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霸天刀客 第205章 吃饭喝酒

2020-01-16 21:03: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霸天刀客 第205章 吃饭喝酒

人人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以便随时阅读《霸天刀客》最新章节...

现在的曲向南像一个说闲话的老娘们。眉飞色舞的说:“这个展破魂我曾经查过他的底细。他在紫花岭的时候出任务入了军营,那家伙可了不得。搅和得蛮族那边都不得安生。关钦然大将曾经派人专门去了紫花岭讨要这个展破魂。”

“这么说来他和关家军有些瓜葛?”

“那是当然。要不然怎么会让关钦然大将亲自过问?少城主您还不知道吧,有消息说,关钦然过不了多久就会封帅。”

熊天杰有点吃惊这个消息。心中对这个展破魂的兴趣在增加。

“东海剑岛为什么要发海岛令抓他?”

“好像是他杀了岛主的徒孙。”

“他倒是敢下得了手。”熊天杰想起了白家兄弟。“对了,我才想起来。今天白府的两位公子是不是和老三在一起?”

“应该是吧。”

“八方。”熊天杰喊了一声,一位武卫从身后的护卫群里出来,应了声。

“去看看结果。”

八方快去快回。当熊天杰到了下榻的金玉楼前,八方已经将打探来的消息回禀给了熊天杰。听了消息的熊天杰嗬嗬嗬的笑了好一阵。

白涛没死白旧也没死。不过白涛冻掉了,白旧冻坏了内脏。现在白府里已经乱成一片,四处派人在追拿凶手。

转过头,熊天杰和曲向南说:“我真是好奇这个展破魂现在何处,面对白府的人他会怎么做。”

“那还不简单?他那队人里还有不少滚雷山冰。而且我敢断定,他们手里的震山丸薄皮球什么的,一定比那滚雷山冰还要多。不去高手,不去多个高手,没用。”

“有趣有趣,哈哈哈……真是有趣。”

有他麻痹的趣。无非就是看见一条观赏狗敢和吃生肉的狼狗掐架罢了。都是狗,我小我观赏我就得让你欺负?让你咧开嘴哈哈的嘲笑?

白府的人还是没有找到展破魂一队人。不是展破魂他们藏得多隐蔽而是白府的人太想当然。他们认为天底下还有谁敢杀白府的公子?还一下两个!太是狗胆包天!

不过肯定有例外,那就是五门的人。加上城门那里回报上来的情况一分析,凶手的身份呼之欲出。那就是五门弟子。尤其是近日来,大量的五门子弟进出惠王谷城,使得白府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五门弟子身上。

断定是五门弟子所为,白府的胆量开始变小。不,应该说是谨慎才好,这样有面子。惠王谷城城主白不白即刻修书上禀。将事件添油加醋的复述一遍,请求王朝为白家做主。

这样的事放到个人身上是天大的事。你想想,白涛最宝贵的都木有了,那该是多么的痛心!幸亏他爹还有别的儿子,不然白家可是断后的选手。

同样的事放到王朝的身上,就是屁大点儿的事。于是乎,白家等待的回执迟迟没有下来。白家的仇,在等待中发酵。

吸食了生命源石,这一次是两块,展破魂的情况才开始趋向稳定。落脚的地方是严田选的,在坊市的深处,一家普通的饭庄里。

每个人的服饰全都做了改变,同时他们的相貌在严田的帮助下,也做了小的修饰。大意之下,是看不出杨克然等人原来的相貌的。

秦增华送给展破魂的什么书同样的也送给了严田一份。

傍晚的晚餐有点晚,大家都在等展破魂。姗姗来迟的展破魂入座,衰老的模样令所有人心酸。

“呵呵,都是怎么了?我不是还没有死?”

看到杨克然的表情,还有金大负哽哽咽咽的样子展破魂有点小心酸。努力的开个玩笑,看来效果并不好。

刚刚在屋子里展破魂内视了自己的身体。没有出乎自己的意料。情况变得更加的复杂。一方面气血两亏的情况加重,另一方面,身体内部的机能却又反常的开始变好。好比过了期的食品袋子,里面重新装入了新的食物。

如果是这样还好,让展破魂有些崩溃的是,心脏那里出现的光环开始的变化。光环开始变淡。颜色更是渐渐的变灰变黑。而这种变化是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这里的变化直接引起了展破魂今天特殊的状况。哪一回都是双目中的光环效果消失后才出现的反应,这一次猛烈的提前。

展破魂试验了各种办法也没有能让心脏上面的光环恢复如初。只要是那里持续恶化,展破魂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就会一直的持续下去。

冥思苦想又眉头不展的展破魂在金大负第三次来叫吃饭时出了屋。既然想不出什么办法那便放一边。饭得吃,毕竟还活着,不对吗?总不能因为自己的不好,让所有的人都变得不好。这样不是一个领头的人该做的事情。

“今天吃的不错,皇上呢?”

皇上嘤嘤嘤的跑到展破魂的膝盖上,两腿站立,前面的爪子挺着身体站在桌子上。回着头嘤嘤嘤的看着展破魂。

“大家都吃吧。吃完了这顿,指不定下顿就去阎王那里混饭吃了。”

“展头看你说的,好像我们这票人很容死似的。”庄大端起酒碗。“今儿我先干为敬,啥也不为,就是高兴!”

咕咚咕咚,庄大一饮而尽。展破魂也端起来酒碗,杨克然紧忙劝阻。展破魂嘿嘿贱笑。

“杨严肃啊杨严肃,我说你什么好。我等着庄大来抢我的碗,我好顺手让他喝。好嘛,你来了就是你了。给我喝下去吧。”

板着杨严肃的嘴巴,咕咚咕咚一大碗酒进了杨严肃的肚子里。

起哄的,捡乐的,不嫌事大又去灌庄大的,大家热闹开来。吆五喝六的很快喝成一片。展破魂一滴酒没沾,吃食没少进肚。也是这样,大伙才有了心思喝酒取乐。

喝酒要尽兴,要一醉方休。不喝酒的人吃饱了看喝酒的人喝酒顶是无聊。展破魂吃饱了头一个闪人,严田是第二个。华千古吃了两杯也跟了去。皇上还留在饭桌上,嘤嘤嘤的捡乐开心。

离席的人都聚到了展破魂的屋子里,听展破魂说话。

“你们来都是关心以后我们要去哪里。尤其是你小骨头,我知道你的心思。”展破魂头一句说的便是华千古。华千古顺从的低下头,不辩解不反驳。

“还有老五你。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要跟着我。跟着师父们不好吗?”

“展师哥,那里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死里逃生的刺激那么好?那么吸引你?”

“你说是就是。”严田还保持着微笑的样子。

“行了,我已经想好了。从来的时候就想好了。我们去豌豆角城。在那里水浪老头子好像有些麻烦。我们去帮帮忙。如果能帮上就帮,不能的话我们离开这里,去青石镇。把那里的心愿了结,我们去清凉大山脉。”

“师父,是要从军吗?”

“对!庄大那一票人每天每夜想的是什么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也知道。要是有地方能帮到你,也只是有那里了。”

“清凉大山脉?”严田自语了一声。

“那里非常的刺激。天天的那个心啊,都提溜着到这儿。”展破魂比比划划自己的嗓子眼。

严田无所谓的晃晃头,还是微笑。

“我就烦你天天的笑。心里头有啥好念想撑着你见天的乐?”

“展师兄啊,你的嘴啊。”严田连连摇头。

“不过我们也有些麻烦。就是今天那俩呆瓜。不知道死了没有。你们有没有打听到什么消息?”

“师父,是金师弟去的。”华千古说:“打听来的消息是人没死。不过伤得不轻。现在外面风声很紧。”

点点头,展破魂笑嘻嘻的说:“看来是伤得挺让人心疼呀。”

“另外还打听得到,五门好多弟子在惠王谷城出入。好似有什么紧要的事发生。具体的,金师弟打听不到了。”

“还能有什么事情。”严田插嘴。“一是有什么历练任务是五门联合发布的。二是有什么古迹古府出世。三来嘛,这里是祁寒山脉。是另一处与弯月帝国接壤的地方。怕是豌豆角城那里出了什么事。”

华千古补充:“严师叔说的是。豌豆角城历来是五大门派和一些庞大势力锻炼后辈子弟首选的地方。这里鱼目混珠,各种势力犬牙交错。王朝的力量主要放在了清凉大山脉那边。这里是五大门派主导。不过五大门派好像希望这里是现在这个样子,从未真正的干涉过。”

“这里是什么样子?”

“混乱,非常的混乱。即便是我祁寒华家,虽然名义上掌管整个祁寒山脉,呵呵呵……真的是只有名义上的。”

展破魂伸伸腰,斜歪在床上的被褥上。

“乱好啊,乱好啊。不乱可怎么活?”

嘭嘭嘭,敲门声起。

“师父,外面有人找。”是金大负在门外。展破魂给严田示意下,自己打开被子钻了进去。

严田打开门,金大负见了规规矩矩行礼,口称师父。在金大负的身后有人两个。具是面有寒霜,身负奇冤的样子。

长春牛皮癣最好是哪家医院
天津男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癫痫病治疗
日照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遵义癫痫医院在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