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恒纪元监守者二百五十七章恰同学年少十九灰

2020-01-24 20:34: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恒纪元:监守者 二百五十七章 恰同学年少(十九) 灰塔之蝶

原本对数百条信息都不加理会的凌月灸,听到阿提拉三个字,触电似得惊醒过来,神经质般地不停重复:“是阿提拉,他来找我了,他来找我了……”

凌月灸赶忙点击辅助智能,看到一条信息:今晚6700,月亮湾见,阿提拉。

月亮湾,是阿兹萨卡一级学院所在人工海岛一处比较隐蔽的小海湾,最受学院情侣们的青睐,无数年来不知成就多少痴男情女,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爱情圣地。

“他,他,他居然要在那里和我见面。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心里有我!”凌月灸此时似哭似笑,几乎用不是正常人发出的呜咽声说出这句话。

等待总是煎熬的,期间她无数次想冲向月亮湾,安静地藏在一角,体会心上人那英武的身姿缓缓进入视野的美感。

可她惧怕这样做会惹恼了冷酷的心上人,怕他因为她的不听话,不守时而看轻于她。

由于帝国母星崔伊凡克的尺度问题,一天要经历帝国时制的八十个小时。时间6700,其实也就是阿兹萨卡一级学院所处半球的后半夜。

早早打扮停当的凌月灸,好容易挨到5698,便悄悄离开宿舍,朝月亮湾飞速赶去。

如今正值魔鬼试炼临近,那些小情侣考试都应付不过来,哪还有心情花前月下,你侬我侬?所以月亮湾此时清冷异常,除了黑黢黢的礁石,半个人影都没有。

凌月灸满心痛苦甜蜜交织,又是懊恼又是自卑,可是时间到了6700,却没看到那个最想看到的人出现。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那人还是没有出现,凌月灸眺望着无边暗黑,流下无声的泪水。

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暗处响起:“哼哼,傻丫头,莫非你认为公爵大人真的会来?你傻得好让人心疼呢!”

这个突兀的声音在此情此景出现,差点将凌月灸吓得瘫倒在地。

但事情只要不涉及到阿提拉,她还是那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凌月灸,当下定下心神,按兵不动。

不多时,一个高大苗条的身影缓缓从黑暗中走出,一脸怪笑地看着凌月灸。

凌月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怎么故作镇定,刻意深沉都显得那么苍白可笑。

她眼睛瞪得滚圆,失声叫道:“慕斯赫尔!怎么会是你?”

慕斯赫尔轻笑一声:“这就是号称灰塔王牌的水平?真是笑死人了。啊哈哈哈!”

凌月灸瞬间冷汗就下来了:“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灰塔?”

慕斯赫尔一撩额前长发,淡淡说道:“知道灰塔之蝶么?”

凌月灸用手捂住了嘴巴,过了半天才结结巴巴说道:“你,你,你就是灰塔之蝶?传说中从影舞者手中逃过一劫的传奇间谍?

那么,灰塔之蛹……”

慕斯赫尔神情哀伤,望着远方大海淡淡说道:“那是我哥哥,为了让我活命,他拼死拖住了摩理沙迦耶那只恶魔,结果……

呵呵,不提这些扫兴的事了。

殿下,你如果脑子还清楚,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吧?”

凌月灸眼睛一转,不理刚才的问题,反而朗诵起一首小诗:“爱,是蜜,似水,如云,我可以拥有它么?”

慕斯赫尔眼中露出赞许之色:“呵呵,还算没有傻透!

恨,是糖,似酒,如雾,我想我离不开它!”

随后两人齐声朗诵道:“你,是我,似星光,如灰烬,就让你我共筑高塔,让那灯塔点亮漫漫长夜,为爱人引航!”

听到对方将最高级别的暗语对答如流,分毫不差,凌月灸此时疑心尽消,只剩深深的震撼。

她万万没想到帝国传奇间谍:灰塔之蝶,就在自己这个被同行尊称为灰塔王牌的眼皮子底下,朝夕相处三年之久而未露丝毫破绽,除了钦佩和不甘,实在在这位前辈面前没什么好说的。

慕斯赫尔脚下踢玩着一颗小石子:“我再问你一遍,你知道自己的使命吗?”

凌月灸咬牙道:“属下知道。”

啪!

凌月灸右脸颊火辣辣的疼。

慕斯赫尔甩了甩左手,冷笑道:“知道你他妈还有功夫发骚?铁了心想当人家小老婆吗?真他妈把皇家的脸都丢尽了!

要不是议会有命令,老娘早把你大卸八块丢海里喂鱼了。

喂喂,亲爱的公主,我听说你以前不是这样吧?不是挺高冷的么?据说破了个身就寻死觅活的。

怎么?到这里就主动献身吗?管不住自己的腿了?”

凌月灸全身发抖,大滴大滴的泪珠直往下落。

慕斯赫尔上前一把揪住凌月灸的头发,将嘴凑到凌月灸脸庞,伸出长得不成比例的舌头,舔了舔凌月灸眼底的泪水,嘻嘻笑道:“你他妈饥渴了可以找我啊,何必便宜亚特兰蒂斯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呀,你说呢?

告诉你个秘密,我可是双性同体哦,保证让你欲仙欲死,三秒之内教你忘了那个华而不实的小屁孩公爵。”

凌月灸上下牙关直打架,颤抖说道:“我,我错了,以后,以后再也不敢了!”

啪!

慕斯赫尔松开凌月灸的头发,反手又是一记耳光,淡淡说道:“既然这样,你是现在就让我先奸后杀呢?还是滚回去老老实实接着考试?”

凌月灸顾不上擦拭嘴角的血迹,小声说道:“我去考试。”

慕斯赫尔满意地点了点头,突然一把抓住凌月灸丰满的胸部,一边揉捏一边笑道:“为了你这发春的贱货,你他妈知不知道我在这个是时候现身有多危险吗?

灰塔将会动用一切关系帮你运作,我也会在暗中全力帮你,如果这样你都没升到二级学院,记住,你将会是我的!

为了你这个简单到渣的任务,我可整整三年没有品尝少女的滋味了啊!啊哈哈哈哈!”

此时,慕斯赫尔突然显露出一种极其怪异的神色,伸出舌头舔咂着嘴唇说道:“你成功了,那么我自然就会从你的视线中消失。

只是,只是,临走前,一定要好好疼爱一下阿缇娅那个极品尤物才行,我要送给摩理沙迦耶一个难忘的小礼物!

啊哈哈哈哈……”

随着阵阵既癫狂又淫荡的笑声渐渐远去,慕斯赫尔终于走了,只留下凌月灸一个人在海风中瑟瑟发抖!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预约专家
常德市鼎城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福州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山东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鄂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