我一次吗?”

芬恩喊道:“乔茜,你想干什么!?”

喊的时候,他和波比等人同时作势,要冲过来护卫。

李奇举手竖掌,阻止了他们。

“一个耳光换来一个人的美好未来,这笔交易很划算,希望族长言而有信。”

他转向乔茜,点头道:“来吧……”

如果乔茜不是塑能系魔法师而是刺客,也没有之前求助的事情,李奇也不会冒这样的险。

现在他确定培罗只是想折辱他,乔茜虽然做了错误的选择,但只是牺牲点颜面,就有机会为她争取到时间,李奇真心觉得值,反正培罗也时辰不多了。

唯一头痛的是,等会梅奈苏斯和海瑟薇的人发难时,他还得想办法保住乔茜,不让这一耳光,连带之前的所有努力都付诸流水。

“对、对不起,公爵!您真的是好人!”

乔茜说着,却没迟疑,挥手给了李奇一记耳光。力道并不重,但啪的一声脆响,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宾客们发出讶异的低呼,培罗得意的笑道:“哈哈……李奇,李奇啊李奇,这是你该得的!”

老迈传奇再深深长叹:“但这不够,还不够……”

他手上蓝光闪烁,出现一个卷轴,散发着迷蒙的幽光。

“这是乔茜的灵魂契约,如果我把它毁掉,乔茜会怎么样呢?”

听到这话,乔茜眼瞳扩散,脸颊瞬间青白,呻吟道:“老……老爷?”

培罗继续道:“既然你这么喜欢她,不惜颜面都要保护她,就继续证明给我看。”

老头脸上的皱纹层层抖动,豆大的浑浊眼瞳里迸射出热烈的光芒,就听他说:“抱住我的腿,求我,我就解除乔茜的灵魂契约。”

李奇剑眉倒竖:“培罗,你脑子还清醒吗?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让奴隶当众打他这个女王特使的耳光,已经是绝大的侮辱了,看那些宾客一脸出了大事的模样就很清楚。

现在居然得寸进尺,不得不怀疑这家伙脑子已经出了问题。

当然,李奇说话的时候也很心虚,毕竟他已经给培罗安排了后事。

“李奇,我并没有强迫你,你完全可以不理会这个小小的奴隶”,培罗无辜的道:“至于我们之间的关系,还能更坏吗?你还想要薇姬?这也是唯一的机会。”

乔茜站在一边,脸上凝固着恐惧与懊悔的表情,身躯哆嗦着,用尽了所有力气才没有软倒在地。

她已经后悔了,已经绝望了……

培罗的声音传开,“抱住我的腿,求我”这句话,清晰的送入每个人耳中。

芬恩和波比等人咬着牙,目呲欲裂。

即便已经接受了革命信仰的洗礼,不再把李奇看作领主或者主人,但领袖被这样侮辱,个个都感同身受,愤怒攀升到了极点。

还好李奇考虑到今天只是来露一面,随时准备着溜走,只带了他们几个人。菲妮和艾丽她们去了海瑟薇家族的魔法飞舟训练场玩耍,如果魔女们在的话,菲妮的冰矛、艾丽的大剑和缇娜的镰刀恐怕已经同时出现了。

宾客们也是惊诧莫名,才意识到培罗跟李奇已经决裂。而培罗对李奇的折辱,倒没让他们感觉到有多大危机。

这样的景象在风暴群岛的万年历史里也是家常便饭了,敌对家族之间在公开场合经常这样相互折辱,结果基本都是其中一方说些狠话,然后拂袖而去。即便冲突加剧,也只会在台面下而不是在这种双喜临门的庆典上。

现在,所有宾客都等着李奇拂袖而去。

白银城,很靠近最高层至高议会的一座魔法塔里,海瑟薇看着光幕中的这一幕,蹙起了眉头。

“这个培罗,果然彻底倒向迩香派了啊,收拾掉他是正确的”,她嘀咕道:“李奇正好借机离开,难道是他故意撩拨那个老头,造成这样的局面?真是狡猾啊,不过……”

她脸上浮起幸灾乐祸的笑容:“终究还是被奴隶抽了一耳光,这个脸可丢大了,恐怕他一时都没脸见我。”

接着笑容凝固在脸上,光幕里,李奇单膝跪地,抱住了培罗的腿……

“培罗族长,放过乔茜,求你。”

李奇的语气稍微有些生硬,只是一时转换不及,并没有放不下身段的矜持和被逼无奈的愤懑。

“李奇你疯了吗!?”

海瑟薇下意识的叫道:“那就是个奴隶啊!而且你要的魔女,也不必求他,再等等就能拿到啊!”

“总枢机!”

“公爵!?”

“冕下!?”

李奇的部下,与会的宾客一时都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震惊,只是下意识的呼喊着。

“哈哈……哈哈……啊哈哈……”

培罗仰天大笑,快意的叫道:“看啊,美丽的公爵,你还是抱着我了!你还是求我了!”

乔茜跪在了地上,娇小身躯哆嗦得更厉害了,从极度恐惧骤然转到极度喜悦,令她难以控制身体。

她看着李奇,喜极而泣:“公爵……”

培罗举起了卷轴,笑声转为冷厉。

手掌中蓝光迸现,乔茜发出凄厉的尖叫:“不——!”

这一刻她忘了自己是个魔法师,忘了传送、闪现或者各种防护法术,做出了跟平民,跟柔弱无助的小姑娘完全一致的反应,跳起来转身就跑。

灵魂契约卷轴在培罗手中蓬的一声,化作飞灰。

乔茜的小脑袋一晃,双马尾如羽翼般高高扬起,再带着一片殷红血水,同时落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