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极道战尊第四百四十四章毒雾满长林1

2020-01-24 12:37: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极道战尊 第四百四十四章毒雾满长林

忽然树林中涌出滚滚的浓烟,浓烟中冒着漆黑色的毒雾,树林中的妖兽沾上这些毒雾,惊恐的尖叫起来,狂奔出老远之后,便摔倒在了地面。辛气节眼前尽是黑色浓烟,觉得呼吸不畅,胸闷气喘起来,寻思道:“这些浓烟怎么来的,怎么这般可怕。”

想着身躯就往后倒退,退到树林边缘之时,一股黑色的光华如烟花般射入了树林中,林中的烟雾和彩色光华接触,两种光华争相斗艳,仿佛绚烂的烟火般,缓缓的消失在树林之中。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烟雾消失得没有半点踪迹,雪儒却平地不见了,显然被人给救走了。雪羽阁两位长老昏死在了地面,雪羽阁阁主脸色发黑,想将毒雾逼出体内,可是毒雾在他体内旋转,怎么也无法将其逼出。

平不凡将一颗丹药仿放入辛气节口中,神色有些凝重道:“雪阁主,这是毒雾的解药,你将其吞下去便好了。”说着,弹了弹手指,指尖射出三道光华,三颗丹药落在雪雲枪手中。

“多谢平前辈,不知道前辈是否知道刚才施展毒雾的人是谁?”雪雲枪吞下一颗丹药,体内的毒雾缓缓消散,郑重的抱了抱拳道。

平不凡神色冰冷道:“没有人的毒雾可以这么可怕,只有天毒谷天毒南的毒气可以笼罩方圆十丈之内,哪怕是蝼蚁都逃不掉,极端的厉害可怕。”

雪雲枪神色郑重道:“近些年我便听说过他,没想到他比传闻中更可怕,哪怕是大造化境,都避不开他的毒雾,实在太厉害了。”

天毒南的毒雾倒是奈何不得辛气节,他可以将其逼出,不过有平不凡的丹药,就没有必要多花力气了。天毒南的毒药实在太可怕,毒药进入体内就像狂风暴涨,你根本来不及反应,要是当日在皇城,去的不是天毒谷长老,要是他的话,只怕自己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中吧。

雪莲花的香味被冷风吹了过来,浓郁芬芳,带着丝丝凛冽,闻起来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多谢两位相助,日后若是有事,雪某定效犬马之劳!”雪雲枪说着身躯消失在了原地,他向来不争夺雪莲花王,他是一阁之主,争夺雪莲花王会给他增添很多仇人,所以向来都是雪羽阁的长老前来争夺雪莲花王,要是没有争夺到,也不和任何实力较强的人结仇,这样雪羽阁才能在这冰峰山发展的很好。

辛气节神色有些凝重,想到他突然而来的烟雾让人防不胜防,沉重说道:“天毒南的毒雾实在可怕,真是让我措手不及,幸好上次遇见的不是他,不然只怕我早就被他毒死了。”

平不凡勉强笑道:“他还有更厉害的本事,我们须得小心他,相信他应该发现了我,不知道他为何要救那个侏儒。”

“要么天毒南和魂区区主相识,要么他想利用雪儒来对付我们。”辛气节冷冷的说道。

两人神色有些凝重的退出了树林,来到雪莲寒泉旁,寒泉中散发而开的香味愈加浓郁起来。平不凡眼中带着兴奋,又带着担忧之色,说道:“天毒南可能要争夺雪莲花王,到时我对付他的毒雾,你去抢夺雪莲花王,其余那些人不用理会,他们穿不过天毒南的毒雾的。”

“这样最好不过。”辛气节觉得要是有平不凡替自己解毒,只要对付天毒南的话,那么争夺雪莲花王应该没有悬念。

积雪将树林包裹得严严实实,茂密的树林中,有块辽阔的空地,空地上有着一座雪丘,雪丘上站着两道身影,其中一道正是那个雪儒,还有一道身影是个高高瘦瘦,长相算不上英俊,算不上丑陋的男子,唯一要说的就是他的眼睛,极端的阴狠毒辣,就像一条黑暗中的蛇,让人感到可怕。

雪儒看着那男子,小心翼翼道:“天毒叔叔,怎么不将那几人直接杀掉,他们中了你的毒,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啊。”

那男子微微笑了笑,摸了摸雪儒的脑袋,说道:“我本来想杀了他们,没想到遇见了我的一个对手,这次先放过他们,下次在杀他们也不迟。”

雪儒眼睛骨溜溜的转动着,笑得天真无邪道:“天毒叔叔,你也是为了雪莲花王而来吗?”

天毒南微微点了点下巴,说道:“我确实是为了雪莲花王而来。”

雪儒叹息一声,垂下头去,说道:“那我就不能和天毒叔叔争夺雪莲花王啦。”

天毒南笑了笑:“到时叔叔夺得雪莲花王,将其送给你,让你突破大造化境,在去对付那两人好不好?”

雪儒眼中涌出精光,觉得天毒南不可能这么好,说道:“难道叔叔不准备送给毒嶙,让他突破大造化境吗?”

天毒南脸上的笑容凝固,神色变得阴冷起来,让人感到可怕,冷冷道:“他被人给杀了。”

看着天毒南微变的神色,雪儒心脏分怦怦跳动,微冷的说道:“是谁杀了他?”

天毒南怨毒的说道:“一个你不认识的,他叫做辛气节。”

雪儒惊呼起来:“难道是刚才那个少年吗?我在雪地里听他说自己叫做辛气节,来自星玄宗,不知道是也不是?”

天毒南浑身毒雾滚滚涌动起来,眼中射出灰暗的光芒,冷厉道:“就是他!没想到那人就是辛气节,早知道如此的话,刚才我就应该将他斩杀,放过了这么好的机会。”

雪儒冷冷道:“若是他的话,我会叫他无法活着走出冰峰山,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的。”

天毒南说道:“辛气节和平不凡在一起,想来应该会去西南区域,要是争夺雪莲花王没能将他斩杀,我们就到那里等着他们吧。”

雪儒冷冷笑道:“只要他们去了,那么我杀他们就是反手之间,两个小造化境而已,对付他们轻而易举。”

天毒南眼中的光芒扭曲,神色狰狞起来:“他们两人绝对不可能活着走出冰峰山,我们现在就去等雪莲花王成熟。”

雪儒知道天毒南是个喜怒不形于色,城府很深的人,无论何时都没有动怒过,现在神色都扭曲了,可想而知他对辛气节的怨恨多么的深。(未完待续。)

南京邦德医院电话预约
六一儿童医院的具体地址
湖南好的癫痫病医院
山西哪所白癜风医院好
广西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分享到: